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杜蘭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近期美國與東盟防務合作的新動向

2019-11-19
cc.jpg
2019年11月4日星期一,東盟領導人在泰國暖武里府召開的東盟加三峰會上合影留念。(艾哈茲·拉希-美聯社)

近一時期,美國與東盟國家的防務合作在加強,雙方安全互動頻繁,而且更加重視互操作性和技術層面。

首先,雙方加強了雙多邊安全關係。7月,美菲兩國自杜特爾特總統上任後首次在菲舉行雙邊戰略對話。8月,美泰共同舉辦印度-太平洋國防部長會議(CHODs)。9月14至21日,馬來西亞內政部長慕希丁訪美,尋求深化在反恐、販賣人口等問題上的合作。新加坡與美國更新了1990年防務合作諒解備忘錄,將雙方合作再延長15年。美國與印尼同意從2020年開始,通過聯合訓練使兩國陸軍特種部隊關係正常化。

其次,美國與東盟的軍事演習走向多邊化。美方近來密集與泰國、馬來西亞、印尼等東盟國家舉行海上聯合演習,且規模有所擴大,美軍參與“金色眼鏡蛇”演習的人數較去年增加了一倍。8月,美國組織開展“東南亞合作和訓練”演習,除緬甸、老撾以外的8個東盟國家參加。9月2日至6日,美國與東盟十國舉行首次海上聯合演習,推進在印太地區演習的網絡化和多邊化,引發外界廣泛關注。

再次,美國對東盟國家軍售不斷增加。6月7日,美國宣布向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和越南出售34架“掃描鷹”無人偵察機。7月26日,泰國宣布將向美國採購70輛斯特賴克(Stryker)輪式裝甲車,標誌兩國恢復正常軍事關係。9月24日,美方批准向泰國出售8架輕型攻擊/偵察直升機及相關武器、設備,價值4億美元。此外,美國已向越南移交了第三批的6艘海警巡邏艦。

最後,美國海岸警衛隊在南海加強存在感。美國增加海岸警衛隊在南海執行任務的次數,美方海警船藉機參與了多場東南亞地區的軍演,並與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等國開展聯合演習或訓練。其中,美菲海警公開演習在黃岩島附近海域進行,針對中國的挑釁意味明顯。

當前,在中美戰略博弈的背景下,美國將東南亞視為打造印太安全網絡的支點。美國國內認為,其在亞太相對於中俄的軍事優勢正在被削弱,東南亞國家的戰略平衡向中國傾斜,美國需要重新提升東南亞的戰略地位。受限於特朗普政府對多邊貿易和對外投資的態度,安全領域成為美國強化對東南亞影響力的主要途徑。美國在東南亞意圖以南海問題為抓手,重點加強與菲律賓、泰國、越南、新加坡的軍事安全合作,推進同印尼、馬來西亞的“全面夥伴關係”,從而建立美國領導的多邊軍事安全網絡。

美國國務院與國際開發署於2018年11月20日批准《東亞和太平洋聯合地區戰略》,提出強化與地區國家協同作戰、偵察、巡邏與攔截能力,提升海上態勢感知能力。2019年6月1日,美國代理防長沙納漢在“香格里拉對話”上宣布,未來5年美國會全面強化與東盟軍事關係,將菲律賓、泰國、印尼、新加坡等列為其安全網絡的核心夥伴。美國還計劃擴大在東南亞的海上軍事基地和後勤補給基地。可以看到,特朗普政府將印太事務權限下放,國防部、國務院及印太司令部都在積極推動東南亞政策,國防部還新增副助理部長專門負責中國及相關事務。未來,美國將繼續提升在東南亞地區的軍演頻率、規模,還可能將活動範圍延伸到南海爭議海域,並利用多邊合作加大對東盟國家的掌控程度,強化對該地區安全事務的主導權。

從東盟來說,雖然當前中國與東盟軍事合作取得進展,但東盟國家在安全上對美依賴的心態和局面仍未明顯轉變。且東盟擔心“印太戰略”如將重心放在美日印澳四邊機制,東盟會逐漸失去對地區議題的主導權,因此歡迎美國加強與東盟的安全合作。泰國近來與美國軍事互動表現尤為突出,體現出泰國希望借擔任東盟輪值主席國之際,恢復與美國軍事關係,提升在東盟和印太地區的影響力。越南、菲律賓等國也希望通過加強與美合作抬高自身在南海問題尤其是“南海行為準則”磋商中的籌碼。

東盟一方面願意看到中美對其競相拉攏示好,從而謀取利益最大化;另一方面也擔心如中美競爭加劇,將不得不選邊站隊,導致東盟內部分裂。東南亞國家也不願加入到美國的對華包圍圈中,從而損害東盟自身利益,挑戰東盟的中立性和包容性。此次與美方的聯演在參演規模、地點、目標等方面都未表現出明顯傾向性,顯示出東盟小心謹慎地在中美間保持平衡。此外,在美國國內政治動蕩和對外政策搖擺的情況下,東盟國家對“印太戰略”可以持續多久存在疑慮,質疑其過度注重安全,對地區發展的貢獻有限。特朗普再度缺席剛剛舉行的東盟國家系列峰會,於是7個東盟國家領導人聯合缺席了與美國代表的會議,顯示出對美國忽視東盟的不滿。因此,美國在中美關係中劃分敵友陣營的企圖不可能實現,東盟在中美間保持平衡依然是常態。

儘管美國的“印太戰略”在東南亞有一定推進落地的跡象,中國還是可以對中國-東盟關係抱有信心,理解東盟自身的安全需求,同時繼續做好自己的事,深化中國-東盟全方位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中國應以構建“中國-東盟共同體”、“南海命運共同體”為指導理念,努力把中國-東盟關係打造成地區和平與穩定的壓艙石。相信東盟國家也都願意看到中國與東盟合作成為維護地區和平與繁榮的支柱,不希望美國的所作所為對地區的安全穩定造成破壞性影響。中國也可以歡迎東盟利用其獨特地位,在中美間發揮一定協調作用,避免東南亞成為中美戰略競爭的外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