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黃靖 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

朝鮮問題的戰略新思考

2017-05-19
S1.jpg

2017年以來朝鮮半島局勢持續緊張。

半島危局事關中國自身安全與發展,其根源在於朝鮮的擁核計劃。只有朝鮮棄核,才能從根本上化解緊張局勢,維護東北亞的和平穩定。上世紀90年代初,中美共同促成了朝韓同時加入聯合國。在朝韓相互承認主權的基礎上,中韓於1993年實現了關係正常化。但美國沒有像人們期待的那樣謀求與朝鮮的關係正常化,而是進一步向朝鮮施壓。而此前為朝鮮提供國家安全保障的蘇聯與中國,一個已經解體,另一個則通過改革開放加入了以美國為首的世界秩序。

朝鮮在1994年開始發展核武,其根本目的是為國家安全提供戰略威懾,至少提供一個有力的討價還價籌碼。在平壤看來,其國家安全的鑰匙握在美國手裡。因此,自朝鮮啟動核武計劃以來,其唯一始終堅持不變的要求就是與美國直接對話,進而實現兩國關係正常化。奧巴馬上台時,美國已完成全球核材料(運送)監督系統工程,有足夠信心封鎖朝鮮核材料的外流。因此,華盛頓對朝核問題有了新的戰略思考。奧巴馬政府看到,朝鮮的擁核計劃暴露了中國的戰略兩難。一方面,由於中朝的特殊關係以及朝鮮在中國安全環境中的關鍵地位,中國在朝核問題上投鼠忌器,除“勸阻”之外並無其他替代手段要求朝鮮棄核。另一方面,中國為了自身和平發展,必須保持中美關係穩定,所以不會因朝鮮問題再次與美韓為敵。這對於朝鮮而言意味着不能指望中國為其國家安全提供根本保障。正是因為中國的這一戰略兩難,才使得朝鮮置中國安全利益於不顧,在擁核問題上越走越遠。

同時,奧巴馬當選時日韓都出現和美國漸行漸遠的趨勢。日本民主黨2009年執政後,公開提出不延續與美國在沖繩的軍事基地協議。在這一形勢下,急於解決朝核問題,不但會進一步消耗美國在亞太的戰略資源,同時也會削弱美國掌控日韓的戰略“抓手”。奧巴馬在2010年提出亞太“再平衡”戰略後,美國發現更需強化美日韓安保同盟。

奧巴馬政權一改兩屆前任在朝核問題上的積極姿態,以“持續施壓、拖而不決”的政策,一方面不理睬朝鮮的對話要求,對中國提出的各種議案拖延推諉,凍結“六方會談”,另一方面對朝鮮持續高壓,不斷升級以朝鮮為假想敵的美韓軍演,同時實施經濟制裁。其目的就是要把朝鮮逼到牆角,讓它鋌而走險,結果是自2009年以來進入了“制裁-核試-再制裁-再核試”的惡性循環。

美國的根本目的是要通過“持續施壓、拖而不決”使朝核問題成為中國的戰略軟肋,助其一石二鳥地制約中國。

首先,美國充分利用中國在朝核問題上既不能勸平壤棄核,又不願和美日韓站在一起打壓朝鮮的戰略兩難,在國際社會中造成只有中國能夠制止朝核,而中國又不願意這樣做的印象,把朝核問題的責任推給中國,使其成為“中國問題”,從而剝奪中國在朝核問題上的道德制高點,同時利用朝核問題的惡性循環來消耗中國的戰略資源。

其次,朝核問題的日益惡化使美國不僅在戰略上牢牢抓住了日韓兩國,而且為其在韓國部署“薩德”反導系統提供了有力的借口。事實上,隨着中國遠程打擊力量的提升及俄羅斯在遠東大量部署戰略打擊力量,美國必須將這一地區納入其全球反導系統。在韓國部署的“薩德”反導系統是美國在東北亞監控中俄兩國的千里眼,它使區域戰略平衡向美國傾斜。

奧巴馬政府的戰略顯然達到了預期效果。一方面中朝關係日益惡化,自習近平和金正恩上任以來,中朝之間沒有峰會,這在兩國關係史上是前所未有的,足見中朝關係的尷尬和緊張。另一方面,隨着“薩德”的部署,中韓關係也落入自1992年建交以來的最低點。更為嚴重的是,中國在朝核問題上的被動局面已經開始給中國外交及“一帶一路”倡議造成負面影響和羈絆。

中國必須在朝核問題上重新思考,有所作為,扭轉戰略被動。習近平最近在與特朗普的通話中提出解決朝核問題三原則:

一、 必須遵循聯合國決議案處理;

二、 各方應有所克制,避免局勢惡化;

三、 各方要相向而行,通過談判解決朝核問題

在此三項原則指導下,中國應該旗幟鮮明地提出自己的主張,有所作為。

必須明確“朝鮮棄核”是中國不可動搖的原則,明確“友好合作”是《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條約》的基礎與前提。而朝鮮在擁核問題上一意孤行,置中國的重大利益和關切於不顧,既不友好更不合作,已完全破壞中朝“互助”的基礎。只有朝鮮棄核,中國才能依照條約為其國家安全盡自己的責任,並積極幫助朝鮮推動包括國防科技現代化在內的國家現代化進程。

要從理論上和實踐上將金氏政權的穩定和朝鮮的國家穩定區分開來。金氏政權在擁核問題上肆無忌憚的極端行為,不僅危及朝鮮半島乃至整個亞太地區的和平與發展,也極大地傷害了朝鮮自身的國家安全和人民福祉。作為朝鮮友好、負責的鄰邦,中國必須對半島的和平及2500萬朝鮮人民的安居樂業有所擔當,但這並不等於中國有捍衛金氏政權的義務。

中國將與美、俄、日、韓等相關國家一起認真執行聯合國決議,同時通過積極談判,迫使金氏政權放棄核武計劃,明白棄核是唯一出路,否則將面臨政權垮台的危險。

最後,中國也應當公開表明,中國決不允許朝鮮陷於戰亂,更不允許朝鮮變成東北亞的“中東”。

開戰絕不能解決問題,而恰恰是動亂的開始。儘管以今天中國的能力和決心,不論是誰發起戰爭,能夠最終掌控戰後朝鮮局勢並重建秩序者非中國莫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