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岳立 盤古智庫東北亞研究中心執行主任

2020年文在寅的南北政策會失控嗎?

2020-01-13
Yue-Li.jpg

韓國總統文在寅的任期在顛簸中進入2020年。回顧過去兩年半的歷程,文在寅想憑一己之力穩定南北關係並非易事。這位上任之初曾信心滿滿的總統,難以調和朝鮮與美國在去核路徑上的巨大分歧,時至今日,面對雙方日益尖銳的爭吵似乎一時失去了方向。

首先,朝鮮對韓國的作為並不買帳。朝韓關係在經歷2018年初的迅速回暖之後,再次掉頭跌回冰點。由於遲遲收不到美國對取消制裁的正面回應,沮喪的朝鮮將一腔怒火發泄到韓國頭上,13次密集火炮試射和兩次液體發動機試驗,再度引發韓國方面的安全焦慮。更糟糕的是,朝鮮已然拒絕跟韓國直接對話,並威脅研製新的戰略武器,這使文在寅政府極度擔心朝鮮會重走封閉和對抗的老路,“陽光政策”再遇陰霾。

其次,美國並不關心韓國的苦衷。2018年6月美朝領導人歷史性會面前後,朝韓雙方在緩和南北關係方面取得了積極進展。但由於擔心這一趨勢對極限施壓產生釋壓的副作用,美國很快對韓國採取了叫停措施。不僅如此,美國還“趁火打劫”地向韓國提出了五倍於此前的“保護費”要求。在事關韓國國家利益和民族尊嚴的《韓日軍情保護協定》問題上,美國實質上站在了日本一邊。這些都使韓國很受傷。

所以,儘管朝鮮批評韓國在對外關係上過份倚重大國的說法有些情緒化,但韓國也認識到,應當引入新的力量,以對沖“非此即彼”的極端做法和想法。2019年11月25日到27日,文在寅政府舉辦了自其就任以來最大的主場外交活動,東盟十國領導人(柬埔寨首相洪森因私人原因臨時派副首相代替)悉數應邀出席韓國-東盟特別峰會和第一屆韓國-湄公河峰會。會議標誌着文在寅“新南方政策”正式進入2.0階段,為韓國與東盟未來30年合作做出了機制性安排。

東盟在文在寅外交布局中的重要作用之一,是充當防止朝鮮與國際社會最終脫鉤的“雙保險”。東盟十國與朝韓雙方都建立了正式外交關係,是朝鮮主要的勞務輸出目的地和外匯收入來源國。2000年朝鮮正式加入東盟地區論壇,這是朝鮮迄今為止唯一參加的次區域國際組織。2008年,朝鮮還加入了《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同時實現了朝韓外長首次會晤。

然而,挑戰與擔憂並存。面對聯合國及美國對朝鮮重重施壓,東盟國家也不得不遵守相關決議,將本國內的朝鮮務工人員限期內遣返。此時指望東盟國家在調和朝美對立中有所作為,恐怕也是有心無力。此外,儘管韓國很小心地避開大國博弈的漩渦,但卻無法忽略東盟國家地處印太地區核心位置的客觀事實。由於印度和斯里蘭卡也是“新南方政策”的夥伴國,文在寅政府要避免“火中取栗”,還需更加謹慎。

朝鮮問題上,究竟誰能負責導航?韓日關係的歷史糾葛終於演進為今天雙方在貿易和軍事領域的相互報復。對於半島問題,日本多數時候冷眼旁觀,雖然從未放棄漁利之心,但避免殃及池魚是其政策底限。只要不再出現新的戰略導彈和安全威脅,日本都不會反對緩和大勢。

中國是“雙暫停”和“分階段去核”的積極倡導者,俄羅斯與中國保持高度一致。就在剛剛過去的12月,基於朝鮮已經在近兩年內沒有再次試驗和試射遠程核武,中俄兩國共同向聯合國安理會提交了一份針對性取消對朝制裁的決議草案。這將美國專家的設想向現實大大地推進了一步。

不久之前,著名美國朝核問題專家西格弗里德·赫克提出了對朝“量體裁衣”取消制裁的設想,旨在通過縮小朝韓在經濟發展上的差距,為兩國進一步緩和創造社會條件。

2020年文在寅的外交表現很重要。新年伊始,文在寅政府就表示將變壓力為動力,把握機會,堅持並實踐對半島零戰事、零核武的履職誓言。鑒於韓國五年一屆不得連任的總統任期制度,文在寅總統是時候為本屆政府和所屬政黨考慮一下卸任後的政治遺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