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我們處在「後美國時代」嗎?

2017-11-03
S2.jpg

2017年9月一期《中美聚焦文摘》的主題是“'後美國時代'來臨”。皆屬外交決策圈的各位中方作者認為,雖然美國是且在一段時間內依然是世界最強國,但中國時代已經到來。“G2”,即美國和中國,就是對這個新時代的簡單概括。中美兩國無論合作還是競爭,都是當今世界的共同推動者。可能是前總統吉米·卡特的國家安全顧問茲比格涅夫·布熱津斯基幾年前第一次使用了“G2”,如今它已經被許多中國人所接受。但我想說的是,這種評判為時過早,並且不一定受歡迎。

中國分析家常常喜歡用“時代”來給國際事物分類。他們說,美國例外主義和“美國世紀”時代已成過往,我們現在處於“後美國時代”,它的特徵是特朗普的“美國優先”和中國的大國崛起。中國是代表主權平等的領袖,利用的是非軍事力量,是經濟發展楷模,是國際合作的推動者。他們指出了中國在節能技術方面的進步、對巴黎協定的支持、在全球化下取得的經濟成就,以及擁有眾多的戰略合作夥伴。這證明,當特朗普政府背棄全球契約和環境保護之際,中國在國際上已趨成熟。

顯然,這些自我宣稱的背後,有相當一部分原因是北京不滿美國鼓吹(暫且原諒這種表述)“美國優先”和周期性地討論用貿易報復和對台軍售影響中國的對朝政策。但肯定也有另外的原因,那就是,完全可以理解,中國人普遍覺得美國的實驗已經失敗,而中國的實驗獲得成功。中國領導人杜絕了社會問題的爆發,避免了對一黨制國家進行激烈變革。與此同時,特朗普的美國卻出現嚴重分裂,且分裂逐月加劇。立法障礙、種族關係緊張、官員腐敗、攻擊媒體、暴力、阿片類藥物危機、推特治國……不一而足。特朗普政府實際上已經淪為各國政府的笑柄。

但美國百弊叢生並不代表世界期待中國成為新的領導者。我和其他幾位中國問題觀察家曾多次論及中國面臨的嚴重國內問題。部分專制政府可能會對這些問題視而不見,因為它們渴望獲得中國的援助和投資。但中國經濟、社會和政治的缺陷,其廣度和深度是無法用花言巧語掩蓋的,事實上中國最好的分析家也是承認這些的。引述習近平對中國夢的最新詮釋,或聲稱中國擁護民主與法治,都不足為憑,因為在習的“思想”與毛、鄧一樣被寫進中共黨章的同時,律師、學者和人權倡導者正不斷被強迫要求他們順從。

此外,在國際舞台上宣揚中國的領導力也難讓人信服。不錯,習近平接受全球化、氣候變化和各種區域貿易安排,而特朗普一是嘲諷,二是拒絕(我們都記得他說的“中國騙局”),三是退出(TPP)。但在另外許多方面,中國的領導力又何在呢?中國有效應對了亂伐林木、荒漠化、水源保護和空氣污染問題嗎?它在國內農民工、減貧、移民、人權(婦女、少數民族、宗教自由和公民自由)或尊重國際法(如在南海)方面樹立了積極榜樣嗎?中國一再吹噓的“一帶一路”歐亞發展項目是真的有利於人民而不是為了國家經濟嗎?或者是否會像中國在非洲的一些發展項目那樣,因為傷害當地企業、取代了當地工人而受到批評?從也門到敘利亞,中國對和平解決中東地區的衝突做過什麼貢獻嗎?甚至在朝鮮問題上,儘管中國的安全已岌岌可危,但它對金正恩擴充軍備的批評,卻並沒有進而變成緩解美朝緊張關係的嚴肅外交行動。

如果願意,盡可以把現在這個時代稱作“G2”。但客觀的看法是,中國的崛起還沒有讓它跨越美國。(正如中國著名分析家賈慶國所寫,“由於中國在許多問題上有雙重國家利益,所以它發現自己無法實行一致的對外政策”。)也許更重要的是,兩個國家都不值得被當成國際領袖。除東亞以外,中國在重大國際事務中向來不願挺身而出,即便有,它的強勢行為也讓人恐懼與敬畏並存。和美國一樣,它對多邊主義的標榜與它對“核心利益”的維護是相抵觸的。簡言之,全世界沒有多少政府期待中國的領導。

美國的地位變得複雜,因為現政府似乎並不在乎盟國及世界各國怎麼看待它的行為。歐洲人顯然得出結論,面對環境、商業和政治挑戰他們只能靠自己。如果特朗普讓美國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加拿大和墨西哥很可能會投身TPP。韓國人擔心,一個不可預測的美國總統有關“炮火與憤怒”的言論會引發與平壤的戰爭。而日本人則擔心與朝鮮攤牌的時候美國是否靠得住。在日韓兩國,擁有自己核武器的提法越來越常見了。

除了東京和特拉維夫,很少有國家支持華盛頓用武力而不是用外交手段解決問題(最典型的就是朝鮮和伊朗)的傾向。美國不斷在軍事上捉襟見肘,捲入無數大大小小的戰爭,讓自己和無辜百姓付出了非同尋常的代價。“美國優先”大約意味着美國將不再扮演維持世界秩序的角色,但事實上它還會是世界警察,按《紐約時報》的說法,它“至少在172個國家和地區部署着24萬現役和預備役軍人”。

美國和中國對共同安全的原則和實踐都不感興趣,因為它要求在核武、氣候變化、減貧等全球最緊迫問題上協調一致。與其關注“時代”,兩個大國不如考慮兩個基本問題:怎樣管控分歧避免對抗,怎樣以真正有利於人類安全的方式進行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