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黃靖 北京語言大學學院教授、學術院長

美國中期選舉與中美關係新「常態」

2018-11-13
b.jpg

美國中期選舉結果不出所料。民主黨贏得眾議院,共和黨繼續保持其在參議院的優勢。這個結果對美國的內政和外交,尤其是對世界上最重要的雙邊關係——中美關係,都將產生深遠的影響。

首先,這次選舉進一步揭示了美國社會中幾乎“難以逾越的巨大裂痕”。幾乎在所有問題尤其是國內議題上,對立的雙方都拒絕接受對方的政策取向,指責對方的所作所為在給美國造成“不可修復的損害”。

其次,據初步統計,約1.2億選民(50%以上)參與了這次中期選舉。如此之高的投票率在美國國會選舉中十分罕見,可與總統選舉相媲美。但是,四成以上選民投的是“憤怒票”。民調錶明,超過40%的選民投票的根本目的是要阻止對方候選人獲勝。特朗普當選後的一系列醜聞,其極右的政策舉措,民主共和兩黨的惡鬥,特別是最近大法官卡萬諾提名過程的“性侵”醜聞等,都不斷地激發雙方選民的“憤怒”,起到了明顯的催票效果。然而,“憤怒票”表達的並非選民們的政策取向,而是他們的政治身份認同。政策取向反映的是利益衝突,即“我們要什麼”的差別,是可以通過妥協方式解決的。但正如福山所言,政治身份認同關乎意識形態,是“我們是誰”的問題,因而矛盾的雙方很難妥協。正因如此,民主、共和兩黨及其選民在這次中期選舉中表現出的勢不兩立,是美國內戰以來極其罕見的。

再次,民主共和兩黨都聲稱自己取得了勝利。民主黨在時隔八年之後再次奪回對眾議院的控制權意義重大。但當年克林頓時期民主黨中期選舉輸54席,奧巴馬時期輸63席,這次共和黨僅輸了35席,而且在參議院多贏了3席,擴大了共和黨的優勢。相比之下,特朗普宣稱他領導下共和黨取得“歷史性勝利”,也並非空言大話。

顯然,對於美國政治而言,這次中期選舉的重要意義就在於民主、共和兩黨都在這次高投票率的中期選舉中動員和檢閱了自己的力量。雙方旗鼓相當,勢不兩立。在此情勢下,掌控了眾議院的民主黨即便不能彈劾特朗普(事實上甚至不能立案),也一定會在政策制定過程中層層阻擊特朗普政府。而特朗普政府也必將表現得更加右傾極端,並將所有的政策失誤/延誤歸咎於民主黨的“黨爭”。兩黨惡鬥的結果,必將使美國在2020年總統選舉結束前的政策制定持續混亂無序,經濟也必受其累。

然而,特朗普政府的對外政策,尤其是對華政策將持續強硬。這不僅僅是因為美國總統在外交事務中有更大的決策權。更重要的是,對華強硬已然成為美國政治中的最大公約數。達成所謂對華強硬的“兩黨共識”,是因為抨擊中國不僅是兩黨惡鬥中必須佔領的“政治正確”制高點,同時也是兩黨建制派控制、整合國內政治亂局所必須的外部助推器。其結果是美國國內政治局面越嚴峻,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就越趨於強硬。

事實上,一方面中國的改革開放進入“深水區”,另一方面美國因社會中“難以逾越的巨大裂痕”而導致兩黨惡鬥,這使得今天的中美關係走向取決於國內政治局面的穩定與否,中美關係的穩定取決於國內利益集團的平衡與否,中美關係中主動權的掌控取決於國內領導控制能力的強弱與否。在這個雙邊關係的新“常態”下,中美雙方面臨的最大、最根本挑戰其實並非來自對方的“強硬”,而是自己國內不經過深入改革/調整就不能擺脫的困境。從這個意義上看,中美兩國能最先有效解決好國內問題和矛盾的一方,將成為中美關係以至整個世界發展方向的引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