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品牌化與政策:敘利亞問題上的中國與美國

2019-02-18

就美國與中國的敘利亞政策而言,品牌化與政策息息相關。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對單邊主義和孤立主義表達支持,另一方面北京將自身定位為多邊主義的強力維護者。這一態勢在兩國的中東決策上一覽無餘,其中又以兩國在敘利亞問題上背道而馳的政策最為明顯。近期,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宣布從敘利亞撤軍的決定引發了人們對於美國中東戰略可持續性的質疑,以及特朗普對於單邊政策的支持將如何影響美國盟友和支持者。同時,中國的敘利亞政策有時會受到兩種互相衝突慾望的驅使:一方面,中國想要利用自身在敘利亞問題上扮演的角色來證明其作為一個大國的正當性,而另一方面中國想斷言敘利亞局勢是一個基於大國角力的國際體系失效的明證。

雖然中國聲稱在敘利亞問題上毫無私心,但北京同時承認它需要一個穩定的中東來實現其“一帶一路”倡議的偉大暢想。中國需要穩定來獲取商業利益,並實現習近平提高中國作為全球行為體聲望的設想。在實際操作層面,中國通過利用國際組織等媒介,以有限的成本扮演了更為活躍的角色。而對於特朗普而言,他通過撤出駐紮在敘利亞的剩餘2000名美國士兵這種前後矛盾的要求來鼓吹其“美國優先”的單邊主義獨特品牌。雖然這種宣稱美國軍隊撤出敘利亞的聲明對於其基礎選民而言效果良好,但這些承諾已經引發來自國會議員和軍事顧問的強烈反對。正如特朗普已經發覺的那樣,口口聲聲宣布撤軍的同時繼續推遲發佈撤軍時間表,這樣做更加輕鬆。展望未來,關鍵問題是美國將怎麼做?中國對於敘利亞日益增長的興趣會給國際社會的敘利亞政策帶來劇烈變化么?

敘利亞是北京中東政策的縮影

一些中國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在敘利亞問題上扮演的角色彰顯出中國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這要求中國增強在敘利亞的存在感。《環球時報》評論員蘭順正認為,中國對敘利亞局勢態度的轉變顯示了中國在中東地區政策上的轉變。根據蘭順正的觀點,中國更積極地介入中東事務是受國力增長的驅使,以及承擔“大國”責任的願望和能力。此外,北京需要與中東地區建立強大的外交關係來確保該地區成為中國能源安全的來源之一,以及“一帶一路”倡議的主要樞紐。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吳思科認為,中國在中東地區正在扮演一個負責任大國的角色,包括就敘利亞問題支持地區各方進行磋商,並參與聯合國聯合決議。雖然吳思科盛讚中國的調停手腕,但其他一些人士批評北京與莫斯科共同阻止聯合國通過對阿薩德政府進行制裁的決議。這些批評人士認為,在敘利亞問題上採取行動應當意味着堅決反對使用化學武器。

雖然一些中國分析人士認為中國的敘利亞政策是其以大國方式行事的明證,其他一些中國人卻認為敘利亞局勢恰恰顯示出現存大國體系的脆弱之處。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張敬偉認為,美國利用對中東地區的干涉來威脅中國,並控制該地區。華東師範大學國際關係與地區發展研究院院長、俄羅斯研究中心主任馮紹雷認為,美國、歐盟和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的分歧顯示出大國之間合作與競爭的緊張態勢。他認為,這種不和諧造成了敘利亞的僵局,強化了大國合作的不足。

華府異議者:美國敘利亞政策的不可預見性

同時,特朗普敘利亞政策的突出表徵是不可預見性和內部分歧。特朗普於2018年12月19日宣布,將在30日之內從敘利亞撤出美國軍隊。這一決定遭到一系列白宮成員以辭職抗議,同時引發人們對突然撤軍將令中東地區再次陷入混亂、令ISIS、俄羅斯和伊朗佔據上風的擔憂。這一宣布並非出自傳統的跨部門探討,而是特朗普麾下的國防部長及將軍們的攻其不備,這激怒了共和與民主兩黨國會議員。自最初宣布撤軍以來,特朗普及其團隊已經開始改變主意,稱美國軍隊將在30日至4個月之內撤出敘利亞。

除了凸顯特朗普政府糟糕的政策制定和不切實際的時間表之外,異議人士反對撤軍的原因還在於此舉將對美國在中東地區的重要盟友——庫爾德人產生負面影響。一些人士堅稱,如果美軍從敘利亞撤離,土耳其部隊將針對庫爾德人發動攻擊,而庫爾德人一直是美國在中東地區一系列軍事行動中的忠實盟友。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稱,土耳其會保護這一地區,但他拒絕保證庫爾德部隊的安全。

展望未來:敘利亞何去何從

中美兩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觀點分歧巨大,但無一指向對當地複雜、動蕩衝突的快速解決之道。中國方面,包括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柳豐華等在內的分析人士支持中國加強與俄羅斯的合作,減少與美國在敘利亞的衝突。中俄兩國通過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和俄羅斯的歐亞經濟聯盟擁有相當強勁的紐帶。中國中東問題特使宮小生撰文寫道,敘利亞以及其他中東問題不應由一個國家解決,也不應個別處理。相反,應當全面解決所有中東問題。

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並未就美國的敘利亞政策給出一個明確的設想,特朗普自己的發言也常與政府顧問和國會議員相衝突。最初推遲傳遞出的訊息是從敘利亞撤軍是一個精細的過程,很可能花費數月甚至數年時間才能完成。最終,敘利亞的現狀很可能持續下去,美國在該國維持最低限度的軍事存在,而中國會加大言辭力度,同時控制實質承諾。

結果就是隨着敘利亞在戰火中枯萎,美國和中國都會把對該地區的言辭作為提升各自公眾形象的工具,而不會付出高昂代價或做出切實承諾。中美之間圍繞敘利亞的持續競爭不會令一個已經飽受衝突摧殘的地區受益,相反這將損害在分裂各方之間進行調停、從而實現穩定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