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帆 外交學院副院長

中美會形成新冷戰嗎

2018-05-18
c.jpg

有一種說法是,新的冷戰或在形成。如果有所謂新冷戰,那與美蘇冷戰不同的是,中美關係成為國家關係主線,牽一髮而動全身。中美關係不同於美蘇關係,首先它不是兩個平行線,而是相互依存、相互融合、相互塑造、相互影響。其次是陣營不清晰,中國不是類似於蘇東陣營的某個集團的領導者,中國明確表示不搞集團政治,堅持不結盟政策,而在多數國家基於自身利益採取全方位外交的現在,美國也不一定能夠組成冷戰時期那樣鮮明的集團。因此,如果有所謂新冷戰,其衝突或競爭的形態很可能更加多樣與多元化。

新衝突的形態可能與傳統衝突形態相互結合,以貿易戰、金融戰、網絡戰的形態展開,貿易問題不再是壓艙石,而可能變成主戰場,對大國關係和中美關係造成巨大影響。無形戰場的衝突會成為大國衝突的主要形式。網絡戰、金融戰造成的傷害大於傳統戰爭,美國對朝鮮的網絡戰、對伊朗進行的網絡攻擊反映了美國除傳統空襲之外,還有更多新的攻擊形式。網絡技術帶來互聯網的飛速發展,網絡象蛛網一般覆蓋了社會的方方面面。國內社會與國際社會都與網絡社會密不可分,網絡社會成為社會構成的重要特徵。網絡所具有的跨國性、滲透性、瞬時性和同步性極大改變了權力形態,網絡權力的爭奪在無形戰線展開。圍繞互聯網戰略的互聯網思維已經深入戰略決策者的決策思路之中。國家尤其是大國之間戰爭與衝突的新形態有可能是網絡戰爭。美國有人指出,美國面臨著網絡“珍珠港事件”或網絡“911”事件的風險。

作為國家安全博弈的新領域,一旦網絡受到攻擊,其破壞力堪比核武器,因此網絡被稱為新的“核按鈕”。金融安全也成為影響國際關係的重要因素之一。有人強調所有國家間的衝突和戰爭都存在貨幣戰爭的影子。隨着金融國際化程度和相互聯繫的加深,金融體系的變革會引發巨大的變化,也有可能有出現全球金融系統性失靈的危險。因此伊恩布雷默提出了金融武器化的概念。金融在國際關係中可以作為影響政治安全的武器或工具來使用,而且是不戰屈兵的。貿易戰也可能給國家之間的關係造成重大傷害。

1997年東南亞金融危機對世界財富造成的損失已經超過二次世界大戰,而且無所不在。2008年金融危機造成了全球經濟的困境。

美國未來對中國有可能採取全領域遏制戰略。雖然貿易關係不再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但市場融合還是會起到緩衝劑的作用。因此,與美蘇時期不同,美國不可能分化中國。失去中國市場也是美國的重大損失。

中美相互依存應該可以避免中美形成傳統冷戰,這是與美蘇時期的最大區別。軍事上的相互確保摧毀則可以避免熱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