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時殷弘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朝鮮半島:多重壓力與戰略平衡

2016-07-13

中國在朝鮮和朝鮮半島問題上有六項經久的核心利益或重大利害所在,它們是:1)朝鮮半島基本和平穩定,即“不生戰”;2)朝鮮內部不出現嚴重和急劇的大失控、大混亂,即“不生亂”;3)朝鮮須對中國有起碼的友善態度,防止或阻止朝鮮對華經久敵對;4)阻滯朝鮮的核武器和中遠程導彈發展,爭取最終實現朝鮮非核化;5)保持中國在對朝政策和中朝關係方面起碼的靈活迴旋餘地;6)半島不得成為美國針對中國、侵害中國的戰略/軍事堡壘,而且與此密切相關,爭取和維持韓國對中國的基本友善。儘管多年來這些核心利益或重大利害所在一直存在互相摩擦或抵牾,但它們都持久地至關緊要,因而總的來說不能揚此抑彼,更不能取此舍彼。

north-korea1-624x411.jpg

 在朝鮮進行新的核試驗,繼而用彈道導彈技術發射遠程火箭之後,經過主要是中美兩國間的艱巨磋商,聯合國安理會終於通過空前廣泛、嚴厲的對朝制裁決議。由此,中國的上述第4項核心利益得到了在當前時期能夠有的最佳促進,同時也及時地維護了第6項核心利益內爭取和維持韓國對中國基本友善這個重大利益。因此,現在和今後一個時段要格外注意上述第2、第3和第5項,爭取實現儘可能適當的平衡。

原本對中國來說,最有利的局面是堅持安理會決議原則上和從前一樣,以更大力度和範圍去制裁朝鮮與發展核武器和中遠程導彈直接有關的項目和活動,不同意將制裁擴大到與之間接有關的項目和活動,以保證中國在對朝政策方面所必需的靈活迴旋餘地,防止或阻止朝鮮經久的對華敵視態度,並有利於防止朝鮮內部因經濟凋敝而生大亂,或者孤注一擲地挑釁而生戰。與此同時,中國可以像2013年上半年那樣,“單邊”和自主地對朝鮮某些與發展核武器和中遠程導彈間接有關的項目和活動採取國家的對朝制裁,這些制裁可以因形勢和需要的變化自主予以緩解、暫停甚或結束。

隨着安理會通過新的對朝制裁決議,中國的上述最佳選擇已不存在,因而需要“退而求其次”,以防止和阻止因為履行這個空前嚴厲、空前廣泛的制裁決議而損害中國重大利益。從中國在朝鮮半島和東北亞的總體和長期的重大戰略利益出發,中國有必要為在適當時候改善中朝關係、恢復中國對朝鮮對外政策的積極影響(或曰非制裁性影響)留下合適的餘地。

一方面,這種餘地很大程度上由朝鮮的行為決定。朝鮮勞動黨於2016年5月中旬舉行全國代表大會,同時朝鮮的核彈頭技術和遠程核武運載技術經過幾年發展和數次新試驗後,被公認有了顯著的進步。在這以後,朝鮮並非沒有可能在某種程度上回復到“蟄伏”狀態,即類似2016年1月初新的核試驗以前約兩年半的狀態,其間沒有搞核試驗和中遠程導彈試驗,也沒有對韓國作重大的軍事挑釁。倘若如此,這就可以為改善中朝關係提供較好的條件。(當然,從勞動黨代表大會結束到6月下旬,朝鮮藐視聯合國安理會制裁決議,兩次試驗“舞水端”中程導彈,給中國高規格接待金正恩特使李洙庸訪華添上了某種尷尬。)另一方面,中國可用的合適餘地也由中國自己決定。如果牢記中國在朝鮮問題上多方面的重大利益,力求在困難情況下平衡這些利益,防止揚此抑彼或取此舍彼,不將任何基本的事情“做絕”,中國就能在機會來臨時站在能夠迎接機會的有利地位。

另外,中國在朝鮮新近核試驗之後公開提出的關於兩項談判彼此平行和交織進行的提議(即發動旨在締結美朝和約的談判,同時恢復和進行半島無核化談判),遭到美韓兩國迅速拒絕,這部分反映了之前那種“磋商前宣告”的做法欠妥。更重要的是,這個提議實際上基於幾項大為可疑的前提:1)朝鮮發展核武器的首要目的是遏阻傳統意義上的安全危險,或曰美韓對朝的“常規”軍事威脅;2)朝鮮會相信可設想的、美國根據朝美和約承擔的對朝承諾;3)朝鮮不會利用半島無核化談判從事戰略性欺騙。對此,中國需要有所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