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卡里莫夫去世可能重塑中俄關係

2016-09-15

烏茲別克斯坦總統伊斯蘭·卡里莫夫的逝世可能重塑中俄在中亞的關係。到目前為止,中亞尚未成為中俄的爭奪對象。在這一地區,北京與莫斯科在部分問題上合作,在另外問題上則避免公開衝突。特別是,中國尊重俄羅斯在中亞安全問題上的主導地位,而俄羅斯也沒有明顯阻撓中國在該地區拓展強勁的經濟關係。但是卡里莫夫的去世給當地情況增添了變數,給中俄關係帶來了機遇和挑戰。

S1.jpg

北京和莫斯科在中亞有重要的共同利益。例如,兩國都希望遏制歐亞大陸的跨國恐怖主義。兩國不僅原則上反對恐怖主義,它們還擔心在阿富汗和中東暴力事件激勵下,中亞的不穩定會損害各自在當地的利益,或者更糟的是影響到其國內。北京尤其擔心其西部省份新疆,那裡的社會經濟特徵與中亞相似。維族極端分子用暴力手段要求新疆自治,據悉他們涉嫌參與了最近對中國駐比什凱克大使館的恐怖襲擊。俄羅斯則擔心北高加索地區受影響,那裡曾經歷當地伊斯蘭威脅的興衰。

北京和莫斯科對跨國恐怖主義的擔憂由來已久,但兩國最新的關注點是“伊斯蘭國”的興起。該組織又稱伊拉克和敘利亞伊斯蘭國(ISIS)、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蘭國,或阿拉伯語縮寫“達伊沙(DAESH)”,它聲稱對針對兩國的攻擊負責。已經有烏茲別克人和其他中亞國家的人加入敘利亞的“伊斯蘭國”,或加入在當地作戰的基地組織下屬激進團體。許多這些組織也在與北京或莫斯科進行“聖戰”。

中俄的另一個共同利益是限制美國對歐亞大陸的介入。2001年後美國在阿富汗和一些中亞國家採取軍事行動,中俄兩國政府安之若素,它們顯然以為,美國及北約盟國會拔除塔利班和基地組織在當地的恐怖網絡,這對它們是有利的。像所有人一樣,它們肯定對美國取得軍事勝利後未能成功實施政治和國家重建計劃感到意外。與美國及其盟友一樣,中國和俄羅斯非常擔心西方軍隊在當前危急狀態下離開阿富汗的後果。儘管如此,當美軍從它在中亞的最後基地——吉爾吉斯斯坦的馬納斯空軍基地撤出時,這兩個國家似乎沒有感到不安。兩國都不希望五角大樓在中亞甚至阿富汗有永久性存在。

S2.jpg

而且,中俄都顧忌美國在中亞和其他地方、包括在它們本國國內支持民主化努力和“顏色革命”。兩國指責美國利用民主運動推翻對它們友好的政權。儘管中國和俄羅斯沒有公開阻止其他國家追求民主,但實踐中它們的某些政策起到這種作用。例如,兩國外交官警告中亞政府,美國呼籲的人權、公民自由和媒體自由會威脅國家的穩定。它們還協助這些政權強化互聯網控制和國內安全體制。

中俄尚未發揮在中亞經濟事務合作上的潛能。它們各式各樣的能源和商業項目鮮有直接的競爭,但中國與俄羅斯公司間的合作不溫不火。莫斯科曾經主導中亞經濟,而北京已經同中亞所有國家建立了能源合作和其他經濟關係,現在中國已經是一些國家的最大貿易夥伴。俄羅斯基本不反對中國加強在這一地區的經濟存在,俄羅斯人內心希望中國的貿易和投資能增強地區穩定,同時為俄羅斯企業提供商機。

莫斯科之前也許認為,它的“關稅同盟”(現在是更廣泛的“歐亞經濟同盟”)可以作為一種機制手段,通過維持對中國產品的較高關稅來間接限制中國對當地的經濟滲透。但中國現在推出了資金更雄厚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如今中國和俄羅斯原則上同意協調雙方的地區一體化項目,雖然實施細節尚待明確。

阿富汗的局勢顯然相反。幾年前,中國企業在該國搞了不少大型投資,特別是在自然資源領域。中國儼然成為阿富汗主要的外來經濟庇護神。然而,安全問題和其他問題阻斷了中國公司開發這些資源,包括它們收購的世界最大之一的銅礦。近年俄羅斯在阿富汗的經濟活動增加。北京也許支持莫斯科重新定位,包括俄羅斯深化與中國的南亞主要夥伴巴基斯坦的經濟關係,以及俄羅斯與阿富汗塔里班直接溝通,交換有關來自“伊斯蘭國”的有共同威脅性的情報。

儘管中國與阿富汗、巴基斯坦和中亞在經濟關係上佔優勢,但讓俄羅斯慰藉的是它在語言和文化上對中亞有巨大影響力。中國一直加強在本地區的軟實力,但出人意料的是,並沒有多少中亞人學習中文或在中國留學。由俄羅斯培養出來的精英控制的俄語媒體在這一地區仍佔據主流。

到目前為止,中俄都認為莫斯科是主要外部勢力,負責確保烏茲別克斯坦以不威脅地區安全的方式完成政治過渡。然而,如果中亞的不穩定和恐怖主義加劇,而俄羅斯失去對局勢的控制,北京就會有在中亞地區承擔更多安全責任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