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黃仁偉 復旦大學一帶一路及全球治理研究院常務副院長

中俄關係未來將通向何處?

2020-01-07
huangrenwei.jpg

中俄在經濟領域的合作越來越深、越來越全面,另一方面在國際秩序問題上雙方力求維護穩定,反對單邊主義。我認為,這兩個方面加起來,就是中俄關係未來發展的主要趨勢。

一、中俄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更多關注經濟合作

中俄關係的中國官方定義為“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概念。雙方不是簡單的軍事合作或者安全合作,而是全面的、其中更多的是經濟合作。

中俄經濟合作總量長期以來不是很大,雙邊貿易一直在500億到600億美元。但最近一兩年發生了重大變化,今年超過1000億美元,而且有望在五年內達到2000億美元。2000億美元的雙邊貿易是比較大的數字了,特別對俄羅斯經濟來說占的比重相當大。

其一是俄羅斯對中國的能源出口。能源出口實際上是中國能源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俄羅斯能源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因為俄羅斯能源過去主要是出口到歐洲,現在從出口歐洲轉向以中國為主要對象,這是一個很大的轉變。

其二是俄羅斯農業對於中國越來越重要。遠東地區開發在很大程度上是遠東地區的農業開發。俄羅斯的糧食、豆類甚至今後還有肉類對中國的出口將大規模增加,這有可能改變中國的糧食進口結構。中國糧食和肉類進口的很大一部分是來自美國,這是中美貿易戰中非常敏感的問題,美國也可能因為這個農產品出口受到損失。但是如果中美貿易戰是一個長期現象,中國就不得不考慮從別的地方進口更多的農產品,俄羅斯就是重要來源。

其三是加快俄羅斯遠東地區開發。最近俄羅斯的布拉戈維申斯克和中國黑河之間的公路大橋已經通了。黑龍江上有兩座跨界大橋,另一個是同江跨江大橋。這兩座橋雙方議論了十幾年一直沒有通,最近一兩年就打通了。

中俄經濟關係的突變,很大程度上改變了中俄關係的結構,把軍事安全合作為主變為越來越多的經濟合作。

二、中俄將來不會成為盟國

中俄關係的外部環境發生了重大變化,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美國戰略發生變化。美國戰略變化裡面很重要一條就是把它的第一位對手從俄羅斯變為中國。在這樣一個背景下,中俄關係怎麼辦,中俄是不是應該結成盟國?我的看法是中俄不會變成盟國。

首先,因為盟國這個概念本身就是一個陳舊的概念。盟國就是相互之間無條件服從對方利益。在現在的形勢下,在當代世界結構中,好像還沒有一個國家與另外一個國家可以無條件服從對方的利益,相互總是有利益差別的。

其次,盟國在冷戰或者二戰中很起作用,在現代的條件下不那麼起作用了。美國和歐盟、北約,你說它們是盟國嗎?但是它們之間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裂痕,我不相信歐洲的盟國會跟着美國一起來對付中國。最近,韓國和美國在重大問題上也有分歧,儘管韓國還是美國的盟國。美國的盟國體系已經不是冷戰時期的盟國了。

中國和俄羅斯不會重複舊的盟國概念,中俄相互尊重各自的核心利益,同時也照顧對方的一些特殊考慮。在有些情況下有些特殊考慮不一樣的時候,雙方可以求同存異,但是大結構還是全面戰略協作。

在這個前提下,中俄在許多重大問題上表示一致的態度,做出一致的行動。這是中俄戰略協作夥伴關係的特殊表現。但在一些具體問題上還會有一些差別,雙方是互相尊重的。

現在,是美國在那裡經常不斷地改變原來的承諾,美國的義務、美國的責任不斷被美國自己破壞,自己放棄。這個時候中俄應該聯手保持國際秩序的穩定,而不是跟着美國的節奏去隨意改變國際秩序。

三、增強戰略互信,深化中俄合作

中俄之間當然有很高度的戰略信任,枝節問題上還有不信任的問題。這些不信任問題,有的來自於歷史因素,雙方曾經有比較不愉快的過去。

第二個不信任來自經濟上的市場競爭,雙方規則不一樣,雙方的競爭力不一樣。企業合作的微觀層面就比較困難,高層領導人商定得很好,一到企業層面就出問題了,誰佔便宜還是誰吃虧這類問題很多。

中國與西方有很多合資企業,但是中國跟俄羅斯幾乎沒有什麼合資企業。人民往來特別是年輕一代的往來很少,大學之間的深層次合作還很少。同中美大學交流相比,中美之間的留學生數量比中俄之間的數量大許多。另外,在“一帶一路”問題上還沒有足夠的信任。“一帶一路”的中俄合作進展比較慢,中國跟中亞國家進展比較快。

此外,中俄之間語言和文化領域的相互了解需要加強,中國方面的俄語人才缺乏,俄方也需要加強中文教育。溝通不暢會造成各種問題。建議中方和俄方每年互派不少於一萬人去對方學習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