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和美國:領導世界的兩種風格

2016-09-26

最近的一系列國家領導人峰會,先是杭州G20,然後是老撾萬象的東盟和東亞峰會,都相當戲劇性地顯示了中國與美國兩個世界領導截然不同的風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給世界的信息是倡議合作與協作。奧巴馬的信息則是要求世界其他國家追隨美國例外主義的領導。

S1.jpg

兩國領導人都同意遵守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巴黎協定。由於中國和美國是世界最大兩個排放國,聯合聲明是鼓勵其他國家跟進的有影響力的重要步驟。但在其他問題上,兩國卻截然不同。

作為杭州峰會的東道主,中國可以設定議程並致開幕辭。習近平向與會各國領導人表示,中國不能再依靠舊辦法實現經濟增長,必須改變增長模式,轉型為創新國家,成為科學與技術的領導者。

世界七成貧困人口曾經在中國,如今中國已經使7億人脫貧。習近平接着表示,中國未來的經濟增長會繼續為全球減貧作貢獻。這不僅意味着有更多中國人脫貧,也意味着中國將幫助其他國家人民擺脫貧困。這正是習近平提出陸上海上“絲綢之路”倡議的初衷。

所謂“一帶一路”倡議,是要改善從東亞到西歐沿線各國的基礎設施。與“一帶一路”同期設立、旨在促進實施這類項目的亞投行已經開始為部分項目融資。

改善“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無疑也將改善這些國家人民的生活。習近平表示,這“不是要營造自己的後花園,而是要建設各國共享的百花園”。

習近平的合作立場

習近平堅定支持經濟全球化時代的貿易與投資開放。他反覆強調尋求全球增長共贏模式的重要性,認為國家不論大小、強弱、貧富,都應該平等相待。他表示:“只有大家都好,世界才能更美好。”

S7.jpg

衝突與動蕩、大規模難民危機、氣候變化和恐怖主義的存在,使世界經濟需要新的增長路徑。習近平相信,這一路徑依賴技術創新。

當然,中國已經成為靠技術創新維持經濟增長的成功範例。中國擁有2萬公里高速鐵路,路網規模為世界之最,它還有世界最長的跨海大橋(近100英里長)。這些都是技術創新與發展的標誌。

憑藉自己的力量,中國將人送入太空,讓月球車漫步月球,建立了自己的太空站。就在最近,中國發射了世界首顆量子通訊衛星。中國還開發了自己的深潛技術,可以探索深度超過4英里的洋底,同樣他們也可以探索外太空。

連續6年,世界最快的超級計算機是中國的。在新增流動電話用戶和新增互聯網用戶方面,中國也領先世界。中國經濟已經不再依賴血汗工廠。在技術競技場上,中國不再是弱者。

關於南海的傳言

中國網中樂此不疲地傳播着對美國海軍7月從南海撤出原因的各種猜測。他們聲稱,中國政府悄悄知會五角大樓,中國導彈潛艇的雷達已經對美國航母進行鎖定,並強烈建議美國艦隊撤離那一區域。

五角大樓要求美國艦隊司令部進行核實,司令部驚訝地發現,確實有雷達鎖定了航母。然而,美國的艦載探測器無法定位鎖定雷達的位置。因此,他們悄悄地從南海溜之大吉了。

S8.jpg

這或許充滿演繹和幻想,但如果是真的,這一事件也完全符合中國的孫子兵法,即“不戰而屈人之兵”。據我所知,近20年前,中國就使用了孫子兵法的另一個計策“知已知彼”,雖然中國是在幫助美國實踐兵法。

核武器專家、前空軍部長托馬斯·里德2008年9月在《今日物理》上發表文章稱,中國在上世紀90年代中期就有意找到並邀請洛斯阿拉莫斯實驗室的丹尼·斯蒂爾曼參觀中國的核研究設施,此後他又對中國進行了數次訪問。

中國的核科學家在訪問美國時發現,斯蒂爾曼負責收集中國核武器發展能力的情報,這正是中國想要接觸的人。後來斯蒂爾曼準備就中國核武器技術狀況出書,但被美國政府取消了。

當時,克林頓政府正忙着起訴洛斯阿拉莫斯試驗室的李文和博士,指控他為中國竊取與武器有關的機密,出版斯蒂爾曼的書至少是“不合時宜的”。可憐的斯蒂爾曼不得不在多年以後才把故事講給里德聽。

奧巴馬兩手空空到杭州

奧巴馬總統前往杭州參加G20峰會時,除與習近平主席舉行高調茶敘,還計劃與一些國家的領導人舉行單獨會面。與人權衛士使命相一致的是,他準備向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表達對法外處決數千名毒販的關切。

得悉奧巴馬的意圖後,杜特爾特大為憤怒地表示,菲律賓是一個主權國家,不再是美國的哈巴狗。至於人權,他反唇相譏地問道,當年美國從西班牙強行接管菲律賓並成為殖民地主人後,美軍屠殺成千上萬平民又該如何解釋?

杜特爾特還稱奧巴馬為“婊子養的”。多謝“扣伯報道”,我們現在知道杜特爾特不是第一個說這種粗口的人。另一位特立獨行的美國總統里根在極度憤怒的時候,也曾這麼稱呼蘇聯當時的領導人戈爾巴喬夫。

奧巴馬與土耳其總統厄爾多安的會面同樣不順。厄爾多安在外國記者面前表達了他與奧巴馬的分歧,包括點名一個庫爾德團伙,該團伙獲得美國支持,但土耳其認為它是恐怖組織。(當然,《亞洲時報》多次報道過,這個在美國支持下與敘利亞阿薩德軍隊作戰的反叛組織同時也在為“伊斯蘭國”作戰。)

也許是不希望出現另一場杜特爾特式的衝突,也許是得罪土耳其的代價太大,奧巴馬沒有向厄爾多安提土耳其人權問題,比如在未遂政變後打壓媒體和實行大規模逮捕。

奧巴馬隨後前往老撾出席東盟峰會。他是首位訪問老撾的美國總統,他還正式為越戰期間美國強加給老撾“秘密”戰爭表示道歉。當年,五角大樓認為北越通過老撾為自己的軍隊和南方越共運送補給,並認為對老撾實施地毯式轟炸可以切斷這條補給線。

越戰結束很久之後,老撾仍承受着美國空軍大規模地毯式轟炸的惡果。幾十年過去了,老撾鄉間仍然有上百萬顆未爆炸的集束炸彈。不知情的村民和他們的孩子不小心觸發這些炸彈時,飛濺的彈片像地雷和反步兵炸彈一樣,有着致命的效果。

奧巴馬提出為此連續三年每年提供3000萬美元,這對於保證老撾鄉間的耕種安全,讓老撾開始經濟復蘇來說,只是杯水車薪。美國例外主義給無辜國家和人民帶來的悲劇性後果就是這樣不斷地上演。

今天,美國仍然拒絕停止使用集束炸彈。美國保留殺死和致殘的權利,並從中謀取不義之財。正如克里斯蒂娜·林在《亞洲時報》上指出的,美國甚至到今天還在向沙特出售集束炸彈轟炸也門。未爆炸的集束炸彈有朝一日也會像老撾一樣折磨也門的平民。

這真是莫大的諷刺。偉大的人權捍衛者,同時也是奪取人類生命的致命武器的主要提供者和使用者。美國為求得良心安慰,象徵性地提供捐助,彌補過去的暴行和百姓的苦難,但與從被害人屍骨上攫取的利潤相比,這些不過是滄海一粟。

S9.jpg

奧巴馬空手而歸

奧巴馬前往越南,希望說服東盟國家採取統一立場,在南海問題上對抗中國。如《紐約時報》報道,奧巴馬希望“把積蓄已久的南海爭端放在地區峰會的首要和中心位置上”。但東盟峰會無視他的請求,在閉幕聲明中並未提及南海。

恰恰相反,東亞峰會《萬象宣言》的兩個主要總結性陳述是:

“承認東盟有效和可持續的基礎設施發展對亞太地區貿易、投資和服務競爭力的必要性;

“認識到未來幾年基礎設施決策和投資對努力實現共同目標,加強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威脅的能力,實現可持續發展,努力消除貧困……是至關重要的。”

這些聲明實際上借鑒了習近平在G20峰會上的想法,是給習近平基礎設施投資構想投下的信心票。這些成員國並不是被習近平的口才打動,而是相信與中國合作可以獲得好處,因為它們已經親眼看到。它們看到中國參與泰國、老撾、緬甸和印尼的鐵路項目,參與巴基斯坦的水電項目、斯里蘭卡的港口改建工程和希臘比雷埃夫斯港的再生。

除了韓國。與同中國開展經濟合作的好處相比,韓國總統朴槿惠顯然更傾心於奧巴馬提供的高空導彈防禦傘。但其他亞洲國家並不這麼看問題。它們看到美國介入中東並沒有使任何國家變得更好,相反歐洲國家遭受無妄之災,不得不應付大規模的難民危機。它們看到美國干涉利比亞導致當地動蕩不安,導致意大利人不得不每天從海里救起溺水的難民。

區別顯而易見。習近平提供的是共同繁榮道路上的合作與協作,不需要也沒有軍事同盟。奧巴馬提供的是導彈防禦保護傘和死亡與毀滅,其中沒有經濟上的好處,因為山姆大叔已經破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