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張茉楠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美歐所首席研究員

數字貿易協議不應成為美國制衡中國新工具

2021-09-30
zhangmonan.gif

據美媒報道,拜登政府正討論一項數字貿易協議,參與方涵蓋印太地區主要經濟體,但排除中國。中美在數字貿易領域既存在競爭與利益分歧,也存在着極大的互補性和合作空間。數字貿易協議不應成為美國制衡中國的工具,而應成為中美協調合作的新平台。

數字貿易競爭是科技之爭、規則之爭,也是主導權之爭。近年來,全球互聯網與新一輪數字技術的崛起顛覆了傳統貿易的形態,數字產品、數字服務和數字技術正日益取代貨物貿易成為新貿易標的。與傳統商品貿易規則體系早已成熟不同,數字貿易領域的規則確立遲滯於數字貿易本身的快速發展,還處於“定規立制”階段。特別是以WTO為代表的多邊框架未能就數字貿易新議題取得有效進展,進一步加劇了全球數字貿易規則的競爭與博弈。

當前,美國利用強有力的規則制定和議題設置能力,通過美墨加協定、美日數字貿易協定等區域貿易協議等區域貿易協定抓緊向外輸出規則模板,使符合美國偏好的數字貿易規則從諸邊上升到多邊層次,其目的是引領新一代貿易規則制定,推動具有較強競爭優勢的大型互聯網公司進入海外市場,擴展其數字全球化利益。

特朗普政府執政期間,美國將中國明確定位為美國首要戰略對手,從“數字地緣政治”角度展開對華競爭。拜登上台後更是加緊布局其亞太經貿政策,數字貿易將是美國重塑亞太領導力的重要一環。

亞太-印太地區成為全球數字博弈重點區域。拜登政府正在考慮與包括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在內的亞太國家和地區達成數字貿易協議的可能性。該協議將為數字經濟和貿易制定標準,包括為電子支付、數字簽名、數據跨境流動、知識產權保護和隱私保護設定統一標準和規則。在WTO之外形成一個由美國主導的亞太區域性數字貿易協議,實際上意味着美國啟動了變相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的第一步。此外,拜登政府還試圖利用“印太戰略”、“科技民主聯盟”等整合跨太平洋和跨大西洋兩岸盟友,構築“數字同盟圈”,以期在國際規則等層面加大對華制衡。

事實上,搞排他性小圈子,人為製造兩個不同體系、不同規則之間的競爭甚至對抗,從長期看將導致“雙輸”的局面。不可否認的是,作為全球兩個數字大國,未來中美戰略競爭很可能越來越集中於數字領域。不過,儘管中美在數字貿易領域存在競爭與利益分歧,但也存在着極大的互補性和合作空間。

美國數字發展領先於全球,是數字技術、標準專利、數字內容、貿易規則的主要輸出國,數字貿易是美國的核心利益之一。而中國不僅是快速成長的數字經濟和數字貿易大國,也日益成為全球最具潛力的數字消費大國,中國對數字技術、數字服務和數字產品等各類服務的需求巨大。因此對中國來說,吸引全球數字企業,促進數字貿易國際合作勢在必行。

從未來發展大勢看,中美同屬CPTPP並非不可想像。近期,中國正積極加快對接CPTPP等國際數字貿易高標準規則的談判步伐,抓緊形成數字貿易的“中國方案”。CPTPP是僅次於美墨加協定的數字貿易高標準規則協定,中方正式申請加入,凸顯其以更大力倒逼國內改革、全面擴大開放、爭取早日對接國際高標準經貿規則框架的意志和決心。可以預見,未來隨着中國數字貿易壁壘的大幅降低,以及國內數字市場的進一步改革開放,創新將會為兩國創造巨大的合作機遇。

例如,中國已在“減少甚至剔除不合理的阻礙數據跨境流動的部門規章”、“改進數據監管技術對數據進行分類管理”、“加強與主要貿易夥伴就跨境隱私保護展開規制協調”等方面做出積極努力,並在“十四五”時期力推數字貿易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的制度性開放,這預示着數字貿易這一過去開放度不高的領域將成為中國高水平開放的新興領域。由此看,區域數字貿易協議不應成為美國制衡中國的工具,而應成為中美推進數字合作協商的新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