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首腦大阪會晤

2019-06-25
b.jpg

G20峰會將於本月底在日本大阪舉行,預計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將在參會期間舉行會晤。近日,美中兩國經貿談判團隊已經開始恢復接觸,為首腦會晤做準備。距離美國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和中國副總理劉鶴的上一次會面過去六個多星期。國際社會期待,中美經貿談判能再次儘快走上正軌。

顯然,舉行此次首腦會晤,美方的熱情程度遠比中方要高。經過歷時一年多的談判,北京如今對特朗普政府達成協議的誠意深表懷疑。特別是,去年12月中美首腦阿根廷會晤達成的共識已被美方破壞。當時特朗普表示美方願同中方通過協商增進兩國合作,並就雙方存在的問題積極探討對雙方都有利的解決辦法。

然而,美國接下來對中國實施的“極限施壓”策略只是為了讓美國贏,而不是實現互利。近日白宮經濟顧問庫德洛聲稱,美方不想要一個“平衡的”協議。美國的極限施壓不僅沒有讓中國屈服,反而激發了中國奉陪到底的決心。從近期中國官方媒體釋放的信號可以看出,中國領導人已經準備應對中美貿易戰的最壞情景。

在6月18日與特朗普的通話中,習近平表示,他在大阪首腦會晤期間希望“就事關中美關係發展的根本性問題交換意見”。不難看出,中國方面認為,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戰略意圖正在發生影響深遠的消極變化,美國近期的種種惡意行動顯示,華盛頓正在把中國當成一個“准敵人”而非“競爭者”。在這種情況下,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和政治資源與美國達成經貿協議,因為美國的目標不是確保美中經貿關係穩定,而是要“擊敗”中國。

已經宣布競選連任的特朗普正在為他的錯誤和魯莽政策付出代價。他不顧歐洲盟友反對,決定撕毀伊朗核協議,並肆意威脅德黑蘭。伊朗近日擊落侵入其領空的美軍無人機後,特朗普卻臨時叫停了他本人已經批准的報復攻擊行動。這實際上反映了特朗普政策行為模式的特點:動輒對他國進行極限施壓,但對惡意言辭和行動的後果估計不足。正如伊朗外長扎里夫所言,特朗普的做事方式可能在房地產市場有用,但在與伊朗打交道方面並不奏效。

雖然經常採取令人不屑的大膽行動,但特朗普政府在外交上的成就乏善可陳。美國和伊朗陷入爆發戰爭的邊緣,與朝鮮實現緩和依然遙不可期,對委內瑞拉的政權更迭日益受阻。實際上,特朗普迫切需要一份與中國的經貿協議,這對美國國內的經濟健康狀況以及他自己的競選連任至關重要。

特朗普就美國的經濟狀況提供了一系列假新聞,他對貿易戰好處的吹噓正在成為笑話。據6月13日《華爾街日報》報道,對經濟學家進行的最新月度調查顯示,近73%的受訪經濟學家預計特朗普政府關稅政策帶來的任何長期利益都不足以抵消對美國經濟的短期傷害。經濟學家預測未來12個月出現經濟衰退的可能性達30.1%,為2011 年末以來的最高水平。換言之,如果貿易戰繼續打下去,美國經濟在2020 年下半年陷入衰退的可能性加大了。

美國企業對貿易戰的反對和擔憂,在近日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舉行的系列聽證會上再一次得到集中體現。面對特朗普政府對剩餘3000億美元輸美中國產品加征關稅的威脅,參加聽證會的美國企業大多表示,除了中國,它們在服裝、電子產品和其他消費品生產方面幾乎沒有其他選擇,從中國以外國家採購會增加高額成本,且在很多情況下這一成本甚至會超過25%的關稅負擔。

此外,摩根大通CEO 戴蒙、蘋果CEO 庫克等數百名首席執行官也對白宮發出明確警告,擔心美國的經濟競爭力和就業情況遭到進一步破壞。如果特朗普政府對剩餘3000 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關稅,可能導致蘋果手機生產成本上升14%,而蘋果公司幾乎不可能將生產線移出中國。即便在最理想狀況下,蘋果僅能在未來一年內將5-7%的手機生產線遷至印度。

特朗普政府對中國企業華為公司進行的致命傷害,已經傳導到了美國企業。芯片製造商博通發佈二季度營收報告,將2019 財年預期收入下調至225 億美元,較此前預期的245 億美元減少20億美元。博通方面表示,這是由於地緣政治不確定性持續發酵,以及對其最大客戶之一華為實行出口限制造成的。實際上,華為的美國芯片供應商,如高通和英特爾,正私下敦促美國放寬對華為的出售禁令。

總之,在特朗普啟程赴大阪與中國領導人舉行會晤前,華盛頓需要進行自我反思,尤其是要誠實地面對極限施壓的尷尬結局,以及當前美國自身所處的困境。要想讓中美首腦大阪會晤取得成效,根本前提在於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戰略目標需要重新校正,而不是繼續被那些從心底里仇視中國的激進鷹派所誤導,進而落入一味尋求“擊敗”中國的陷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