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朝關係真的有突破嗎?

2018-03-05
S2.jpg

冬奧會帶來的“朝鮮之春”結束後,一些觀察人士誇大了美朝直接對話的可能。南北朝鮮對話有明顯突破,是因為金正恩的胞妹金與正向韓國總統文在寅發出了舉行首腦會晤的邀請。朝韓關係升溫讓副總統彭斯的處境變得尷尬,文在寅同金與正女士交談時,多餘的彭斯被晾在一邊。為挽回顏面,他在離開韓國時表示,與朝鮮對話實際上是有可能的。這個讓步為的是顯示美國決定與韓國保持一致。

但美國對朝鮮的立場真的發生轉變了嗎?在對彭斯的一次採訪報道中,《華盛頓郵報》的喬希·羅金得出的結論是“特朗普政府現在願意坐下來與朝鮮當局對話,同時繼續保持壓力,用彭斯的話說就是'壓力最大化與接觸同時並存'。這表明美國之前的立場發生了重大轉變。之前的立場是保持最大壓力,直到平壤作出真正讓步,只有到那時,美國才會直接與朝鮮政權接觸”。在羅金看來,“白宮對不設先決條件啟動談判的概念予以認可,這是非常重要的,它為彌合華盛頓與首爾的分歧提供了真正的解決辦法”。

但仔細看過彭斯的講話後,我得出全然不同的解釋。首先,彭斯並沒有說美國的立場是贊成與朝鮮進行無條件談判。其次,美國對朝鮮核武器的政策仍然是先全面無核化,然後再談判。第三,為迫使朝鮮實現無核化,美國將繼續依靠制裁的不斷升級。第四,在與朝鮮打交道方面,華盛頓和首爾仍然是各行其道。

彭斯實際上的意思是:美國的政策是否改變,由你們自己來判斷。關於與朝鮮對話,他說,盟國將要求朝鮮“在開始任何新的對話或談判時”把“無核化方案擺上談判桌,與國際社會一道採取具體措施,永久而不可逆地廢止核與彈道導彈計劃。只有到那時,國際社會才會考慮進行談判,並改變今天加諸朝鮮政權的制裁”。彭斯補充說,“重點在於,壓力不會解除,除非他們真正採取行動,讓盟國認為它朝無核化方向邁出了有意義的一步。所以,壓力最大化仍會繼續,而且會不斷加碼。但如果你想談,我們就談”。

我的結論是,彭斯只是試圖表現出與韓國立場一致,同時保持對朝鮮人的強硬姿態。實際上,這對任何有意義的美朝對話都是不利的,因為面對嚴厲的制裁和美國的各種軍事壓力,平壤並不打算拆除它的核武器和導彈,甚至不會把它們拿到談判桌上來談。我的猜測是,在平壤看來,美國的立場絲毫未變,正如彭斯所說,“最大壓力”還會加碼,同時附帶不可接受的前提條件(“採取具體步驟廢除……”)。金正恩很可能會問:“對話到底能帶來什麼獎勵?”

即便如此,南北雙方的對話仍有可能改善朝鮮半島的戰略態勢。正如溫斯頓·丘吉爾所說,“吵吵”總比“打打”好得多。雖然美國領導人擔心文在寅政府的核對話不會有成果,而且朝鮮會在美韓之間打下楔子,但文在寅明確表示,首腦會晤必須超越對話本身。即使在核問題上沒有立即取得進展,但通過恢復以往的海上邊界、軍事溝通、朝韓貿易投資和人員交流等協議,仍能增進南北方的共同安全。減少緊張感所具有的價值不應被低估。

美國可以做出的最重要貢獻是幫助恢復多邊外交,也許要與中國密切合作。一個辦法是不設前提條件恢復六方會談,並恪守之前六方會談和南北雙方的聯合聲明。最關鍵的是2005年9月聯合聲明蘊含的原則:“以承諾換承諾,以行動換行動”。在新一輪六方會談中,美國及其合作夥伴應提供一攬子方案,為朝鮮提供安全保證,並提出結束朝鮮戰爭、簽署一項擁有大國(包括中國在內)擔保的不侵犯條約、由NGO和政府提供實質性經濟援助的提議,以此換取通過可核查機制遏止乃至最終清除朝鮮的核武庫。隨同一攬子計劃,還應該有取代威脅的語言和行動,如美朝高層進行直接對話,美國向平壤派遣有身份的特使。這些步驟涉及面子和地位的敏感性,我們知道這對於朝鮮領導人來說十分重要。

六方會談有個嚴重問題,就是它只關注朝鮮核問題。一個替代選擇或許是建立東北亞安全對話機制,它解決的是廣泛的地區安全問題,而核問題甚至排在最後而不是第一(見我在2011年1月10出版的《亞太期刊》第九卷第二期第二冊中所寫的《避免東北亞戰爭:一個建議》)。我們也許記得,六方會談的最後聲明曾經預想過這樣一個組織。中國一些知名分析家如張沱生等也提出過類似建議。東北亞安全對話機制將發揮“熔斷器”作用,在地區緊張加劇的時候打破對抗不斷升級的模式。其範圍也許涉及環境、勞工、貧困和公共衛生;管理領土和邊界糾紛的行為準則;軍事預算透明度、武器轉讓和軍事部署;打擊恐怖主義和海盜的措施;在東北亞全境或部分地區建立無核武器區;支持信心建設和對話過程本身的信任建設。六國之間的關係正常化應當成為優先事項,美國和日本全面承認朝鮮不需要付出任何代價,但會成為贏得朝鮮參與的重要誘因。

東北亞安全對話機制如何運作呢?首先,參加六方會談的所有國家都應是其成員。如果朝鮮拒絕,該組織亦應繼續開展工作,並在平壤有意加入的時候對它敞開大門。其次,它應該機制化,也許設在北京,並承諾無論地區形勢如何,每年都定期舉行幾次會晤,同時規定任何一方在遇到危機時都有權召集開會。第三,對於召開對話機制會議是否需要各方贊同,成員國之間應達成諒解,這樣可以防止由於一方抵制而無法舉行會議。第四,對話機制的議程應該不受限制,成員國應準備討論任何一方認為重要的任何問題。

東北亞安全對話機制的各方都將從穩定東北亞安全局勢這一嘗試中獲益。朝鮮的收穫是得到外交承認(從而增加合法性),並獲得長期經濟發展援助,主要大國還會因為它停止核武器和遠程導彈試驗而向它提供安全保證。

特朗普政府向來敵視多邊主義,因此不太可能對恢復六方會談或建立東北亞安全對話機制感興趣。但這不應阻止其他各國向前邁進,就像 特朗普對TPP、巴黎氣候變化協議和北美自貿協定的厭惡不會阻止其他國家通過合作謀求自身利益。也許本屆美國政府或2020年接替它的政府會明白,多邊合作而不是單邊主義有時更符合國家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