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制裁朝鮮為何適得其反

2018-03-08
S1.jpg

2018年初的這幾個月,一絲希望拂過朝鮮半島。我們目睹了僅僅幾個月前似乎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穿過“三八線”的軍事熱線重開,朝鮮和韓國運動員在同一旗幟下步入平昌冬奧會開幕式,在首爾和平壤都舉行了南北雙方政治機構的高級別會議。然而,我們不能對近來朝韓之間的“和解”結果過於樂觀,因為其基礎十份脆弱。文在寅總統的行動依然是出於錯誤的判斷,即他能夠同時尋求與北方接觸和朝鮮無核化。美國仍在堅持與朝鮮的任何對話都有先決條件,然而只有對朝鮮的軍事威脅解除,其政權的安全得到保證,金正恩才願意討論半島無核化問題。

在上個月的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PAC)上,特朗普總統宣布了被他稱為有史以來“最嚴厲的”一系列對朝制裁措施,所打擊的目標是朝鮮政府的航運公司和貿易公司。“有史以來最嚴厲的制裁”,這一如雷貫耳(臭名昭著)的表述我們聽過多少次?太多了吧!朝鮮已經經受12年的嚴厲制裁,制裁有沒有讓金氏政權的行為有所改變,或迫使朝鮮放棄發展它的核導計劃呢?沒有。所以,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實施的制裁朝鮮政策迄今為止到底得到了什麼?

在2017年3月的一份報告中,聯合國常駐朝鮮協調員塔潘·米什拉確認,國際制裁已經“導致人道主義行動中斷……機構被迫大大減少了提供的援助。其結果是一些最弱勢群體的迫切需求無法得到滿足”。根據報告,41%的朝鮮人營養不良,28%的五歲以下兒童發育不良,全國大部分人口缺乏基本的服務或衛生設施。在去年10月的聯大發言中,朝鮮人權狀況特別報告員托馬斯·歐嘉·金塔納也表示擔心“制裁可能對人權的享有產生直接後果”。由於制裁,癌症病人無法化療,得不到其他醫療用品,殘疾人使用的基本器械的交運也受到限制。此外,人道主義行動者在為急需物資進行融資和辦理國際金融事務方面遇到了困難。

到頭來再明顯不過的是,聯合國安理會對朝鮮實施的九輪經濟制裁,和美國及其日本、韓國盟友以及歐盟的單方面制裁,只是給普通的、最弱勢的朝鮮民眾帶來更多痛苦。就連他們的安全也受到制裁的負面影響,因為朝鮮當局已經轉而採取非法活動,如販毒、製作偽鈔、走私違禁品和實行網絡攻擊,以繞開制裁和抵消制裁帶來的影響。

因此,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選擇把制裁作為讓朝鮮重新回到談判桌前的唯一外交政策手段,受益的是金氏政權本身。在與世隔絕情況下,它不受干擾地發展核導計劃,成為事實上的核國家,並實現了對人民的更大控制。制裁對朝鮮不起作用,因為與伊朗的情況相反,這個國家從未融入國際經濟,試圖進一步孤立它,不會影響其政權或它所倚仗的基礎(黨、軍隊和安全機構)。其次,對伊朗的制裁被嚴格執行,而對於朝鮮,因為關係到北京的自身利益,中國是絕不會全面徹底實施制裁的。而且,朝鮮對短缺和困難習以為常,上世紀90年代的情況比今天更糟,當時該國的貿易額只有今天的1/3。要是金氏政權能在毀滅性的飢荒、自然災害、兩次權力繼承、三次核危機和外界的孤立與施壓中倖存下來,那麼,沒有理由相信新的制裁會在短期內造成破壞,讓領導層放棄它唯一的生存保障——核與導彈計劃。自從1948年以來,平壤一直表現出令人難以置信的韌性和適應新的更苛刻環境的能力。這一點在不遠的將來也不會改變。

以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應當意識到,與朝鮮打交道另有其他最佳選擇。外交手段和建設性接觸不僅是化解緊張局勢和避免戰爭的關鍵,也是改善普通朝鮮人生活質量和維護國際人權標準的關鍵。通常,批評這種做法的人認為後者是朝鮮執政者的責任。原則上講這是對的,但現實並非如此,國際社會其實非常清楚什麼才是金氏政權的優先選項。如果人權是“西方”關注的問題,那麼美國及其夥伴就應當考慮到,創造條件為朝鮮人民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和糧食,與朝鮮接觸並讓它進入國際社會,這些並不是對其政權的“安撫”或“獎賞”。正如有關朝鮮的最好書籍之一所寫的:“人類生存是一個超越政治的道德問題,這個原則不僅朝鮮必須遵守,它的鄰國也必須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