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俞邃 中國當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

中國緣何執着於中美新型關係

2017-12-13
S1.jpg

中美之間構建新型大國關係的話題一直引人關注。

中國提出這項建議是在奧巴馬總統任職期間,雙方有過互動交流,至今已歷六載。而在特朗普當選總統之後似乎還很少涉及。其實,這個問題是迴避不了的。當今中美之間的高層對話也好,兩國在各領域的交往合作與共同應對國際事務也好,客觀上無不圍繞新型關係的基本內涵“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在不斷地進行運作。

所謂新型大國關係,是以擺脫冷戰思維為特徵的正常國家關係。構建新型國家關係是國家利益決定的。中國有此需要,美國何嘗不是如此!

中國為了實現民族復興,需要良好的外部環境,希望與所有的國家通力合作。

中國把改革開放作為既定方針,改革開放就是要走向世界,於是合作共贏成為中國外交的核心。

中國倡導“一帶一路”不僅是為中國自身的發展,而且被國際社會公認是造福其他國家的善舉。於是,超級大國美國理所當然地成為中國首要的合作夥伴。當然這並不意味着中國單方面的乞求,新型國家關係對於美國裨益大焉。特朗普總統要讓美國再度強大起來,顯然不可能以與中國衝突對抗為前提,而只能是合作共贏。“合則兩利,斗則兩傷”,已成為保持與發展中美關係的常理。

中美之間可能構建新型大國關係有多方面的依據。

一是現實依據。兩國建交30多年來,經貿關係迅速發展,已經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交融格局。三年前WTO《信息技術協定》(ITA)擴圍談判,正是由於中美兩國密切配合達成重要共識,方才有了後來的進展。

如今人類面臨著共同的敵人——戰爭威脅、核擴散、恐怖主義、環境污染、氣候變化、貧窮疾病等等。中美合作本身就是維護世界和平、穩定和發展的重大要素。例如在非洲,中國在採取大規模緊急人道主義公共衛生援外行動時,曾與美國和其他國家緊密合作,樹立了良好範例。

二是政策依據。從中美兩國領導人闡述的政策來看,主體內容是謀求與對方改善關係,優化合作,促進互惠。倡導的辦法是加強高層溝通和交往,增進戰略互信;在相互尊重基礎上處理兩國關係;深化各領域交流合作;以建設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敏感問題;在亞太地區開展包容協作;共同應對各種地區和全球性挑戰。

不管口頭上是否認同新型大國關係的說法,只要不衝突、不對抗,表示改善關係的意願並採取實際步驟,那麼兩國關係都是在沿着構建新型大國關係的軌道前行。

三是理論依據。新型大國關係是時代的產物。當今時代呈現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的態勢,中美關係現狀是與之相適應的。中美的核心利益是主權和安全,雙方不存在發生衝突的特定因素。在和平與發展主題支配之下,中美之間首先要考慮的已不再是“誰是我們的敵人”,而是“誰是我們的夥伴”。

四是歷史依據。70年前中美曾在攜手抗擊法西斯的戰爭中結下深厚友誼。陳納德將軍率領的飛虎隊在中國參與抵抗日本侵略者的壯舉,讓中國人民銘記不忘。歷史的變遷並未影響中美這兩個偉大國家就事關人類前途命運的重大問題繼續開展緊密合作。

中美利益交匯點甚多。兩國關係的發展雖有曲折,但仍是不斷取得進展的。當今兩國在幾乎所有重要全球性問題上保持着緊密合作。雙方解決問題的不同方式和思路完全可以相互補充,以取得雙方都能滿意的結果。

總之,中國執着於中美新型大國關係,是為了優化兩國關係,造福兩國人民,是為了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以造福人類。儘管存在一定的難度,但障礙終可克服,用習近平主席的話說是“事在人為”。通過雙方不懈努力,逐步做到互信代替猜疑,包容代替歧視,管控分歧代替擴大爭執,消除麻煩代替製造事端。對此我們應抱樂觀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