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及幕僚需恰當評價中國

2018-02-27
S5.jpg
路透社

中美作為兩個大國,無論是合作還是競爭,打交道註定會越來越多。因此,彼此客觀恰當地評價和對待對方,不僅利在兩國,而且影響世界。近來,特朗普總統及其主要幕僚對中國的一些言論,顯然距這種要求相去甚遠,令世人不安。舉例如下。

例一:特朗普總統對中美存在的巨大貿易逆差耿耿於懷,認定這是中國對美國的不公平貿易造成的。其實,對這個橫亘於中美之間的老問題,雙方都應該作實事求是的分析,尋求解決之道。首先,中國是否按照國際公認的世界貿易體系規則行事?WTO認為是,同中國有貿易關係的絕大多數國家認為是,而且給予積極評價。事實上,中美貿易給雙方都帶來好處,否則就沒法解釋貿易量為何增加如此之快,從建交第二年1980年的48億美元提升到2017年的5700多億美元。

其次,兩國貿易逆差很大是事實,但決不像統計數字所顯示的那樣,美國吃了大虧,中國佔了大便宜。美國在華合資公司眾多,它們向美國的出口大都算在中國對美貿易的賬上,數字有多大,不好統計,美方可以查實。這裡舉蘋果手機為例。手機從設計、生產到銷售,大體路數是:美國負責設計,日本及台灣省提供零配件,中國負責組裝,然後通過全球銷售網絡售出。據專家估算,三者的利益分配大致為6:3:1。

再者,在對華出口中,美國過分強調“保密原則”和“國家安全”,對稍有高技術含量的產品都禁止賣給中國,其中有的產品中國其實已經可以製造,或正在研製不久即可生產。美方這種自我設限的政策,公認是造成中美貿易逆差的重要因素。於是,一個怪現象隨之而來:美國作為全球最強大的工業國,2017年出口中國的商品僅有區區的1300多億美元,不及韓國對華出口的1400多億美元。而中國是歡迎美國產品的,希望在國內市場上看到更多商品是“Made in USA”。

美國同日本、德國、加拿大、墨西哥等很多國家都存在貿易逆差,去年同墨西哥的逆差達到710億美元。美國商務部最近公布,2017年美國的對外貿易逆差高達8100億美元。這反映了美國產業結構和外貿政策存在值得反思和改進之處。涉及到中國,美國正確的做法應該是放寬“安全管制”,增加對華出口,而不是用高築關稅壁壘來限制和減少中國產品進入美國。還應指出,中國其實並不願意中美兩國長期存在巨大貿易逆差,因為逆差意味着自己生產的更多的東西供美國人享用,換取的只是逐年增加、派不上用場的美元外匯,還大部分存在美國銀行,為美國服務。

例二:2月1日,蒂勒森國務卿在開始拉美之行時,稱中國是“新帝國主義列強”,警告“拉美國家不要過度依賴與中國的經貿聯繫”,“拉美地區不需要只顧本國人民利益的新帝國主義列強”。“打倒帝國主義”,是中國人過去經常喊的口號。在蒂勒森嘴裡,中國竟成為“帝國主義”了,這簡直是天大的笑話。帝國主義,無論是新的還是老的,總都有侵略、霸道、掠奪及強迫別國簽訂不平等協定等行為,而中國跟這些一點也不沾邊。中國同拉美國家進行公平自由貿易,互利互惠的經濟合作,堅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從不附加任何條件。蒂勒森此番訪問的五國中,中國是墨西哥、阿根廷和秘魯 的第一大貿易夥伴,眾多拉美國家自願參與“一帶一路”計劃。

美國與拉美國家有傳統特殊關係。按理說,有這層關係,美國應關心該地區國家的經濟發展和民生利益。但事實是,美國忽視這一切,提供不了拉美國家需要的商品和工程項目建設。2017年,中國同拉美的貿易額近2600億美元,成為拉美第二大貿易夥伴,在拉美的累計投資額超過2000億美元。中國同拉美國家友好合作發展迅速,美國遭拉美國家抱怨,這怪不得中國,只能怪自己。蒂勒森關於中國是“新帝國主義”的言論,在拉美國家得到的不是共鳴而是反感和反駁,就很說明問題。有評論指出,蒂勒森用這種手段來離間中拉關係,顯得很不厚道,有失大國風範。

例三:美國國防部2月2日發佈的2018年《核態勢評估》報告,將中國同俄羅斯、朝鮮列為主要核威脅,揚言要為之“量身打造核威懾策略”。報告在描述針對中國的核戰略時說,“避免讓北京方面錯誤地得出這樣的結論:中國可以通過有限使用戰區核能力確保優勢,有限地使用核武器是可以接受的”。把中國列為主要核威脅,實在太離譜,太隨心所欲。第一,中國的核武器數量極其有限,遠不及美國的一個零頭。斯德哥尓摩國際和平研究所公布的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初,相關國家核彈頭的擁有量為:美國6800枚,俄羅斯7000枚,法國300枚,英國215枚,中國270枚。第二,中國只把有限的核力量用作戰略威懾,維護自身安全。第三,在有核國家中,中國是唯一公開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和不對無核國家使用核武器的國家。

中國處理同美國關係的原則是: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蒂勒森去年訪華,在表述美中關係時不止一次使用同中方一模一樣的措詞。希望他記住自己說過的話,不出爾反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