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新冠疫情:中美合作發展亞洲正逢其時

2020-04-20

世界正面臨無異於科學家們口中所謂的“生存危機”、一個人類種族存續的直接威脅。當我寫下這篇文章時,至少有1/3的世界人口已經身陷各種封城舉措。就連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都警告,新冠病毒疫情正在“威脅着全人類——而全人類必須奮起反擊”。

隨着全球經濟多個領域停擺,我們正日益面臨全球經濟蕭條的風險,這將是一個多世紀以來最嚴重的經濟萎縮。事實上,著名經濟學家魯里埃爾·魯比尼就警告將出現一個“更大的蕭條”,“總需求的各個組成部分都會出現前所未有的自由跌落”。最可怕的是全球各大洲上演的人間悲劇。正如意大利北部城市貝加莫的一位葬禮主管所言:“我們在僅僅兩周多的時間裡就失去了整整一代人。”

不幸的是,危機還在深化,不僅由於世界各國政府未能採取決斷性的措施,還因為世界主要國家之間缺乏全面合作。隨着疫情擴散到發展中國家——那裡的醫療衛生體系更脆弱,財政空間也更有限——全球合作的緊迫性從未如此凸顯。首先,特朗普政府應當取消極具破壞性的反人道主義制裁措施,這些制裁措施正摧毀受疫情重擊的伊朗、委內瑞拉和古巴等國。其次,美國和中國應當攜起手來共克時艱,尤其是當亞洲的發展中國家正與一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和經濟衝擊抗爭時。

特朗普的關鍵性轉變

隨着疫情在世界各地加劇蔓延,在西方排外主義日益抬頭這樣令人憂心的大背景下,針對危機初始階段的信息瞞報進行調查、要求相關人士對此負責的合理呼聲與煽動性言辭同時出現。結果就是世界主要大國之間開始了互相指責、互相威脅的針鋒相對,而這令世界失去了抗擊共同敵人亟需的時間與協調合作。

不過,在3月晚些時候,情況出現了令人欣喜的轉機。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雖然起初試圖弱化疫情威脅——他似乎更擔心大選前的經濟前景——但他終於開始嚴肅對待事態的發展。特朗普的轉變很可能是受科學預判所驅動,尤其是在帝國理工學院流行病學建模專家在一項研究中警告如果不迎頭痛擊疫情,數百萬美國人很可能因此喪生之後。

白宮應對新冠病毒協調員黛博拉·博克斯博士就警告,雖然美國全國採取了決斷性措施,但依然有高達20萬美國人可能死於疫情。自從朝鮮戰爭以來,美國還從未經歷過如此深重的人道主義悲劇。關鍵的是,除了支持採取持續有效的封城措施外,美國總統已經向中國伸出橄欖枝,希望可以在國內層面甚至全球層面共同應對危機。

繼3月晚些時候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後,這位美國領導人的語調言辭戲劇性地變得更加清醒與緩和。“剛剛與中國的習主席結束了一場非常棒的對話,詳細探討了正在我們地球各處肆虐的新冠病毒”,一個明顯清醒的特朗普3月27日在推特上如是說。“中國已經經歷了很多,對病毒也有了深入了解。我們正展開密切合作。請接受我的崇高敬意!”

另一方面,在這場意義重大的通話中,中國國家主席向美國總統明確表示:“中美合則兩利、斗則俱傷,”因為“合作是唯一正確的選擇。希望美方採取實質性行動。雙方共同努力,加強抗疫等領域合作,發展不對抗的關係。”

G2合作正逢其時

兩位世界級領導人具有建設性的對話為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茲比格涅夫·布熱津斯基所稱的G2開展持續、關鍵性的合作鋪平了道路。隨着中國國內疫情基本得到控制,其龐大的產業設施開始轉向生產亟需的醫療設備,這對世界各國而言至關重要。

由於美國國內面臨醫療物資和基礎設備的巨大缺口,特朗普已經啟動《國防生產法》,該法案令應對類似戰時緊急需求的軍工企業合作成為可能。與此同時,美國開始從世界領先的生產中樞中國空運關鍵的醫療物資。根據《紐約時報》的報道,有多達22次航班往返於上海和紐約之間,第一個班次運回了“80噸手套、口罩、防護服和其他醫療物資”。

然而,即便美國和中國設法控制住了國內危機,隨着全球化進程基本回歸正軌,疫情在世界其他地區的擴散將很快重新回到這兩個國家。而首當其衝的是一個經典的共同行動難題,即除非存在持續合作機制,尤其是大國間的持續合作機制,否則共同危機就無法得到解決。

在亞洲,如新加坡、越南、台灣和香港等地已經通過主動出擊、採取預防性措施,設法防止了疫情的大規模爆發,包括對進出疫情熱點地區的航班進行嚴格監控,在群體性的社區內傳播爆發前進行接觸人員追蹤等。而在沒有採取大規模封城措施的韓國,得益於大規模的病毒檢測、有針對性的隔離以及先進的公眾信息運動,也基本控制住了疫情爆發。

然而,兩個問題依然存在。亞洲及其他地區的大部分發展中國家都存在大規模的瞞報低報問題,主要是由於缺乏病毒檢測試劑盒,還有一些情況是瞞報對於束手無策的專制政府具有巨大的吸引力。與此同時,脆弱的經濟基礎以及上千萬僅靠日薪勉強糊口的非正規工人的存在,令封城措施對於這些發展中國家而言極不現實。

而這帶來了第二個問題。一旦向包括西方在內的感染重災區國家重新開放邊境,即便是防疫成功的亞洲國家也或許面臨新一輪感染病例的出現。因此,這些國家擁有協助中美合作抗疫的動機。美國、中國和更多的亞洲發達經濟體應當整合它們擁有的龐大資源和優秀手段,去幫助該地區及其他地區最脆弱的國家抗擊疫情。所以,我們從中汲取的教訓很明確:面對新型疫情,我們要麼走向共同勝利,要麼被逐個擊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