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需要更多「鴿派」

2016-07-06

著名中國外交家、前中國駐法大使、外交學院前任院長吳建民先生不久前不幸因車禍去世。吳大使生前被公認為中國外交“鴿派”的代表人物,他的猝然離世激起中國外交及國際關係學界一場新的“鴿派”與“鷹派”的辯論。對吳大使本人的觀點褒貶兼備,充分體現出中國當下思想的多元。

其實,所謂“鴿派”與“鷹派”之爭,主要反映的是不同世界觀(戰爭與和平)和方法論(融入還是孤立),辯論的是如何看待中國與世界隔絕-接觸-參與-合作-交融的過去、現在和未來。吳大使高舉和平、理性的旗幟,告誡國人切不可驕傲自大,不要取得一點成績就頭腦發昏,更不要輕言戰爭。中國的發展是通過改革開放、參與全球化取得的,絕不能再回到自我孤立於世界、閉關鎖國的道路上去。和平、開放、發展,是吳大使以70多歲高齡仍奔波輾轉國內外各種會議和講堂的關鍵詞和主基調。他也因此被一些人貼上“鴿派”甚至“漢奸”的所謂標籤。

所謂“漢奸”標籤筆者認為根本不值一駁,那是文革帶帽打棍或者市井罵街的拙劣手法。反對動輒言戰,反對以陰謀論看世界,並不是置本國利益於不顧,更不是賣國求榮,而是用理性手段來更好地捍衛國家利益,用最低成本使利益最大化。歷史上數不清的事實早已證明,一些成天把“愛國”掛在嘴上的人實際上做的是誤國甚至害國的事。在當下中國、中美關係乃至世界和平與發展的大勢下,中美乃至世界出現更多“鴿派”不僅有利於中國和平外交環境的維護,有利於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構建,而且有利於唱響世界和平與發展的主旋律。

美中作為最大發達國家和最大發展中國家,其超級大國與崛起大國的世界地位,決定兩國間的關係是“和”則有利於世界,“戰”則是全球性悲劇。中美兩國承擔著保衛世界和平和推動世界發展的歷史責任。因此,在兩國政界、軍界和學界,更需要多一些“鴿派”聲音。然而令人憂慮的是,中美關係在奧巴馬總統的第二任期里遭遇了一個又一個困難與挑戰。從美國航空母艦到中國南海“示威”秀肌肉,到奧巴馬總統在白宮接見達賴,再到以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小哈里·哈里斯為代表的美國軍方發出“作好今夜就開戰準備”的強硬威懾性講話,美方似乎已經向中國亮足了“鷹眼”和“鷹爪”。而這也恰恰是吳建民大使等中國理性“鴿派”被一些國人誤貼上“漢奸”標籤的外部環境背景。血氣方剛的“鷹派”認為,美國“騎在中國脖子上拉屎”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中國有勇氣有實力捍衛自己的主權和尊嚴。

其實,用“鷹派”語言和行動展示強硬並不難,但其後果卻是推動對抗、綁架民意,並最終危及國家根本利益。從中美兩國的核心利益看,美國需要繼續維護其超級大國地位不動搖,中國則需要實現兩個“一百年”發展目標(在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年時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在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中國雖然在不斷發展和崛起,但一來根本無意挑戰美國的超級大國地位,二來距離美國各方面實力仍有很大距離。中美兩國要維護各自的核心利益,均需要換位思考,理解對方的一些外交訴求及核心政策的“變與不變”。換句話說,中國在南海擴建人工島,與中國過去“守成”和“反應式”外交相比,似乎體現出了更積極進取的變化,但不變的是和平外交理念以及對現有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的參與和尊重。不變的還有對習近平主席自2013年主政以來就提出的構建“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不懈努力和堅持。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核心內容是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這樣的理念需要中美兩國更多的“鴿派”來不斷呼籲,使兩國關係更多地回歸理性,以保證中美兩國核心利益不被輕言戰爭的“鷹派”綁架。

總之,我們這個和平與發展的時代需要“鴿派”守護,各國多一些“鴿派”,少一些“鷹派”,應該是有利於維護世界和平與人民福祉的。吳建民大使的離世使中國少了一位德高望重的理性“鴿派”,這不僅是中國的損失,也是美國及世界和平的損失。惟願如吳大使一樣的理性“鴿派”聲音在中美兩國政界、軍界和學界不斷湧現,中美新型大國關係能夠克服挑戰,一路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