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國必須跟上盟友的步伐

2018-11-09
a.jpg

最近幾個月來,美國和韓國對於朝鮮的前途明顯各懷心思。儘管雙方努力建立統一戰線,然而在第三次韓朝峰會之後的幾個星期當中,特朗普政府和文在寅政府顯然已經分道揚鑣。分歧不斷擴大的最新證據是雙方在10月份都前往歐洲做工作。美國特別代表斯蒂芬·比根前往巴黎和布魯塞爾,敦促對方堅定不移地支持制裁;韓國總統文在寅則試圖說服歐洲領導人,要他們軟化對其北方鄰國的立場。

這些歐洲之行提醒人們,不僅韓國決心開闢自己的外交道路,而且美國與韓國盟友出現分歧的影響已經擴大到朝鮮半島以外地區。儘管文在寅總統未能如願獲得歐洲領導人的支持,但一些歐洲國家,當然還有大部分亞洲國家,都對韓國做出的接觸努力表示讚賞。韓朝外交不僅開始加速,而且有跡象——其中包括計劃解除板門店“共同警備區”的武裝——表明它或許能帶來減少半島軍事威脅的紅利。果真如此的話,就會有更多的國際夥伴接受文在寅的觀點。除非白宮能夠設法重新主導外交進程,否則美國將發現自己在談判中的地位越來越岌岌可危。

對美國窘境的最大諷刺就在於,正是美國的外交努力和特朗普總統與金正恩主席的新加坡峰會為當前的局面打開了大門。始終存在的一個風險是,只要美國放鬆極限施壓的油門,其他國家尤其是亞洲國家就會巴不得跟進。所以,中國和俄羅斯立刻呼籲重新評估制裁就不足為奇了,儘管兩國用詞謹慎地表示需要等待“在適當的時候”。

不只中國和俄羅斯的立場出現轉變,許多東南亞夥伴對極限施壓的想法也不熱衷,並且希望一切“恢復正常”。就連在歐洲,儘管各國領導人在文在寅訪問期間拒絕放棄對“全面的、可查證的、不可逆的去核”的支持,但他們都熱情支持韓國的和解努力。2018年8月訪問韓國期間,歐盟高級代表弗雷德里卡·莫蓋里尼承諾“盡一切可能”支持首爾的努力。

不過,對制裁支持的弱化還不是美國面臨的最大挑戰。將來面臨的更大問題,是各國在多大程度上願意開始把朝鮮納入國際社會。已經有跡象表明,不管美國喜不喜歡,這列火車都已經啟動了。隨着朝鮮和韓國着手落實《板門店宣言》,兩國正積極邁向關係的進一步正常化,例如規劃新的經濟和鐵路連通項目,撤除“共同警備區”的崗哨。

也許就在一年以前,想像其他國家能與平壤建立更友好的關係還絕對是可笑的,但現在情況變了。從今年6月金正恩與新加坡外長維文轟動一時的自拍合影開始,國際社會與朝鮮接觸的意願簡直令人目瞪口呆。馬來西亞總理穆罕默德·馬哈蒂爾在6月峰會結束不久後就宣布打算重新開放駐平壤大使館,表示馬來西亞應該“盡量與金正恩建立包括貿易關係在內的良好關係”。6月下旬,印度尼西亞總統佐科·維多多邀請金正恩與文在寅總統一起出席雅加達亞運會。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已經向金正恩發出訪問莫斯科的邀請。與此同時,文在寅總統向教皇方濟各轉達了金正恩邀請他訪問平壤的口信,而教皇似乎願意考慮接受這一邀請。

也許最令人驚訝的莫過於美國最親密的盟友之一日本,它顯然在7月份與朝鮮舉行了秘密會談,以確保雙方就日本被綁架者問題繼續進行談判。讓觀察家們大跌眼鏡的是,其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這位該地區最堅定的朝鮮問題強硬人物,在9月份的聯合國發言中宣布願意“打破與朝鮮互不信任的外殼,重新起步,與金正恩主席面對面交流”。

10月25日,朝鮮在外交領域又邁出重要一步:第一次派出朝鮮高級軍官參加北京“香山論壇”國際防務會議。朝鮮人民武力省副相金亨龍在論壇期間會見了他的韓國同行,並發表演講,概述朝鮮尋求“穩定的和平”,以便讓朝鮮半島成為“和平與繁榮的搖籃”的願望。雖說會議是由中國主辦,但它也為朝鮮首次涉足國際軍事外交提供了一個更熱情的環境,對這個無賴國家而言,無論怎麼說這都是向參與全球事務邁出的重要一步。

所有這些跡象都表明,朝鮮如果繼續打好外交牌,就能在國際舞台上逐步拓展自己的外交空間。對於那些覺得這一切難以想像的人,他們只需回顧一下上世紀70年代初的中國。雖然普遍懷疑和擔心中國在本地區的影響力,但亞洲國家在70年代初還是迅速轉向,實現了與中國關係的正常化。繼中華人民共和國恢復在聯合國的席位,以及美國總統尼克松1972年歷史性訪問北京之後,許多國家迅速採取行動調整對華關係,日本、澳大利亞和新西蘭是1972年,馬來西亞是1974年,菲律賓和泰國是1975年,最後的美國是在1979年。

確切地說,朝鮮要想得到正常的國際社會地位仍需要數年時間,目前還遠不能確定朝鮮是否會採取新的挑釁行動,從而使形勢逆轉,影響進一步的接觸。但由於風向已變,美國的對朝政策面臨著被區域外交超越的可能。為了避免這一結果,美國需要加緊彌合與首爾的分歧,同時開闢一條中間道路,為韓朝和平提供一定程度的支持。美國還要保證盟友和夥伴國站在自己一邊,因為這恐怕是威懾和遏制朝鮮武器計劃的長期需要。

特朗普政府宣布美國特別代表斯蒂芬·比根將領導一個新的美韓協調小組,這是它尋求彌合與首爾分歧的一個好的跡象,能否做到還有待觀察,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如果特朗普繼續堅持目前的極限施壓立場,那麼美國很可能發現當它的盟國唱整台大戲的時候,自己卻成為了旁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