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南海:中國與俄羅斯的趨同和分歧

2017-10-19
S1.jpg
2016年9月14日,中國海軍演習總指揮官及副司令員王海在中國南部廣東省湛江市的一次聯合軍演中與俄羅斯海軍陸戰隊員握手。中俄兩國於本周二從廣東出發開始在中國南海水域進行代號為“海上聯合-2016”的軍事演習。此次軍演以海面水軍艦艇、潛艇、固定翼飛機、直升機、海軍陸戰隊及兩棲裝甲裝備為主,一直持續到9月19日。(新華社/查春明)

過去25年俄中關係穩步改善,尤其是2014年3月莫斯科因吞併克里米亞與西方關係急轉直下之後。

坦白說,1991年蘇聯解體以來,俄羅斯一直通過增加貿易和投資尋求中國人的資金,而中國渴望獲得俄羅斯豐富的自然資源和先進的國防技術。與俄羅斯的友好關係還讓中國免於面對來自北方的戰略威脅, 專心推進在南方和東南方的“核心利益”:台灣,以及中國在東海和南海的領土主張。在全球層面,俄羅斯和中國越來越反對美國霸權,雙方都自認為是美國的遏制目標,是美國授意的、試圖通過所謂華盛頓支持的“顏色革命”顛覆其專制政治制度的目標。

在南海,俄羅斯與中國未曾也不想結成正式聯盟。然而,它們同意就利益一致的國際問題進行合作與協調,而在利益不一致特別是關係到對方核心利益的問題上,它們同意不彼此為敵。

不過在南海,俄羅斯和中國的利益既趨同,也有分歧。羅鮑波(Bobo Lo)把中俄關係的這一現象稱為“表態趨同,實質有別”。

兩國戰略思想趨於一致的地方是對美國作用的看法。如前所述,莫斯科和北京反對美國霸權,它們認為華盛頓總喜歡採取單方面行動,對俄中兩國自認的合法勢力範圍進行“干預”。對俄羅斯來說就是後蘇聯地區(東歐和中亞),對中國來說顯然是亞洲大部分地區,尤其是南海。

過去幾年,中俄每年舉行兩次聯合海軍演習,目的之一就是告訴美國它並非唯一可以在全球海洋來去自由的國家。為此2016年9月中俄軍艦在南海舉行演習,2017年7月兩國海軍又在北約後院波羅的海舉行了演習。

但除了共同反對美國霸權以及美國“插手”爭端,俄羅斯和中國在南海的利益各有不同。

雖然中國在克里姆林宮的亞洲政策中有特權,而東南亞地區遠為次要,但俄羅斯在該地區也有一些重要的雙邊來往。越南迄今為止是俄羅斯在東南亞最重要的合作夥伴,莫斯科與泰國、印尼和馬來西亞也有重要關係,同時它還試圖加強與新加坡和菲律賓的關係。俄羅斯不能在南海問題上支持中國,得罪東南亞提出或未提出主權要求的國家。所以在領土問題上,俄羅斯採取了嚴格中立的政策。

對中國的海上司法管轄權主張,也就是中國地圖上把南海80%海域劃歸中國的所謂“九段線”,俄羅斯並沒有一個官方立場。不過,極少(即使存在)俄羅斯法律專家認為中國的主張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CLOS)。事實上在大多數俄羅斯專家看來,中國膨脹的領土主張是十分荒謬的。

中國在南海的“牛舌式”(十段線)主張還讓俄羅斯在越南利潤豐厚的油氣項目面臨潛在麻煩。2008年,俄最大天然氣生產商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與國有能源公司越南國家石油公司(PetroVietnam)簽定協議,開發位於越南東南沿岸以外和該國大陸架的129-132區塊天然氣田。這些區塊與中國認為全部海洋資源都歸自己所有的“九段線”以內區域重疊。129-132區塊僅與南面的136區塊相隔三個區塊,有報道稱,2017年7月,西班牙能源公司雷普索爾(Repsol)在中國壓力下被迫中止了136區塊的勘探活動。俄羅斯外交官曾在2008年對美國同行表示,他們擔心有朝一日會像美國公司埃克森美孚當年經歷的那樣受到中國人的脅迫。但到目前為止,為了兩國良好關係,北京看來還未打擾基本由克里姆林宮控制的俄羅斯天然氣公司。

2013年1月,菲律賓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對中國“九段線”發起司法挑戰。五名國際法官組成仲裁庭審理該案,中國聲稱仲裁庭不具管轄權,並拒絕出庭。雖然俄羅斯不支持中國的“九段線”主張,但它對中國的決定抱同情態度。菲律賓未經北京同意單方面提起針對中國的訴訟,而俄羅斯和中國一樣,都認為小國應該對大國謙恭一點。俄羅斯還同意中國的看法,認為法庭對中國有偏見。國際海洋法法庭的庭長是日本人,五位法官中的其餘四位是歐洲人,莫斯科認為這些人並不了解主權問題在亞洲的敏感性。況且,在俄羅斯看來,中國拒絕法庭管轄權的做法在安全理會其他常任理事國早已有之,譬如,尼加拉瓜訴美國(1986)、澳大利亞和新西蘭訴法國(1973年)、毛里裘斯訴英國(2013年),以及俄羅斯自己2013年的“北極日出”號一案。中國為什麼不可以這樣呢?

隨着仲裁案接近尾聲,中國試圖動員國際輿論支持其立場,即爭議只能由直接的涉事方來解決,法院沒有管轄權。俄羅斯外長謝爾蓋·拉夫羅夫表示俄羅斯反對將爭端國際化的時候,中國以為這是一種支持態度。然而,在法院2016年7月12日宣布判決結果,基本上拒絕了中國對“九段線”內資源的“歷史權利”主張時,俄羅斯非常明確地表達了其立場。它的一位外交發言人表示,雖然俄羅斯認為“不選邊站隊是原則性問題”,並反對外部成員如美國的干預,但俄羅斯支持以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等國際法為依據的外交解決方案。這位發言人強調,“我們支持(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為保障全球海洋活動的法治發揮作用。此外,重要的是這一普適性國際條約條款適用的一致性,且不會損害公約所確定的法律制度的完整”。雖然為避免冒犯中國,俄羅斯沒有呼籲涉事雙方服從判決,但它對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解決海事爭端的堅定支持是十分明顯的。

但在2016年9月6日的杭州G20峰會上,弗拉吉米爾·普京總統似乎在攪渾水,他在一個即席講話中表示,俄羅斯支持中國拒絕法庭判決結果的決定。在當時,這被看成是為中國進行的一場外交政變,因為俄羅斯是唯一支持北京的大國。普京的表態也被看成是給中國的交換條件:我們支持你們拒絕法院判決的決定,一旦我們決定不參與烏克蘭就克里米亞問題對俄羅斯提起的法律訴訟,希望你們也給予支持。

普京講話十天後,烏克蘭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附件七對俄羅斯提起法律訴訟,指控莫斯科干涉其在克里米亞毗鄰海域的主權。俄羅斯知道烏克蘭打算對它採取法律行動,克里姆林宮官員討論了可能的應對措施,包括拒不參與,普京在杭州發表即興講話時心裡也許正是想着這一點。與中國不同的是,俄羅斯還是決定出席聽證(以及隨後烏克蘭在國際法院提起的另一個案子,該案指控俄羅斯支持烏克蘭東部的恐怖組織,虐待克里米亞的韃靼人和烏克蘭族裔)。9月份在莫斯科與筆者交談過的俄羅斯分析人士認為,中國在海牙對南海一案的立場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俄羅斯決定參與烏克蘭提起的訴訟。雖然俄羅斯知道,中國的做法與其他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並無不同,但它也注意到中國拒絕判決結果之後名譽受損。一些俄羅斯法律專家還認為,中國在判決中一敗塗地的一個原因就是它拒絕參與,這是不尊重法庭。在俄羅斯看來,任命自己的法官,讓他在其他法庭成員面前為克里姆林宮進行辯解,比在庭外對法庭嗤之以鼻並承受最終結果要好得多。

中俄關係在南海的另一個分歧就是俄羅斯對越南的軍售。俄羅斯是繼美國之後的東南亞地區第二大武器供應商,而越南這個中國主要對手是它的最大客戶。過去十年俄羅斯的武器轉讓,包括戰鬥機、導彈、護衛艦和潛艇,讓越南擁有了可靠的軍事威懾力,恐怕中國面對危機動用軍事力量之前都不得不三思。中國對俄羅斯向越南出售武器心懷不滿,但緘口不言,因為它知道出售武器對俄羅斯經濟的重要性。另外從中國角度看,強大的俄越防務關係比緊密的美越軍事關係更有利。同樣,北京認為俄羅斯自由使用越南的金蘭灣軍事設施比美國人定期來使用好。畢竟北京能向莫斯科施壓,限制它與越南的行為,而同樣方法對美國是行不通的。而且,俄羅斯已經同意向中國轉讓它的部分最先進軍事技術,從而加大中國在南海相對其他聲索國的軍事優勢。習近平和普京可能繼續掌權五六年,隨着兩人良好的私人關係推動俄中關係日益緊密,北京知道,長期而言俄羅斯在中國的利益將遠遠超過它在越南的利益。

綜上所述,在南海,俄羅斯和中國的利益在反對美國“插手”方面是一致的,在中國“九段線”主張的合法性和軍售方面存在分歧。最重要的是俄羅斯不想過多捲入爭端,出於經濟原因,它希望與聲索國和非聲索國都保持良好關係。並且俄羅斯樂見南海繼續維持現狀,因為雖然不便公開承認,但局勢持續緊張對它的軍火工業有好處,同時還可以轉移美國對其在後蘇聯地區和其他地區野心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