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王震 上海社會科學院中國學所研究員,法學博士

美國能否從阿富汗一走了之

2021-05-08
王震.jpg

4月14日,拜登總統正式宣布今年5月1日前開始從阿富汗撤軍,並將在9月11日之前完成全部撤軍。儘管目前還不清楚美軍撤離阿富汗的節奏、方式等詳細內容,但美國真的能從阿富汗一走了之嗎?至少筆者對此並不樂觀。

首先,阿富汗政治和解前景仍存在極大不確定性。由於塔利班長期拒絕與加尼政府進行談判,因而阿富汗現政權並不是美國-塔利班協議中的簽字方。儘管塔利班近期迫於壓力與加尼政府進行了談判,但雙方並未就未來阿富汗的權力分配、政治過渡、軍隊架構等達成共識。事實上,美-塔協議的核心僅僅在於保證未來阿富汗不被用於“反對美國與盟友的安全”,以及所有外國軍隊從阿富汗撤出。美軍從阿富汗撤出後,失去外部軍事支持且在士氣上備受打擊的阿富汗政府又如何能尋求塔利班的妥協呢?政治和解與重建是未來阿富汗國家重建的前提,否則很可能會陷入更大的混亂。

其次,美國在阿富汗反恐戰爭成果的前景也存在很大不確定性。20年來,美國在阿富汗最大的反恐成就不外乎打垮了本·拉登領導的“基地”組織,並將當年庇護“基地”組織的塔利班趕下了台,阿富汗也因此而不再是全球跨國聖戰運動的樂園。不過,20多年來,美軍雖然屢屢延遲撤出,但都未能實現根除塔利班或“基地”組織的目標。到如今,反而不得不坐下來與塔利班進行談判。據媒體報道,塔利班雖然對美國做出了承諾,但仍與“基地”組織保持着密切關係。後者目前在阿境內仍擁有200-500人的武裝力量,活躍在昆都士、楠格哈爾、赫爾曼德等11個省份。除“基地”組織外,阿富汗境內還活躍着一大批臭名昭著的恐怖組織。根據聯合國今年2月公布的數字,目前阿富汗仍是世界上遭受恐怖主義危害最嚴重的國家。報告認為,“伊斯蘭國”組織呼羅珊分支(ISIL-K)在阿境內擁有大約1000-2200名武裝人員,主要活躍在庫納爾、楠格哈爾、喀布爾等地。相比之下,阿境內巴基斯坦塔利班(TTP)武裝人員則高達2500-6000人,並且與“基地”組織聯繫密切。阿境內其他恐怖組織還包括規模約在700人左右的“烏茲別克伊斯蘭運動”、“伊瑪目布哈里組織”,以及伊斯蘭聖戰組織和來自中國新疆的“東突伊斯蘭運動”等。一旦阿富汗陷入新的混亂,這些聖戰恐怖組織勢必會迅速壯大,並吸引更多跨國聖戰分子進入阿富汗,進而對全球安全造成新一輪衝擊。

最後,美國從阿富汗撤軍或將給拜登政府造成更大的外交危機。其一,美國倉促撤軍或會造成2013年“伊斯蘭國”組織在伊拉克迅速崛起那樣的國際危機。軍事上,目前阿富汗的反恐和平叛嚴重依賴於美軍提供的空中偵查與快速打擊,一旦美軍撤出,阿富汗政府武裝的空中優勢將不復存在;經濟上,根據世界銀行估計,目前阿富汗現政府財政開支約75%來自國際援助,一旦失去此類援助,阿富汗軍政機構的運作恐將難以為繼;在意識形態層面,阿富汗濃厚的伊斯蘭文化傳統使塔利班等宗教性政治組織的說教更具吸引力。其二,在政治和社會重建尚未完成的情況下,一旦阿富汗陷入混亂,或會造成令國際社會無法置身事外的人道主義災難,比如難民危機、物資短缺等。顯然,無論是激進武裝力量在阿富汗境內獲得優勢,還是發生嚴重的新人道主義危機,拜登政府都會繼續面臨進退兩難的國際困境。

對美國而言,推翻塔利班在阿富汗的統治並不難,難的是按照美國意願重建這個具有濃厚伊斯蘭傳統的國家。雖然拜登政府希望通過阿富汗撤軍來延續其全球霸權,但倉促撤軍卻極有可能引發嚴重的外交和人道主義危機,對美國的國際地位和形象造成更大傷害。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儘管拜登政府宣稱從阿富汗撤軍是為了“應對來自中國的激烈競爭”,但作為阿富汗鄰國的中國恰恰是美國在阿富汗重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