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一帶一路」大會包括中亞嗎?

2017-05-02

下個月,北京將舉辦“一帶一路”會議,討論全球和地區經濟挑戰與互通發展問題。來自28個國家的領導人已經確認將出席這個高峰論壇。包括海上絲綢之路和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一帶一路”,是由中國主導的一個發展框架,目的是通過促進參與國之間的互連與合作,整合歐亞地區的投資和貿易。

自從2013年推出,並被贊為北京最宏大的旗艦計劃和習近平主席的標誌性項目以來,“一帶一路”隨即被許多人看成歷史性創舉,認為它將以21世紀的新形式再現古老的絲綢之路,促進中國與鄰國間暢通的貿易金融一體化。掙扎於基礎設施差、投資率低和經濟拮据的中亞國家,對中國願意以經濟手段推動周邊外交格外歡迎。

然而四年過去,“一帶一路”對中亞地區影響的前景仍不明朗,因為北京至今沒有落實它要為中亞糟糕透頂的基礎設施投資400億美元的承諾。到今天,中國只在“一帶一路”框架內參與了少數幾個大項目:巴基斯坦的卡洛特水壩建設、購入俄羅斯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9.9%股權、中國化工收購意大利倍耐力公司。與承諾要為連接中國和歐洲的中亞、南亞、東南亞、西亞、東非和中東經濟走廊投資9000億美元相比,這些行動未免過於拘謹。

就中亞來說,取得的進展更是微不足道,互通發展還僅僅局限於陳述性聲明。例如,絲綢之路基金與哈薩克斯坦投資發展部簽署了一個框架協議,在投資發展部的開發單位——國家出口投資署的代表下,創建一個中哈產能合作基金。中方承諾為基金提供20億美元,但後續進展尚待觀察。

S1.jpg

“一帶一路”願景在中亞地區的實施進展相對緩慢,有幾個原因可以解釋。而主要原因仍然是,中國和中亞雙方都對“一帶一路”究竟是什麼、應該是什麼樣子缺乏認識。中國國家發改委發佈了一個簡單的“一帶一路”路線圖,概述了中國對這一倡議的想像,但是沒有明確的目標和行動。可以理解,中國想通過“一帶一路”達到它的政治目的,不過即使是觀察家,他們對北京是否試圖以這種方式達到目標也沒有一致的看法。

一些人斷言,中國試圖利用“一帶一路”打破在東方的日益孤立。另一些人則認為,“一帶一路”是中國經濟擴張戰略的一部分,目的是增加它在新市場的份額,提高人民幣作為新的地區性貨幣的地位。還有人認為,“一帶一路”的推出是為了解決中國國內的經濟問題。一些人則強調“一帶一路”是一種安全嘗試,為的是穩定、發展不安定的周邊地區。

對“一帶一路”有各種各樣的看法,說明它遠不是一個完備的產品,而只是一個不斷演變的、沒有定型的概念。所以就中亞地區來說,它目前不清楚這個“一帶一路”的形式是什麼,是針對該地區作出全新的嘗試,還是只在“絲綢之路”話語下給中國現有基礎設施項目貼個新的標籤?

而且目前不清楚的是,中國渴望為鄰國的繁榮發展創造有利環境,這種全球參與者形象,是否對所有有興趣的國家有足夠說服力,讓它們能彌合分歧,並統一在北京主導的區域一體化之下。到目前為止,已經有28個國家的領導人確認出席5月14-15日在北京舉行的高峰會議,這其中包括俄羅斯的弗拉基米爾·普京、意大利的保羅·真蒂洛尼、土耳其的塔伊普·埃爾多安和巴基斯坦的納瓦茲·謝里夫。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IMF總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和世界銀行行長金墉也有望出席論壇。在中亞,哈薩克斯坦總統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和烏茲別克斯坦總統沙夫卡特·米爾濟約耶夫已經確認出席。

但也有一長串受邀者拒絕了邀請,其中包括巴西、印度和南非這三個金磚成員國的領導人,以及大多數G20國家的政府首腦。中亞國家也不全是最高領導人出席。顯然,北京必需補上“一帶一路”願景、使命、目的和目標的細節,也許,下次就會有更多領導人接受命運共同體、經濟發展和區域一體化的想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