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混亂多邊主義」時代的中國與G20

2019-07-05
d.jpg
6月28日,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四次峰會在日本大阪舉行。

G20峰會在日本大阪召開。本次峰會正值中美緊張態勢日益升溫,同時還出現了中美經貿及其他領域關係脫鉤的言論。本次峰會召開的背景還包括全球經濟多邊主義的理念與實踐都開始受到攻擊。

發達國家雖然有能力設定議題,但卻沒有能力設定結果。正因如此,它們傾向於在更小範圍、理念相近的同盟內引領運作。另一方面,發展中國家雖然被剝奪了規則制定權,但卻有能力行使否決權,它們寧願設立自己的新生制度架構(如亞投行和金磚銀行),同時隨着自身經濟實力的增強逐步在現行框架內增加話語權。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時代以來,國際貿易體系從未經歷過現在這種來自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的狂風衝擊。特朗普政府肆意採用或解讀一系列極罕見的非常規貿易執法工具,如用232條款調查進口商品對“國家安全”產生的影響,用301條款調查“不公平”的外國貿易實踐,用701條款調查人為壓低匯率的出口補貼手段。這些做法明顯有違美國對WTO的法律承諾。

儘管如此,在這個“混亂多邊主義”時代,G20作為一種機制仍可被當作現有有限選擇中應對各種挑戰的最佳方式。G20的歷史相對較短,這意味着它不用背負過往的理念包袱,或成為任何一個國家集團的政治俘虜。該集團是由領導人主導、實行有限成員制的組織,這意味着它不會成為那些有190個成員、受制於無窮無盡的部長級會議爭吵的機構。其政策關注點可以迅速集中於眼下最緊迫的議題。最最重要的是,該集團以一個鬆散的共識為基礎運行,並未設立一個常設秘書處,這意味着它既不會發佈規定性命令,也不會使用常設性官僚機構,這些官僚機構對源源不斷發布法律文件有極大興趣。事實上,黃金時代的布雷頓森林體系最初的力量源泉就在於可以包容那些為實現有廣泛共識的政策目標而採取的多樣化措施。

在G20內部,中國的體量、角色和地位都獨一無二。2008年G20領導人峰會首次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召開時,中國的經濟規模是5萬億美元;而到十多年後的日本大阪,中國經濟規模已經接近14萬億美元,較當年幾乎翻了三番。今天的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商品出口國,第二大商品進口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以及外國直接投資主要目的地之一。近年,中國也成為對外直接投資的巨大來源國,而這主要得益於“一帶一路”倡議。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中國有責任推動建立一個更公平、更平等的國際經濟秩序。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同樣有責任與發達國家展開建設性合作,維護並推動自由國際經濟秩序的發展。

事實已經證明,過去十年中,中國作為G20的重要成員是一個“負責任的利益攸關方”。十年前,中國的經常賬戶盈餘佔GDP比例為10%,當時的人民幣被大幅低估,中國是全球經濟失衡的重要推手。向前快進至今天,中國的經常賬戶盈餘佔GDP比例僅為0.4%,人民幣維持在公平的市場估值水平,中國是全球經濟平衡而非失衡的重要貢獻者。中國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無論是2019年還是過去十年,都極大超越了其他國家。作為一個中上收入水平國家,現在的中國要想繼續前進,需要創造性地擁抱先進的國家管理規則與標準,正如經合組織或其他類似規則所規定的那樣。這些規則涵蓋從資本賬戶自由化到公司治理,從反賄賂到援助支出,從制定國家行業補貼規則到推行與TPP同等規格的投資自由化和知識產權保護標準。一旦中國接近或達到這些標準,它將更好地在知識層面和制度層面為全球經濟架構的未來改革作貢獻,這些改革不僅惠及發達國家,也會惠及發展中國家。

大阪G20峰會期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會面很可能讓峰會其他一切黯然失色。雙方領導人都有相似的訴求,即用一個讓自己體面、可以向國內關鍵政治選民交待的協定退出貿易戰。

對習近平而言,貿易戰的持續正迫使中國重回依靠債務和刺激措施的老路,以維持經濟增長。更糟糕的是,由於美國加緊管制對中國的核心技術出口,中國正付出慘重代價。與美國維持一個高技術貿易和投資的共生關係符合中國的長遠利益。中國國內創新體制在很大程度上依賴美國所擁有的核心技術。華盛頓對外國併購和出口的管控措施並未將中國創新者從國外購買這些技術或在美國國內使用這些技術排除在外,這是直接促使習近平願意認真與特朗普在2018年12月布宜諾斯艾利斯G20峰會上見面的關鍵因素。

對於特朗普而言,他面臨著哪怕不是更大、也是相當程度的進退兩難。迫使中國來到談判桌旁,並讓對方作出相當大但還不是全面的讓步,這些成就都沒有達到特朗普此前吹噓的高度。但距離宣告勝利並終止貿易戰,他還能拋多久的骰子呢?與美國農產品的最大貿易國和消費國之間爆發全面衝突,絕不會是他想開啟競選連任的方式。在選舉時間表讓任何妥協都變成一場艱苦戰鬥之前,大阪峰會很可能是他倒數第二或最後一次機會,以現實方式完成一個政治上有賣點的交易。

雙方領導人能否在貿易衝突上穿針引線,或至少令談判進入平穩軌道,是大阪峰會上的大事件。如果他們能在前進方向上取得具有建設性的共識,那將為全球多邊主義之翼提供有力的強風。當多邊利益相關者向同一個方向共同努力時,G20才能發揮其最大優勢。然而,如果中美兩國領導人未能達成共識,G20峰會兩個最重要利益相關者的道路截然相悖,那就很可能使G20分裂甚至癱瘓,並給全球多邊主義的未來蒙上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