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黃靖 北京語言大學學院教授、學術院長

分享經驗 反制「追責/索賠」

2020-05-05

新冠疫情在全球爆發後,由於領導層的傲慢麻木、民主共和兩黨的纏鬥以及管理機制的混亂,美國錯失了控制疫情的最佳時機,導致疫情日益嚴重,確診率和致死人數雙雙高居世界第一。特朗普政府非但不檢討自己,而是為一己之私,將疫情政治化,掀起一股針對中國的“追責/索賠”風潮。

包括美國盟友在內的絕大多數國家,都對如此蠻橫無理的舉動予以抵制。不久前G7會議上,六個主要西方國家公開反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將“追責中國”的詞條寫入聯合聲明,可見甩鍋中國不得人心。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我們必須反制這股“追責/索賠”歪風。其目的不僅僅是為了維護中國的利益和國際形象,更是為了自身的發展與進步。

首先,應該區別對待不同的“追責/索賠”鼓噪者。“追責/索賠”鼓噪大致來自四類人。第一類來自政府。除美國外,只有澳大利亞等極少數國家的政府首腦公開揚言要“追責”中國。由於此類鼓噪具有政策導向,因此中國必須在政治、外交和其他相關領域予以堅決回擊。近來中國副外長樂玉成和崔天凱等駐外大使的記者訪談,以及中國官方媒體對蓬佩奧的點名批評與駁斥,從正面擺事實講道理(而不是向美國那樣負面污衊攻訐),對“追責”謬論做了有力有理有節的回擊。而必要時,也要用切實的行動,給予蠻橫無理的攻擊者以懲罰。第二類是以美國為首的一些國家的議員和政客。他們出於偏見、敵意甚至種族歧視而攻擊污衊中國。此類鼓噪者往往有很大的作秀成分,目的是在國內政治中獲利。反擊此類人物,應該把握分寸,因為直接公開駁斥往往會成全他們作秀的圖謀。要摸清他們的支持者尤其是其金主——西方政客離不開資本的支持——的情況,必要時可以做有針對性的“精確打擊”,使其得不償失。第三類來自媒體和記者。這裡面除了媒體“抓眼球”的原始衝動和偏見外,也有誤解和不了解情況、人云亦云的成分。對於前者尤其是來自主流媒體的攻擊,必須通過媒體做出正面駁斥;對於後者,更需要的是耐心解釋和溝通,並要給對方留出糾錯的時間和空間。第四類來自業界律師。其中相當部分是為了抓眼球,給自身打廣告。但要特別注意那些和政府或執政黨派有密切關聯的、甚至是被指派或授意的律師。對於他們,除了要仔細調研摸清其專業力量、政治傾向/關聯以及財務狀況等情況外,更要針對他們可能起訴的(具體)依據、案件陳述、起訴/審理程序、法庭級別/位置等做出有針對性的準備,未雨綢繆,避免被動。

第二,必須認真調查檢討中國自己抗疫過程中的教訓,這樣才能立於不敗之地。中國的抗疫取得了舉世矚目成就,為世界各國的抗疫提供了及時有效的借鑒和引導。但毋庸違言,中國的成功是在付出了巨大代價後取得的。疫情不僅暴露了中國公共治理體系尤其是疫情管控制度中的缺失和脫節、在由信息控制向信息管理轉變中的巨大差距、衛建科普方面的亟待改進之處,各級管理部門在抗疫過程中也犯有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甚至避責自保等失誤。這其實是在任何國家、任何體制下都會發生的正常現象。在疫情在中國獲得初步控制但仍肆虐世界的今天,及時總結經驗教訓,依法公正公開地處理過錯和失誤,不但是為了徹底控制疫情、儘快克服疫情損失的必要之舉,也是為反制“追責/索賠”的無理取鬧提供紮實依據,夯實信心和勇氣。

第三,不但要向世界展示中國抗疫取得的成果,更要分享經驗教訓。這次疫情來勢兇猛,而且是新類型病毒,各國在抗擊疫情中都有一個認識過程。抗擊疫情的關鍵是隔離人群,阻斷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而人口密集、交流頻繁的地區,也正是經濟發達地區。因此,世界各地的決策者們在實施必要的封城隔離政策時,都面臨著經濟穩定與健康安全之間的兩難抉擇。中國作為新冠病毒的第一個受害者和第一個基本控制住疫情的國家,與世界各國分享自己如何認識了解新冠病毒的危害,如何做出以人為本、健康安全第一的艱難決策,如何在抗疫過程中最大限度地保持經濟運轉,控制住疫情之後如何恢復經濟等各方面的經驗和教訓,不但是對世界抗疫鬥爭的更有說服力的貢獻,也是對“追責/索賠”鼓噪者的絕地反擊。中國是第一個走過新冠病毒“地雷陣”的,將自己為世界“趟雷”過程中的失誤、教訓和犧牲展現給世界,比分享自己的成功更具說服力。把經驗教訓與成就一起分享給世界,才能使國際社會更清楚地看到,對為世界“趟雷”的中國“追責/索賠”非但蠻橫無理,而且也是恩將仇報的無德行徑。

本文原載於《北京語言大學國別和區域研究院簡報》2020第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