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的中東機遇

2016-02-03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剛結束不尋常的中東之旅,該地區正處在伊朗與沙特阿拉伯劍拔弩張的敵對中。除了利亞得和德黑蘭,他此行還在阿盟總部所在地開羅停留。去年11月,他到土耳其參加G20峰會。幾個月內,中國最高領導人受到中東所有主要大國的熱情接待。確實,北京充滿政治智慧與謹慎的外交行動經過精心策劃,對中東地區和世界具有戰略性影響。

Middle-East.jpg

如理乍得·哈斯所說,一場“新30年戰爭”正在中東展開。無疑,這一地區的秩序正在崩塌,並且勢必對其自身和全球的穩定造成巨大傷害。中東地區的動蕩體現了現有世界秩序所面臨的諸多深刻挑戰。美國對伊拉克的戰爭打破了力量均衡,現在平衡更加傾向伊朗。敘利亞危機如火如荼,地區各國都被捲入彼此敵視的致命旋渦中,加深了所有國家的不安全感。阿拉伯國家,尤其是沙特,感覺被伊朗領導的什葉派聯盟包圍。它們極度擔心美國為了將重心向亞太轉移而從中東撤出,強烈反對伊朗核協議,因為它使伊朗的野心變得更加難以控制。

事實上,伊斯蘭國(IS)和新遜尼派革命的勃興絕非偶然。伊斯蘭國遠非僅是一個激進的非國家參與的恐怖分子和極端分子組織,它是動蕩不安的國家之間地緣政治競爭的產物。換言之,中東宗教的激進化和暴力的個人化有其深刻的根源,常規的反恐行動難以取勝。更糟的是,土耳其打着“不是為了贏,而是為了不輸”的算盤,也插足這場“大博弈”。 中東的一場代理人戰爭被用來爭奪地區霸權,地區穩定已經無從捉摸。

在中國人看來,中國地區不僅是什葉派、遜尼派和庫爾德武裝的戰場,也是域外大國,如美國、俄羅斯和法國的競技場。俄羅斯視敘利亞為中東唯一的立足地,是莫斯科抵禦恐怖主義擴張,以及針對跨大西洋聯盟建立戰略縱深的重要財富。如今,敘利亞危機,再加上烏克蘭危機和希臘債務危機,將歐洲推入冷戰後前所未有的困境。歐洲似乎變得更加脆弱和分裂。最近的科隆性侵事件震驚了歐洲各國,難民政策增加了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政治困難,而她是碩果僅存的有着“更加歐洲化”抱負的人。

中東亂局的溢出效應波及整個世界。中國當然不能幸免於難,北京必須認真考慮這個日益惡化局面的戰略影響以及中東可能的結局。儘管中國對石油與海外市場的渴望仍然強烈,但此刻,驅動北京更深介入中東國家的不僅僅是經濟利益。說白了,中國只有設法通過中東大亂局的考驗,才能取得大國地位並被認可。

正如中國古代戰略家孫子所說,“機不可失”。中文“危機”一詞分為兩字,一個意思是危險,一個意思是機遇。對多數人來說,中東是混亂之地,但它也可以是財富和機會之地。面對中東的挑戰,中國顯示出具備獨特建設性力量潛力的自信。習近平主席在開羅阿盟總部演講時說:“我們在中東不找代理人,而是勸和促談;我們不搞勢力範圍,而是推動大家一起加入'一帶一路'朋友圈。”

自2013年習近平主席就任以來,中國在外交政策上推進其自己版本的戰略再平衡。中國的目標是將自己再定位為“中間之國”,作為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之間的橋樑,最大限度地擴展戰略空間。“全球夥伴網絡”成為中國整個外交政策的標誌性語言。北京意識到,相對於“國家間的政治”,“關係網絡間的政治”對中國在本世紀崛起是多麼的重要。如果過去幾個世紀里“控制”是大國的基本要素,21世紀最為重要的則是“連通”。

無疑,中東在中國倡導的聯通大戰略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北京對中東變局更加關注,並且“創造性參與”,以緩和緊張,解決熱點事務,穩定弱國,回應這些國家“向東看”的政策需求。通過習近平在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尋求與包括中東國家在內的合作夥伴加強共同發展的活力,形成協同效應。中國相信,“一帶一路”框架內的合作。有助於解決導致全球經濟體系邊緣窮國不穩定與激進化的根本問題。

過去幾年裡,中國與八個阿拉伯國家建立了戰略夥伴關係,並與六個阿拉伯國家簽署了共同發展“一帶一路”的協定。土耳其、伊朗和七個阿拉伯國家成為中國發起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創始國。在2014年6月北京舉行的中國-阿拉伯國家合作論壇部長級會議上,習近平提出1+2+3合作格局,即構建以能源合作為主軸,以基礎設施建設、貿易和投資便利化為兩翼,以核能、航天衛星、新能源三大高新領域為突破口。

習近平主席對沙特進行國事訪問時表示,希望海合會(GCC)與中國的自貿談判在2016年完成。為了進一步挖掘與中東國家在工業化方面的合作潛力,中國將設立150億美元專項貸款,並向地區國家提供100億美元商業貸款。中國還將與阿聯酋和卡塔爾設立200億美元共同投資基金,用來支持中東地區發展基礎設施和高端製造業。通過這些努力,中國致力於在中東地區推進“石油和天然氣+”合作模式。而中東地區極其渴望避免自然資源詛咒,擁抱真正的繁榮。

發展與和平密不可分,將中國描述為在中東事務上“搭順風車”是不合適的。貿易、投資和就業是力挽暴力極端主義狂瀾的關鍵。北京非常清楚自己的優勢和局限性,正以非常謹慎的姿態尋求在中東地區發揮安全作用。應該給中國新的機會,讓它在幫助中東方面有所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