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全球治理 COVID-19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國疾控中心引用的民間傳說

2020-05-05
金倍力.jpg

乍看之下,2020年5月號的美國疾控中心《新發感染病》月刊的中國藝術封面新穎時尚。這是18世紀晚期清朝的彩色刺繡,上有祥雲、壽桃、神話中的豹子以及蝙蝠——大量的蝙蝠。紅色與棕色的蝙蝠上下翻飛,划過墨黑的背景。

任何對中國藝術和民間傳說稍有了解的人都會立刻意識到,這種毛茸茸的帶翅哺乳動物在中國是好運的象徵,因為中文蝙蝠中的“蝠”與意味着福氣的“福”同音。

然而,我們不禁要懷疑,美國疾控中心刊物發行部選擇吸引眼球的中國刺繡裝點其5月號封面時,福氣並非是他們的心中所想。現被稱為COVID-19的新冠病毒被認為來源於中國蝙蝠。這幅刺繡代表的遠非福氣,而是被狡猾地用於預示不幸的訊號——不是好運,而是厄運。

在美國文化中,蝙蝠從來都不是一個擁有高人氣的生物,而在疫情期間它愈發被人們嫌棄。因為據稱新冠這種致命性病毒以某種方式——很可能通過中間宿主——從作為自然宿主的蝙蝠傳播到了人類。一旦中間宿主得到確認,它無疑也將成為新的痛恨對象。

與此同時,美國最新的民調顯示,美國人對中國越來越充滿懷疑和恐懼,一輪針對無辜亞裔美國人的仇恨犯罪開始頻繁見諸報端。

在危機時刻,通過將中國與蝙蝠聯繫在一起,美國疾控中心自知或不自知地加入了美國媒體的協調運動來污名化中國,並將注意力從美國應對疫情不力上轉移開來。

特朗普總統曾將新冠病毒稱為“中國病毒”,而其國務卿邁克·蓬佩奧也例行公事般地將其稱為“武漢病毒”。(雖然當蓬佩奧給歐洲各國施壓要求它們效仿時,他的無禮提議遭到了冷遇。)

與極盡糟糕粗鄙之能事應對危機的特朗普政府一樣,美國疾控中心的聲譽也已千瘡百孔。在特朗普忠誠追隨者羅伯特·雷德菲爾德的不力領導下,美國疾控中心拒絕了來自德國現成的病毒試劑盒,堅持獨自進行生產。隨後,在搞砸了美國製造試劑盒的開發與分配後,疾控中心進一步推遲了亟需的病毒測試。疾控中心生產的第一批試劑盒甚至幫了倒忙,由於生產過程中偶然受到污染,這些試劑盒會把陰性的測試結果誤顯示為陽性。

美國就這樣錯失了寶貴的時間。追蹤並隔離病毒的機會出現又消失了。類似的錯誤還出現在推動使用及分發口罩上。政府機構錯誤地聲稱口罩毫無用處,不是因為科學研究這樣認為,而是因為政府官員太過尷尬而不願承認美國對此毫無準備,哪怕是中國抗擊疫情的新聞報道已經出現了兩月有餘。口罩供應極其不足,試劑供應也是如此,因此開始出現不實言論,聲稱兩者在醫院以外都毫無用處。

對於美國疾控中心而言,現在並非是合適的時機來通過這樣一幅封面將注意力從當下的美國轉移到中國,這就相當於指着對方高呼:“看啊,是那邊!看看那些中國蝙蝠!”

5月號的封面是清朝三品武官綉豹圖(也稱為官銜補子),雜誌在背面做了如下介紹:“清朝(1644-1911)時期,當走在北京、成都、瀋陽、武漢或其他中國城市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時,人們通常會與蝙蝠、仙鶴、野雞、孔雀、白鷺或鴨子擦身而過……”

利用這種本土色彩(請注意在中國人自古以來經常與之“擦肩而過”的動物名單上,蝙蝠排在多麼顯著的位置)設置好了舞台,尾注接下來說道:“不同官銜補子上的鳥類和動物(除了龍、獨角獸和麒麟之外)也可能是傳播引發人體呼吸道感染病毒性病原體的動物宿主。”

這一聲明有幾個原因令人驚異。一份科學類刊物幾乎無需提示其讀者,龍與獨角獸不在傳播病原體的動物宿主之列。然而,該期刊卻不厭其煩地強調,在古代中國藝術品中呈現的動物“能夠引發人體呼吸道感染”。

與其他科學類刊物一樣,美國疾控中心的期刊包含數篇哪怕沒有數年也要數月才能完成的文章,2020年5月號的這一期也涵蓋了廣泛的研究課題。與封面主題相呼應,本期刊物還包括幾篇與中國相關的文章:

“干預活禽市場對於控制人類感染禽流感A(H7N9)病毒的有效性”,中國,W. Wang等

“中國浙江省新冠病毒潛在前驅型傳播”,2020年1月,Z.-D.Tong等

“冠狀病毒疾病從武漢到中國其他城市的傳播風險”Z.Du等

在解釋為何選擇這個不同尋常的封面時,期刊編輯們指出,官銜補子上的主要動物之一蝙蝠是“亨德拉病毒和尼帕病毒以及SARS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當下的新冠疫情也是由一種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

編者按繼續解釋說,與封面呈現的補子類似的官識在清朝是地位的標誌。這句結語的概括與它的搞笑嘗試簡直是一樣平庸。

“很多因素可以影響人類、動物、植物和環境之間的互動,給如新冠病毒等新型病原體的出現創造更多機會。”

很多因素影響互動?

“或許一個人的職級和地位會給他在某些圈子裡帶來好處,但它們無法為新冠病毒及其他病毒性呼吸道感染和疾病的人際間傳播提供防護。”

以上這些引語出自《新發感染病》5月號的第1086頁,這提醒我們這家知名學術期刊印發了一些了不起的東西,刊登的是嚴謹的科學,其中包含着艱苦工作。

如果不是這期封面針對中國如此評頭論足,我們也沒有理由僅憑一張封面就對一份期刊評頭論足。然而,在種族信號大量出現以及一個稱新冠病毒為“中國病毒”的政府的引導大背景下,無論美國疾控中心的中國“蝙蝠封面”蘊含多少藝術美感,它在當下的醜陋政治面前都顯得黯淡無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