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扮演政客:蒂勒森的亞洲之行

2017-04-05
B4.jpg

“我本不想做這份工作。我也沒有謀求這份工作。我妻子告訴我應當做。”這是美國現任國務卿、該國最高級別外交官雷克斯·蒂勒森的原話。特朗普政府因任命毫無政治或外交政策經驗人士出任高級別官員而備受批評,同時國務院很多關鍵崗位人選依然空缺,此時蒂勒森的話無法令人振奮。

蒂勒森直言不諱的話語是針對他的首次亞洲之行,他會見了日本、韓國和中國領導人。雖然諸如共同利益、合作等話題無疑被談及,但這些話題都被朝鮮持續不斷核試驗引發的地區緊張氣氛所掩蓋。

雖然蒂勒森此行任務明確,即處理朝鮮問題並安撫美國的地區盟友、重申美國對它們的安保承諾,但他或許已經給自己設置了兌現這些承諾的障礙。

任何控制朝鮮的計劃都離不開中國的關鍵作用,但這位新國務卿早在提名被確認之前就和中國發生了衝撞。在國會山的提名聽證會上,蒂勒森告訴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中國在南海的建島活動“相當於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

雖然中國在南海所作所為的合法性已經遭受了無數次質疑,甚至海牙常設仲裁法院也作出了對北京不利的判決,但蒂勒森將中國在無人居住、具地理戰略意義島嶼上的建設活動,與吞併人口4500萬的主權國家的領土行為相提並論,只能顯示出他外交知識和經驗的匱乏。

蒂勒森的想法還不僅如此,他認為“我們必須向中國釋放明確信號,首先,建島活動必須停止……其次,你們將不會被允許登上那些島嶼”。

北京自然不會溫和對待蒂勒森的這番話,中國官方媒體發表了一系列文章批評蒂勒森。一些文章強調蒂勒森表現出“對中國毫不掩飾的敵意”,另一些稱“除非華盛頓想在南海發動大規模戰爭,否則任何其他想阻止中國登上南海島嶼的作法都是愚蠢的”。北京的官方回應則試圖降溫,強調“中美關係是建立在'不對抗、不衝突、互惠互利、雙贏合作'的基礎上”。

但蒂勒森在亞洲之行期間發表了一些令人不安的言論,令事態進一步複雜化。在訪問韓國首爾時,他明確表示針對朝鮮的所有選項都在考慮範疇內,包括軍事打擊。這導致中國敦促美國在朝鮮問題上保持“頭腦冷靜”,不要放棄以和平、外交方法解決問題的途徑。當被追問美國如何界定何為針對朝鮮的軍事打擊時,蒂勒森卻閃爍其詞。

由於中國與朝鮮接壤,因此可以理解為何中國既擔憂美國對朝鮮的處理方式,同時也鼓勵華盛頓對所有可能的外交解決路徑保持開放態度。首先,如果朝鮮未來核試驗發生故障,中國肯定將受到波及。其次,中國敦促美國保持“頭腦冷靜”,不僅是因為中國在全球事務上支持新自由主義觀念,同時更是出於對自身利益的保護。如果美國發動針對朝鮮的任何軍事行動,中國將不得不面臨進退維谷局面:一方面必須面對難民危機,另一方面還要面對來自朝鮮政治甚至軍事上的強烈反應。

在可能發生的難民危機問題上,中國一直以來的政策是遣返越過邊境的朝鮮人。如果大批躲避戰火的難民湧入邊境,中國政府將很難繼續執行其遣返政策。此外,中國將受到國際社會對其人權記錄的更強烈譴責。隨着朝鮮與國際社會的對抗持續加劇,以更人道主義的方式對待朝鮮難民將更符合中國的自身利益,因為這將向世界展示中國不僅致力於和平崛起,同時也致力於更加融入國際事務。

其次,美國發動軍事打擊會迫使中國選邊站隊:或者加入美國,或者作為朝鮮唯一的盟友保護其政權,或者作壁上觀。如果中國不介入不保護朝鮮政權,中國就非常有可能成為朝鮮日後軍事報復的目標,當然前提是該政權在遭受美國軍事打擊後還存有軍事實力。

在即將結束訪問之際,蒂勒森似乎與北京外交官們達成了共識,雙方都認為朝鮮的做法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危險的程度”。蒂勒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重申了華盛頓和北京的承諾,雙方將開展合作勸阻金正恩開發核武器並轉而尋求改善人民生活。

話雖如此,但蒂勒森作為美國最高級別外交官,加之特朗普鍾情“推特外交”而非傳統外交,這樣的組合令人不安。這不僅令美國,也讓國際社會對美國將如何應對一個愈發充滿挑釁情緒的危險的朝鮮充滿疑慮。

針對朝鮮的制裁措施依然收效甚微,而“戰略耐心”政策也似乎走到了盡頭,無疑蒂勒森將發現自己很難應對這種狀況,同時他可能進一步深陷數十年來困擾多屆美國政府的最困難、最危險的外交難題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