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構建中亞命運共同體

2017-01-25

“一帶一路”倡議作為習近平的標誌性計劃,提出了獨特的中國發展願景。看起來,大國關係不再是北京外交政策的優先選擇,鄰國外交和區域一體化才更接近舞台的中心。伴隨構建“命運共同體”理念的,是要振興傳統“絲綢之路”這個貿易通道,建設新的經濟走廊。

S2.jpg

這個詞原本是由胡錦濤創造的,用來表述中國與台灣的關係,但從那以後,這一概念演變成暗指中國與其他國家存在特殊關係。習近平主席把“命運共同體”概念當作中國現代化外交的支柱之一,是構建“一帶一路”的框架。命運共同體的概念,實際上包含着中國對鄰國外交政策的各種設想與原則。

特別是它把中國設想為至關重要的全球和區域選手,無法離開地區其他國家孤立地發展,同樣,它的發展則會帶動所有鄰國繁榮。由此,就像習近平所強調的,北京將通過構建一個命運共同體,推進鄰國外交,提升有利於中國發展的外部環境,並使鄰國因北京主導的區域一體化而受益。

然而,雖然“一帶一路”倡議是善意的遠大抱負,但問題是,什麼程度的命運共同體才是可期的目標,而不是烏托邦式理想?中國與14個國家接壤,其中包括俄羅斯、蒙古國、緬甸、越南、印度、尼泊爾和朝鮮,這些近鄰的地理面積、經濟發展、社會政治凝聚力和國際影響力千差萬別。中國能成為調和差異、團結所有國家發展經濟的火車頭嗎?

同樣道理,命運共同體這個理念,能讓中亞國家團結一心,去尋求更加緊密的一體化嗎?乍一看,中亞地區的確是構建共同命運這一願景的沃土。事實上,作為蘇聯這個龐然大物的一部分長達75年,中亞五國已經擁有許多共性。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有着共同的歷史遺產和必然的宗教、文化、社會聯繫。蘇聯解體後,它們都艱難地進行了政治經濟改革,嘗試引入西方發展模式,消除貧困與經濟落後。

但在現實中,把中亞看成一個統一地區會產生誤導。儘管許多國際成員和捐助者仍機械地把中亞當作一個統一的地方,為這些國家制定類似的發展解決方案,但隨着中亞領導人對發展的不同戰略考量,蘇聯的統一立場早已被急劇分化的經濟利益與安全安排取代。

在這種情況下,北京能夠培養中亞地區的命運共同體意識嗎?一方面,這個概念的目的在於向外部世界介紹中國的對內對外政策目標,融合“中國夢”與鄰國的“夢想”。但另一方面,人們現階段仍然不清楚這一崇高而模糊的概念將如何安撫民族分裂、紓解政治分歧或給中亞地區帶來可以共贏的經濟變革。

當然,伴隨共同命運之說而來的,將是“一帶一路”倡議下成百上千萬美元的經濟項目。正如穆迪預測的,這些項目將明顯惠及人均收入和投資率低、基礎設施不發達的小國。但命運共同體作為一種理念,應該在物質干預之前,首先讓它的價值觀和行為標準吸引聽眾。“一帶一路”措施會讓命運共同體出現嗎?像哈薩克斯坦和尼泊爾這類天壤之別的國家會在共同發展的庇護下找到交集點嗎?中國和俄羅斯這樣的大國會平等對待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這樣的小國嗎?歷史會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