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朝鮮問題 貿易戰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為何美國對朝發動有限軍事打擊是下策

2018-01-26
S2.jpg

據報道,特朗普政府內部以及整個美國國家安全界正在激烈探討是否對位於朝鮮境內的目標(如導彈發射場)發動常規精確打擊(俗稱“流鼻血打擊”),以迫使金正恩放棄繼續開發核武器項目。

雖然如愛德華·盧特瓦克等一些鷹派異見持有者已經(可以預見地)表達了他們對攻擊朝鮮的支持,但大多數分析人士和國防知識分子都基於幾個原因反對發動有限軍事打擊(一定要看凡·傑克遜、亞伯拉罕·M·丹麥以及盧克·奧布萊恩關於這個問題的最新分析)。

對於美國實施有限軍事打擊的主要反對原因是這些軍事行動或許會在美朝之間引發一場全面戰爭,而戰爭很可能迅速突破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界限,進而造成哪怕沒有數百萬、也有數十萬人的傷亡。主要原因就是:金正恩將很難區分何為有限軍事打擊,何為旨在逼他下台的全面美國軍事行動,而他很可能立即對美國全力發起反擊。

這是因為朝鮮落後的早期預警系統,還是平壤政權精心設計進攻行為的戰略文化,抑或是金正恩的國內政治地位不允許這位獨裁者像敘利亞的阿薩德政權那樣在2017年熬過美國的襲擊,這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軍事打擊對於停止或暫緩朝鮮開發核武器項目起到的作用很可能微乎其微。

但是,只要還存在一線希望可以阻止朝鮮開發核武器項目,這一論斷就遠不足以防止“流鼻血打擊”的支持者推動實施軍事打擊。鑒於任何軍事衝突與生俱來的不可預測性和變幻莫測,加上對朝鮮政權內部運行機制缺乏有效情報,的確存在一絲希望,即發動針對朝鮮的有限軍事打擊可能不會引發大規模的報復行動或逼迫平壤實施恐怖襲擊等非對稱行動。

正如卡爾·馮·克勞塞維茨在《戰爭論》中指出:“與其他任何情況相比,戰爭會以遠超我們預計的方式演變……近在眼前與遠在天邊截然不同。”他進一步強調:“……一套理論的每個錯誤和誇大都會立即在戰爭中得以暴露。”鑒於美國和朝鮮軍隊最後一次交火是在上世紀60年代的一場“低烈度戰爭”,當時也並未引發現實中的核武器交鋒,我們缺乏切實的實證證據來毫無疑問地證明或推翻那些關於朝鮮將如何應對危機或開展戰事的理論。

任何不偏不倚的朝鮮問題觀察人士都應當承認這一點。

軍事分析向來難以捉摸。正如歷史學家邁克爾·霍華德曾指出的那樣:“你了解上一場戰爭的戰場,你試圖將那場戰爭的經驗外推。距離上一場戰爭越遠,這種外推就越可能帶來誤判……大部分時間裡,你不得不在和平的迷霧中繼續航行,直到最後一刻來臨。然後,或許已經為時已晚,烏雲散去,眼前出現了大陸……這時你才會發覺……你的推算是否正確。”

只有在軍事衝突爆發後,你才會發覺你對朝鮮這種擁有核武器的對手的軍事實力與意圖的研判是否正確,而這對於防止一場核災難而言的確太遲了。然而,雖然那些堅稱不應對朝鮮發動“流鼻血打擊”的人或許會錯誤地認為,這將在美國和朝鮮之間引發一場全面軍事對峙,但他們很有可能是正確的。

讓我們再次重申在這個問題上最明顯的一點:金正恩很可能無法區分以巡航導彈和隱形戰機對朝鮮境內導彈場發動的有限空中打擊和為地面進攻鋪路的大規模空中行動。因此,金正恩的決定將在很大程度上受“或打或輸”困境的影響,尤其當涉及到是否使用常規部隊以及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時。這將極大增加全面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攻擊的風險。

對於實施“流鼻血打擊”的支持者來說,問題是他們是否願意承擔造成哪怕沒有數百萬、也有數十萬傷亡的風險,來對他們的理論進行測試。又或者他們願意承認,對朝鮮這種擁核對手展開的軍事行動,由於風險過大而不值得被嚴肅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