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沱生 中國國際戰略研究基金會主任

中日須加強防務安全對話與安全危機管控

2019-07-17
b.jpg

在經歷多年嚴重困難之後,以兩國總理互訪為標誌,2018年中日關係回到正常發展軌道,並站上了新的歷史起點。今年6 月底,習近平主席在大阪 G20 峰會期間與安倍晉三首相會面,雙方達成十項共識,習主席原則接受安倍邀請,將於明年春天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這次首腦會晤為中日關係邁向新階段注入了新的活力。然而,與政治、經濟等領域相比,中日防務安全關係仍是明顯的短板,亟待加強。

中日防務安全關係面臨挑戰

首先,雙方的許多安全分歧、尤其是海上爭端仍明顯存在。

其次,釣魚島危機發生後,中日在東海形成的軍事對峙難以在短期內消除。近年來,日本已明確把防禦重點轉向西南方向和中國。

第三,雙方的戰略互疑主要存在於軍事安全領域。日本存在“中國軍事威脅論”,中國則對日本修憲以尋求軍事大國地位充滿擔心。

第四,雙方在地區安全機制上分歧嚴重。日本一直將日美同盟視為地區安全基軸,中國則認為地區多邊安全合作機制應發揮更大作用,日美雙邊軍事同盟須轉型。

第五,防務對話交流恢復緩慢。到目前為止,2012 年停滯的副部級年度防務安全磋商對話機制尚未恢復。雙方正式對話的層級仍然偏低。

第六,與兩國海上爭端風險的積累相比,中日安全危機管控機制建設的步伐明顯落後。中日海空聯絡機制於去年 6 月啟動,但內容十分單薄,相關熱線也遲遲未能開通。與中美之間的安全危機管控機制相比,中日機制相差甚遠。

第七,台灣問題一直是中日三大摩擦點之一。台海形勢重趨緊張,也可能給中日安全關係帶來新的挑戰。

對此,在兩國關係總體回暖、持續改善的形勢下,中日雙方加強防務安全對話交流與危機管控將具有更加重要的意義。它不僅是兩國守住“不衝突、不對抗”底線的重要保障,而且是逐步改善中日防務安全關係的必要條件,也是中日關係走上長期健康穩定發展道路必不可少的一個重要方面。

加強中日防務安全對話交流和危機管理的措施

一,儘快重啟中日副部級年度防務安全磋商,對恢複發展兩國防務交流做出全面的規劃與推動。對於不久前日方提出舉行中日外交、安保“2+2”對話的建議,中方應予認真考慮(似可先從副部級做起)。此外,還應考慮適時、逐步開展兩國陸海空部門的對話交流及海上搜救和反恐等聯合軍演。

二,防務安全對話應把恢復與推動兩國防務安全合作作為一項重要任務。雙方應儘快開展全球治理與非傳統安全合作,開展半島無核化合作,共同維護海上通道安全。

三,防務部門高官互訪及對話磋商應就兩國防務安全政策進行深入交流,減少安全誤解、誤判,增加相互理解與信任。

四,通過高級政治對話、防務安全磋商(或 2+2 外交安保對話)、海洋事務高級別磋商、安全對話等,進一步加強兩國的危機管控機制建設和危機管控。

五,加強熱線建設,儘快落實海空聯絡機制在雙方海空部隊間建立熱線的措施,並考慮建立兩國外交與防務部門熱線,重建兩國首腦熱線,明確熱線的危機管理功能,確保其在危機中發揮緊急溝通作用。

六,既要重視危機控制,更要重視危機防範。針對雙方安全關切,積極創建與加強建立信任的措施。可借鑒中美的做法,優先考慮建立兩國海空行為準則及重大軍事行動通報機制。

七,爭取就共同維護台海、南海和平穩定達成共識。在台灣問題上,日本恪守“一中政策”和不與台灣發展任何官方關係的承諾;在南海,中國堅持“把南海建成和平友誼合作之海”的努力方向,堅持通過雙邊對話和建立南海行為準則來維護南海的和平穩定。

八,隨着形勢的發展,可以考慮開展中日美安全對話,改變中國與日美同盟的對立,促進中日安全合作。

在這些措施的基礎上,中日還應加強二軌和一點五軌安全對話,並逐步擴大對話的廣度與深度。隨着二軌對話取得進展,這些對話可逐漸向一軌對話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