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章百家 原中共黨史研究室副主任

認識彼此力量限度 建立中美競合關係

2019-11-22
143.jpg

2020年中美關係還將繼續下滑,觸底可能還得三、五年。這是一個很不樂觀的判斷,但看中美關係需要有歷史眼光。中美關係的經歷非常複雜,既有過疏遠,也有過暫時的同盟;既有過朝鮮戰場上的交鋒,也有過長期的對峙。雙方關係正常化到現在40多年,其豐富的歷史可以給我們提供很多經驗和啟示。

影響中美關係的因素,從雙邊關係來講,是各自的目標和各自的重大利益。我們在中美關係中經常注意的,是現在雙方還有多少共同利益。其實,對中美這樣的大國,很重要的一點是,雙方對世界前景的看法是否一致?在雙方對世界前景看法比較一致的時候,雙方關係通常會比較好,但如果雙方對世界前景的判斷出現分歧,矛盾就會加劇。

而且,中美關係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雙邊關係,它會受多邊關係的影響。特別是現在,中美雙邊關係對世界影響很大,但實際上它的走向又不完全取決於中美兩國,會受到世界上各種各樣因素的牽制。

中美關係目前的結症,一個很重要原因是雙方實力的接近。儘管在中國人看來,中國和美國的綜合國力還相差很大,但美國這個民族比較有危機意識。這個國家從誕生開始,基本上是一直走上坡路的,美國人現在非常擔心美國會出現走下坡路的前景。而中國人經歷的下坡比較多,中國經常講要復興,其原因就是因為我們有過衰落,所以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的胸懷應該更寬闊一點。

現在中美實力接近,出現了多方面的競爭。對美國來說,這引發了一些可能是其前所未有的恐懼,包括美國特別擔心中國在覬覦它的世界領導地位。而中國也擔心美國要阻止中國的發展。

中美正處在一個博弈期,低估這種博弈帶來的風險當然是危險的,但高估這種博弈也會付出很大代價。從中國的經驗來講,高估風險付出的代價往往會更多一點,因為這會使我們喪失很多機會。

從歷史的角度看,處理中美關係有以下三條基本經驗:

第一,中美兩國存在非常大的差異,兩國在交往中要不斷加深對對方的認知,特別是在中美出現矛盾的時候。比如當前,要防止緊張關係升級,防止陷入對抗,彼此要留有餘地。從歷史角度看,中美關係出現危機的時刻有過很多次,但總的來看除了朝鮮戰爭,雙方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留有餘地的,都沒有把事情做絕。這一點非常重要。

第二,中美雙方在某種程度上是通過對峙或者對抗,或者通過博弈,來增進了解的,最重要的是認識彼此力量的底線。現在中國到底有多大的力量?中國自己需要明白,美國也需要知道。哪些事是美國做不成的,哪些事是中國做不成的,雙方都有認知以後,才能克服對對方的恐懼。

上世紀50年代,中國非常擔心美國入侵中國,而美國最擔心中國在東南亞搞共產主義擴張。到了60年代末,中國人看到美國人連越戰都贏不了,美國人看到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把自己搞的亂七八糟,在這個事實基礎上,雙方都了解了對方的能耐,這時候就可建立互信了。從這個角度說,我覺得現在雙方也許還需要斗一斗,對中美到底是脫得了鉤還是脫不了鉤這個問題,再斗一段時間,雙方就會有所認知。

從中國角度講,我們自己現在的很多想法和做法,其目標需要更清晰地被闡釋,避免別人產生誤解。譬如,關於“一帶一路”倡議,我認為這是中國農村發展的一個經驗。“要想富先修路”,第三世界落後地區要想發展,要先搞基礎設施建設,這是中國的一條經驗。但在美國人看來,這是中國企圖在全世界進行擴張,這個認知差別就很大了。

第三,中國也要學會換位思考,要特別注意中國的發展不僅是一種制度上的衝擊,很大程度上也是體量的衝擊。如果中國是一個小國,中國實行什麼制度也許並不重要,但中國這麼大的體量,就必須考慮這個體量衝擊的對外後果。

決定中美關係發展方向最根本的,還是中國自身的變化,而中國國內的改革是最具決定性的。儘管美國現在是強勢,但從世界前景看,20世紀美國一家獨大的情況是由特殊歷史條件造成的,在未來是不可複製的。將來的世界會是一個多極世界,需要各方合作,在合作中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