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特朗普 南海問題 全球治理 朝核問題 中美貿易 中印關係 人民幣匯率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東盟會議中國取得外交勝利

2017-08-24
S3.jpg

最近於菲律賓首都馬尼拉召開的東南亞國家聯盟(ASEAN)部長級會議(8月3日-10日),吸引了來自全球的包括美國、中國、日本、俄羅斯和歐盟在內的27位外交部長,這是今年舉行的最大規模外交會議之一,與會代表來自世界最具活力地區的主要國家。

會議着重探討了兩個關鍵的地區安全難題:朝鮮和南海爭端。在這兩個問題上,北京都展示出了高明的外交手腕,不僅成功轉移了外界對其與平壤親密關係和在南海獨斷專行的指責,還成功設置了地區安全議程。相反,華盛頓則為維護自身在亞洲的領導地位苦苦掙扎,越來越多的東南亞國家則開始質疑這個超級大國在該地區的能力和意願。

魅力攻勢

北京外交攻勢的排頭兵是中國外長王毅,他在整個會議期間與主要國家外長和國際媒體積極接觸,風頭十足。

這位中國外交官舉辦了專場新聞發佈會,就一系列爭議問題作了詳盡回答。王先生一以貫之地將中國形容為一個負責任的地區大國,稱中國願意與東盟和國際社會進行合作。

繼他與朝鮮外長李洙墉會談後,王毅敦促相關各方繼續展開對話並保持克制。但這位中國外交官同時也對中國的長期盟友採用了不同尋常的強硬措辭,他譴責朝鮮不應“踐踏國際社會的好意”。

甚至通常溫言細語的東盟集團也對朝鮮政權的行為表達了“嚴重關切”,包括最近的洲際彈道導彈試射和持續提高核武發射能力等做法。

中國與俄羅斯一道為聯合國安理會針對朝鮮進行的新一輪制裁投了贊成票,這正好與東盟會議同時進行。這樣,北京成功避開了國際社會對其與朝鮮貿易戰略關係日益嚴厲的批評。然而,這個亞洲大國在南海爭端上取得了更大的勝利,它成功弱化了針對其大規模造島行動的批評。

美國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代表華盛頓出席了會議,他與菲律賓總統羅德里戈·杜特爾特舉行了誠懇的會談,會談主要集中在棉蘭老島的反恐行動。然而,雖然充滿爭議地無視了菲律賓的人權狀況,這位美國外交官依然未能阻止菲律賓總統將重心轉向北京。

作為今年東盟的輪值主席國,杜特爾特領導下的菲律賓在南海爭端上的立場發生了戲劇性轉變。在4月召開的東盟峰會上,杜特爾特否決了東盟成員國越南和馬來西亞批評中國在南沙和西沙人工島上部署軍事設施的提案。

分而化之逐個擊破

在最近的東盟部長級會議上,菲律賓外長艾倫·彼得·卡耶塔諾(杜特爾特失敗的總統選舉競選夥伴)採取了相似的立場。菲律賓與柬埔寨一道抵制了越南領導的要求東盟聲明採用更強硬措辭的努力。

越南尤其想讓這個地區機構推動建立“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實質性的”行為準則(COC),同時強調中國的人工造島行為是將爭端軍事化。而菲律賓外長隨後在一次新聞發佈會上承認:“我不想將這個包括進去。它不能反映當前的形勢。中國已經停止了造島活動,這些島嶼都是以前建造的,他們也沒有重啟造島活動,(中國人)為此還發了一個聲明,我接受這個聲明。”

然而,近期的報告顯示,中國已經在爭議水域再次展開了造島活動。在東盟發佈的最終聲明中,既沒有提到菲律賓在南海仲裁案中取得的針對中國的歷史性勝利,也沒有提及行為準則的“法律約束力”。這個地區機構僅僅“注意到一些外長(越南和馬來西亞)在造島議題上表達的關切”,暗示着在這個問題上東盟未能達成共識。

更為關鍵的是,東盟會議強調主權聲索國雙方以及“其他所有國家”保持“非軍事化和剋制的重要性”。實際上,聲明含蓄地批評了其他地區大國尤其是美國試圖通過擴大海軍影響範圍和所謂的自由航行行動(FONOPs)挑戰中國主權主張的努力。因此,東盟聲明事實上回應了中國的立場。北京拒絕接受南海仲裁結果,規避具有“法律約束力”的行為準則,弱化了其在爭議水域的造島活動,並呼籲諸如美國等外部勢力不要捲入爭端。

美國、澳大利亞和日本的外長對中國在南海問題上態度日益強硬深感憂慮,他們發佈了一份聯合聲明,“強烈反對可能改變現狀、加劇緊張局勢的單方面脅迫行動”。他們同時呼籲“中國和菲律賓遵守國際仲裁庭於2016年在菲律賓-中國仲裁案中作出的裁決,因為該裁決為最終裁決並對雙方具有法律約束力”。

但是菲律賓外長拒絕了美澳日的呼籲,他堅稱“中國和菲律賓之間的領土爭端是中菲之間的事”。隨着事態出乎意料地發展,馬尼拉竟然成為了中國在東盟內最值得信賴和堅定的夥伴。

近年,東南亞國家聯盟開始越來越傾向於進入中國的戰略勢力範圍。這一趨勢在杜特爾特的領導下開始加速,這位菲律賓總統致力於與中國在爭議水域達成臨時協議以換取中國投資。結果就是,東盟不僅沒能成為有能力塑造地區安全架構的獨立角色,反而變為北京在亞太戰場影響力的晴雨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