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芬太尼問題與中美合作

2019-01-04
a.jpg

大國關係遠不止是貿易問題,雙方在各式各樣問題上的互動不可避免。中美禁毒與執法合作就是一個例子。在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日前舉行的布宜諾斯艾利斯晚宴上,芬太尼問題被提上議程。雙方都同意加強合作,應對美國所面臨的嚴重的國民健康威脅,而它也是中國有可能面臨的健康威脅。

某些美國政客和媒體一直利用芬太尼問題抨擊中國,但該問題不應該被政治化。今天,雙方正通過外交和執法互動進行基於專業的禁毒合作。

背景很重要

美國過去十年的芬太尼危機,是以往30年形形色色歷史性毒品危機的一部分。美國對非法毒品的需求是動因,而出於某些社會經濟原因,這種需求多年來在不斷擴大。儘管各地區加大了防範力度,但需求依然十分強勁。

早在上世紀80年代,拉丁美洲的可卡因就開始流入美國,後來幾近泛濫。再之後海洛因越來越多,並影響到不同收入水平的黑人、棕色和白人群體。雖然羅納德·里根總統發起“反毒品戰爭”,他以後所有的總統也繼續實施這一計劃,但結果並不樂觀。美國毒品危機的範圍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廣,涉及到全美國的城市和鄉村。

芬太尼於1959年作為人類和獸醫使用的合法藥物面世。在美國,它的合法性生產與銷售受到嚴格控制,非法分流的情況按說並不嚴重。芬太尼有多種“類似物”化學變體,這些類似物都是強力成癮性阿片類藥物。統計數據顯示,從2010年至2016年,美國非法使用芬太尼的數量飆升。其中最常見的是與海洛因混合,其形狀還通常類似於人們廣泛使用的止痛藥片,而這些藥物本身就屬於阿片類,受法律控制。

兩大趨勢加劇芬太尼危機

第一是海洛因在美國的使用越來越多,這為犯罪分子創造機會,讓他們把一定量的芬太尼與海洛因混合,以提高其效力和利潤。芬太尼也可以單獨出售,然後與中性碱或其他藥物混合。不管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用藥過量的事都經常發生,且致死人數在上升。

第二個趨勢就是最近十年的美國處方阿片類藥物危機。醫生開的合法止痛藥大大超過規定,無良製藥公司則大力向公眾推銷。醫療界腐敗導致了處方過量和藥品的非法分流,數百萬美國人受到影響。

美國已經採取措施為醫療界頒佈指南,限制處方葯。同時加強執法,防止藥品分流,警惕處方被濫用。統計數據顯示,過去兩年處方阿片類藥物已經有所減少。

隨着公眾對合法止痛藥的使用變成習慣,並且開始濫用藥物,這種處方阿片類藥物危機就成了芬太尼危機的溫床。合法的止痛藥被非法分流給吸毒者,創造出了海洛因癮者之外的新癮君子群體。轉過來,這群癮君子當中的許多人又投身海洛因,因為它在街頭更便宜。對海洛因的需求增加,成為芬太尼進入市場的契機。

非法的芬太尼開始被製成藥片,對於處方阿片類藥物成癮者來說,它就像常用的處方止痛藥。在所有涉及芬太尼的非法用藥例子中,因為存在不同的致命性,用藥者要冒很大的風險。對使用者來說,這些看似常用劑量的藥物實際上有可能導致死亡。

重要的事實

美國和中國一直就包括芬太尼在內的禁毒問題進行有效合作。奧巴馬政府通過執法推進專業互動,特朗普政府也在繼續這項工作。

美國緝毒局在中國設有辦事處,美國國務院則處理外交方面的事務。緝毒局駐中國代表支持當地的禁毒工作,包括調查和交換相關情報。緝毒局對合作水平表示讚賞,並正在發展它與中國的關係。最近一次成功合作是破獲一起重大的以香港為基地的芬太尼犯罪活動。

中國已逐步出台控制措施,並更新了藥品清單。這些藥品從中國出口到國外屬於非法,因此,違法的出口商會受到刑事起訴。中國正與美國合作,更新受控藥品的清單和分類,其中包括芬太尼及其變體。由於芬太尼可以生成許多變體,所以很難確定和控制,但最終目標是要完全控制所有類別的芬太尼及其類似物。

習特會將使中國和美國對所有芬太尼變體的控制得到強化,兩國都將受益於執法合作的加強。通過郵政或其他途徑直接進入美國的芬太尼有很大一部分來自中國,另外還有芬太尼是從中國運到加拿大,然後再進入美國。

美國的芬太尼問題目前涉及中國、墨西哥和加拿大。出於多種原因,與墨西哥實際的禁毒合作效果不彰。墨西哥的有組織犯罪勢力強大,且腐敗猖獗。美國幾乎所有的海洛因都來自墨西哥,主要是從西南邊境進入美國。隨着芬太尼受到墨西哥販毒集團的重視,他們在販運海洛因和可卡因、麻黃碱等其他非法毒品的同時,也開始將大量芬太尼走私到美國。

芬太尼是一種合成藥物,沒有單一的化學成分以供檢測其源頭。因此,很難估計直接來自中國或經加拿大進入美國的芬太尼,在數量上是否比從墨西哥進入美國的芬太尼多。而印度被認為是另一個新興來源地。印度擁有大量製藥和化學產業,很容易生產芬太尼類藥物。

顯然,危險藥物是一個國際性問題。中美在芬太尼問題上的合作意義重大,但必須強調的是,其背景是全球性的,因此聯合國和歐洲有關組織需要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無論怎樣跌宕起伏,中美貿易關係都是國際社會和平與發展的關鍵因素。兩國必須努力建立穩定的、建設性的關係。禁毒和執法合作可以為創造互惠互利的結果發揮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