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競爭不應意味着放棄合作

2018-10-25
1.jpg

喬納森·斯萬9月份警告中國問題專家說,特朗普政府將有重要消息披露。他預示披露的信息是關於中國對美國採取敵對行動,其目的是要把中國與俄羅斯並列,使它成為侵犯美國的國家。按照這位Axios網站記者的說法,繼總統9月26日在聯合國首輪演出之後,副總統邁克·彭斯2018年10月4日在哈德遜研究所的演講當然就是警告性的語言“攻擊”。這次演講雖然列出一長串抱怨,表明了行動計劃的開始,但它本身並不代表一種戰略。而如果把他的講話與之前的兩份重要戰略文件放在一起,我們就會看到,處在特朗普對華政策核心位置的“概念上的兩國緊張態勢”開始顯現出了更清晰的輪廓。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安東尼·科德斯曼談到中美關係的“4C”:衝突(Conflict)、遏制(Containment)、競爭(Competition)、合作(Cooperation)。雖然承認兩國之間存在一些競爭是必要的,但他認為,在其他領域合作帶給雙方的好處會更多。他對當前局勢的擔憂就在於“越來越難以區分哪些做法是要限制或遏制其他國家,哪些做法可能會導致實際的衝突”。“4C”概念提供了把國際關係概念化的有用方式,有助於我們應對大國互動的內在複雜性。可以說,成功的治國之道就是制衡,是在正確的時間做出正確的選擇。

直到本世紀上個十年的中期,美國在中國問題上都是奉行以合作為主的大戰略。合作意味着要力爭將中國納入美國建立的自由主義全球秩序,使其融入它的制度、規範和價值觀。這項使命包括讓中國加入聯合國、IMF、WTO和G20等全球多邊機構,而遊戲的終局是維護自由秩序,是一場美國認為其國家利益得到最好保護的勝利。如果中國打算最終完全接納西方的理念和價值觀,那麼合作就是獎賞。

應該說,第二個“C”(遏制)確實在某些領域發生過。例如直到今天,美國和歐盟仍然拒絕給予中國市場經濟地位。

雖然衝突看起來是可能的,但緊張局勢從未達到動武的程度,哪怕是發生了1995-1996年“台海危機”或2001年海南撞機這樣的插曲。由於這兩個事件發生在以合作為主的大環境下,因此選擇息事寧人不僅是可行的,而且也是維持現狀的首選。

但在特朗普時代,合作不再是一種受歡迎的姿態。今天的一切都是要與中國競爭。

美國政府2017年12月發表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明確宣稱,我們所處的是一個競爭激烈的世界,美國的戰略是要在軍事、經濟和政治領域的多項競爭中取勝。《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不僅引入競爭概念,甚至認為合作是無效的:

“這些競爭要求美國重新思考過去20年的政策,這些政策基於這樣一種假設,即與競爭對手接觸並將其納入國際機構和全球貿易,會讓它們成為良性的參與者和可信賴的合作夥伴。這個前提在很大程度上被證明是錯的。”

相反,“美國在競爭中取得成功才是避免衝突的最佳途徑”。

中國(以及俄羅斯)被認定為美國的主要競爭者。《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認為這是一場零和競爭,而中國在侵蝕美國的利益,並擴大自己的影響力:“中國試圖在印度太平洋地區取代美國,擴大其以國家為主導的經濟模式的勢力範圍,並按照對它有利的方式改寫地區秩序。”

同樣的,2018年1月發表的《國防戰略》報告也明確指出競爭的重要性:“國與國之間的戰略競爭,而非恐怖主義,是當今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關切。” 這一戰略包括直接擴大競爭範圍,要“繼續向競爭者和對手張開雙臂,從實力和國家利益角度出發開放合作機會”。

副總統10月4日的講話發展了這些確定的觀念,他表示合作不僅沒有讓中國與美國和世界建立起更強大的夥伴關係,而且實際上任由中國選擇“經濟侵略。這種經濟侵略反過來更加壯大了中國不斷增長的軍力”。彭斯還強調美中競爭的零和性質不僅存在於經濟領域——他聲稱中國的製造業基礎明顯是以美國為代價建立起來的,而且也存在於軍事競爭領域。他表示中國的“目標是將美國趕出西太平洋,並試圖阻止我們援助盟國”。

由於華盛頓許多人持這種零和觀點,因此至關重要的就是,其他依然對制定和實施美國對華政策發揮作用的人不要忘記,合作空間,以及自由世界秩序的機構,這些都有助於確保避免緊張局勢升級為衝突。為貿易戰降溫也許並不需要WTO,難道在G20期間舉行會晤時,特朗普總統和習近平主席就不能在多邊氣氛影響下達成既保全面子又有意義的協議嗎?

況且,即將舉行的東盟和APEC峰會也為美國政府就南海等熱點安全問題與中國進行接觸提供了重要平台。這種討論不應只在雙邊進行,也應在更大範圍的多邊集體內進行,從而通過達成比如《行為準則》協議來實現合作。

中美關係是複雜的、多層面的,需要同樣強大的治國方略。競爭可以並且應該是這種關係的健康部分,而不應該是政府工具箱裡的唯一工具。通過競爭與合作的結合與中國進行接觸,將意味着可持續的雙邊關係,它有別於緊張不安的最終走向衝突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