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美準備迎接2016年中亞挑戰

2015-12-16

明年,中亞可能成為中美關係當中一個更加突出的話題。凱梅爾·托克托姆舍夫不久前回顧了中國對中亞市場越來越多的介入。而如果從恐怖主義、毒品交易、其他跨國威脅等安全維度考量的話,未來幾年內,北京與華盛頓在這一地區的哪些領域加強合作就更加清楚明白了。

Bazaar.jpg
Dordoi巴扎是中亞地區最大的再出口市場之一,是中國產品流向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的轉口站。

托克托姆舍夫博士指出了中國與中亞地區的貿易總額是如何從1990年的10億美元,增加到今天的500億美元。中國還成為中亞地區最主要的境外投資與貸款提供方。在眾多貢獻中,中國的貸款和中國的企業使中亞石油、天然氣、鈾的產量增加,並支持了公路、鐵路、能源管道及其他交通基礎設施的建設。

新疆自治區是北京中亞政策的樞紐。從積極面看,新疆與三個中亞國家接壤,是中國與中亞地區建立交通與經濟夥伴關係的主要基礎。在運離新疆的貨物中,超過75%要途經中亞地區。中國學者有時把新疆與中亞地區的往來稱為“雙贏”的實例,中國也希望把它作為與其他國家外交關係的典範來推廣。北京還把新疆當作一個緩衝區,用來抵禦伊斯蘭極端主義、毒品交易,以及其他來自或借道中亞的威脅。

從消極面看,中國當局擔心新疆反而可能提供一個渠道,使地區恐怖主義、宗教極端主義與民族分裂主義這“三股邪惡勢力”進入中國其他地區。正是出於這一原因,北京一直保持着新疆與中亞鄰國之間嚴格的邊境安全控制,甚至不惜犧牲一部分前面提到的經濟交流。

然而,不同於俄羅斯或美國,中國尚未將自己的軍隊部署到中亞或阿富汗。為了從源頭解決這些跨國威脅,北京更願意依靠有效的情報、執法、發展援助及其他非軍事手段,包括向當地政府提供一些低級別的中國的安全協助。

中國政府的中亞政策是明智連貫的,並且用最小的風險與代價實現了重要的目標。與莫斯科或華盛頓相比,北京更能在中亞和阿富汗平衡自己的目的與手段。雖然如此,這一策略卻很容易受超出北京掌控的不利事態的影響,從而使地區形勢不利於北京獲得成功。

比如,許多有關阿富汗塔利班或伊斯蘭國恐怖主義擴散到中亞的擔心尚未發生。與伊斯蘭有關的暴力事件在中亞確實存在,但那完全是土生土長的。不過,這一現狀很容易在未來發生改變,它取決於敘利亞、伊拉克與阿富汗局勢的發展。考慮到俄羅斯的當務之急是敘利亞與烏克蘭衝突,加上俄經濟疲軟,俄羅斯軍隊是否有足夠資源保持在中亞的力量穩定仍然令人懷疑。

鑒於這些挑戰,北京與華盛頓可以在中亞問題上加強合作。美國在這一地區有重要的經濟與安全目標,但隨着經濟援助與軍事介入的減少,美國實現這些目標的手段也在削弱。

上月,約翰·克里成為首個通過一次外交出訪行遍所有五個中亞國家的美國國務卿。他承諾幫助中亞國家的政府鞏固邊境,打擊暴力極端主義。克里還強調了美國對地區經濟一體化、生態保護、文化及人道主義合作的支持。美國最近宣布美軍2016年後仍會駐留阿富汗,對當地領導人來說,這有助於增加克里作出的承諾的可信度。

但這次訪問並沒有宣布重要的協議或有份量的舉措。要在中亞和阿富汗取得持久的積極成果,需要美國下屆政府在深化經濟一體化、打擊恐怖主義和毒品走私方面與中國合作,同時管控雙方在推行民主、人權,以及俄羅斯的行為上的分歧。

中美為推動阿富汗和平談判進行的外交合作,將證明互惠互利更有利於問題的和平解決。北京和華盛頓還可以協調各自在中亞安全問題上的優先安排。中國對北約在該地區的活動仍極為關注,而美國尚未針對上海合作組織制定出一個連貫的政策。該組織成員國的總理剛剛在鄭州碰了頭。在人文領域,除俄語之外,中亞國家有興趣更多地掌握包括英語、漢語在內的其他外語知識,也願意獲得更多美國和中國的文化產品。

經濟領域的合作潛力看來是最大的。中國經濟疲軟,而美國政府仍受制於嚴格的預算,因此,在互惠互利領域聚合資源當有可為。中國人準備為中亞國家急需的大型公共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融資,這是美國政府無法給予,美國私人公司又通常迴避的。而另一方面,美國公司有出色的創造商機的能力,而且會要求實施強有力的反腐措施。

華盛頓的確不歡迎中國新發起的亞投行,兩國政府還各自支持作為潛在競爭對手的能源管道網。雖然如此,中國官員表示其中亞“絲綢之路經濟帶”不僅將加強經濟夥伴關係,這一倡議也將擴大地區合作,並有助於美國達成自己的目標。儘管美國與中國公司在中亞油氣供應的生產與出口方面有競爭,但雙方更多還是側重於開發不同的項目。

無論如何,當前美國的政策是認為中國在中亞地區的經濟活動有助於制衡俄羅斯所支持的地區一體化計劃。兩國政府都認為,它們在中亞地區的直接投資和其他經濟活動能促進區域政治穩定。由於哈薩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即將舉行總統換屆,阿富汗戰事趨緊,地區恐怖主義蠢蠢欲動,中亞的政治穩定在未來幾年將面臨越來越多的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