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美國針對中國的指控難圓其說

2018-04-26
c.jpg

表面上,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3月22日公布的所謂301調查報告是針對中國的鐵案。在這份詳細的182頁文件中(其中的1139個腳註和五個附錄會讓任何法律團隊感到驕傲),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對中國在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和創新方面不公平貿易行為的起訴既迫切又令人信服。它很快得到採納,成為支持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的政府最近幾個月對中國啟動關稅和其他懲罰性貿易措施的基礎證據,也是潛在貿易戰中威力強大的炮彈。

但不要被蒙蔽。這份報告在幾個關鍵領域相當離譜。首先,它指責中國“強制性技術轉讓”,聲稱美國公司必須交出專有技術和操作系統藍本才能在中國做生意。這種轉讓據稱是在合資安排的架構內進行的,也就是與國內同行建立合作夥伴關係。在中國和其他國家,這早已成為增長和擴展新業務的模式。目前在中國經營的合資企業有8000多家,相比之下,1990年以來全球共建立了11萬多家合資企業和戰略聯盟。

重要的是,美國和其他跨國公司是出於商業原因,自願參與這些經過合法談判達成的安排,它不僅在中國快速增長的國內市場建立立足點,而且是利用低成本的離岸中國平台提高運營效率的一種手段。把美國公司說成是中國壓力下的無辜受害者,無疑與我本人曾積极參与摩根士丹利以合資的形式於1995年與中國建設銀行(以及少數幾個小型投資方)創建中國國際金融公司的經驗不符。

是的,當我們與合作夥伴一起創建了中國第一家投資銀行,我們分享了自己的商務實踐、專有產品和分銷系統。但與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的斷言相反,我們並不是被迫參與這種安排。我們有自己的商業目標,希望在中國建立一個世界一流的金融服務公司。到2010年我們出售我方的股份時——我得說,對摩根士丹利股東的來說那是相當有吸引力的回報——中金公司正在順利實現這些目標。

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301調查報告第二個有問題的地方是它把中國重視對外投資(“走出去”戰略)描繪成特殊的國家導向計劃,旨在褫奪美國的新興企業和它們的專有技術。事實上,報告對中國通過此類收購進行所謂外部技術剽竊的指控(稱其為公然搶奪美國最寶貴的資產),其篇幅足足是指控中國利用合資企業進行內部轉讓和涉嫌不公平許可活動的一倍多。

也因此,“中國製造2025”運動被當作初步證據,證明社會主義的險惡陰謀是要在未來大工業中獲得全球主導地位,其中包括無人駕駛車、高鐵、先進的信息技術和機床、特殊新材料、生物製藥和精密醫療產品、新能源和先進的農業設備。

不用說,對於希望從進口向本土創新轉變,來避免可怕的中等收入陷阱的發展中國家來說,產業政策是經過時間考驗的戰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指控中國實施一種特殊的、由國家主導的高補貼產業政策,不公平地旨在從依循不同規則的自由開放市場體系,如美國那裡搶奪競爭優勢。

然而,即使是發達國家也依賴產業政策實現國家經濟和競爭目標。這是日本所謂產業合理化發展計劃的核心,是日本上世紀70、80年代快速增長的基礎。為保護日本的朝陽產業,通商產業省嫻熟地運用了國家補貼信貸分配和關稅。與這種努力不相上下的還有德國同樣令人印象深刻的“經濟奇蹟”,它得益於對德國中小企業的強有力扶植。

當然還有美國總統德懷特·艾森豪威爾,他在1961年讓人們注意到,在美國,強大的軍工綜合體是享受國家和納稅人資助的關鍵創新力量。與NASA有關的衍生品、互聯網、GPS、半導體技術突破、核電、成像技術、醫藥創新等等,這些都是美國式產業政策重要且有目共睹的證明。美國做到這些是靠它的聯邦國防預算,這項支出今年接近7000億美元,比中國、俄羅斯、英國、印度、法國、日本、沙特和德國的國防預算總和還要多。

不錯,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在強調創新對於塑造國家未來的作用上是完全正確的。但宣稱只有中國依靠產業政策作為實現這一目標的手段,那未免過於虛偽。

網絡間諜是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針對中國案例的第三個依據。在這一領域,有確鑿證據說明解放軍作為主要行為者在針對美國商業利益的網絡入侵中發揮了作用。事實上,這些問題非常嚴重,以至於巴拉克·奧巴馬總統在2015年9月向習近平主席出示了國家資助計算機黑客行為的絕密證據。從那以後,大多數報告都指出來自中國的入侵減少了。遺憾的是,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報告中引用的證明網絡相關貿易違規行為的證據,大部分都發生在這次交鋒之前。

總之,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貌似令人信服的301調查報告是一份帶有偏見的政治文件,在美國進一步激起了反華情緒。結果,中國的知識產權剽竊如今成為美國給定的事實,讓它越來越把自己當成一個受害者。是的,像我們其他人一樣,中國人是強硬的競爭對手,他們並不總是遵守規則。為此,他們有必要被追究責任。但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製造出來的案例是一種替罪羊心理下的尷尬,讓美國這個國家變得像一個怨婦。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America's Weak Case Against China”(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