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陳東曉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

解決朝鮮問題需建立聯合陣線

2017-09-01
S1.jpg

長期以來,北京一直在東亞特別是朝鮮半島堅持三個目標。

一是在朝鮮與美韓外交關係正常化前提下,促進全面的和平與穩定。

二是通過勸阻平壤不再實施核武器及核導彈計劃,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對中國來說這是防止整個東亞地區走向核化的關鍵。

三是中國旨在通過保持自身防禦優勢和可靠的戰略威懾水平,維護其與美國之間的地區戰略平衡。

但朝鮮半島目前的安全局勢似乎正在偏離北京的目標,其中最令人擔憂的,就是朝鮮加強其核武器和導彈能力所帶來的風險。

一方面,它使朝鮮半島核擴散逆轉的前景蕩然無存。朝鮮發展核武器及導彈能力的規模和速度都在增加,金正恩六年前繼承權力以來平壤進行過三次核試驗,據稱第四次試驗指日可待。平壤還進行了75次以上中短程彈道導彈試射,其中包括從潛艇發射導彈。

僅在2017年7月,平壤就進行了兩次遠程導彈試射。不少人確信,它試射的導彈為洲際彈道導彈,射程足以打到美國本土。這是一個重要而令人吃驚的進展。儘管對導彈的瞄準系統及有效載荷有各種估計,但朝鮮成為事實上的核武器國家似乎已確定無疑。目前真正的問題是,在日本和韓國發展自身核威懾力量之前,它們對美國核保護傘的信心還能保持多久?

與此同時,美國加強了在本地區的軍事部署和戰略存在。為加大對朝鮮的軍事壓力,美國在朝鮮半島實施空中行動,並與盟國韓國和日本一道舉行軍事演習。

儘管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提出對朝鮮的“四不”保證——美國不尋求朝鮮政權更迭、不尋求搞垮朝鮮政權、不尋求加快南北統一、不尋求為跨過“三八線”找借口,但是,包括相當數量國會議員在內的許多美國人認為,與朝鮮進行談判已經是過去式。特朗普總統一直呼籲貫徹他的“最大限度施壓”政策,包括力壓中國對朝鮮實行制裁和經濟禁運。

每當平壤與華盛頓之間的敵意和緊張上升,它們的誤判風險和發生意外軍事衝突的可能性就會增加。在如此緊張的氣氛下,不可低估特朗普總統的剛愎自用和性情無常。他最近“憤怒與火力”的挑釁言論對阻止平壤無濟於事,反而加劇了緊張。

其結果是,地區安全與戰略穩定面臨崩盤危險。美國在韓國部署“薩德”系統不僅削弱了中俄兩國的戰略威懾力,也導致中韓關係緊張。

也許更重要的是,朝核問題讓中美關係更難預測。華盛頓抱怨說,北京對朝鮮有獨一無二的經濟影響力,但未能盡職盡責阻止平壤的錯誤行為。而北京則認為美國降低朝鮮半島風險的嘗試皆不成功。

當然,平壤必須被譴責,因為它違反聯合國決議,對地區緊張局勢全面上升和地區動蕩負有責任。但人們普遍認為,朝核問題既是朝鮮半島安全局面的因,也是果。朝鮮決定發展核武器的根本原因,是華盛頓和首爾對平壤懷有根深蒂固的敵意。

今天,朝鮮半島是亞太地區唯一仍存冷戰架構的地方,“三八線”仍是世界上最大、最危險的軍事對峙之地。從平壤角度看,發展核武器為它提供了一個威懾要素,可以通過提高衝突的代價,來抵禦美國旨在更迭其政權的攻擊和其他的外部威脅。

平壤永遠不會怯於利用核武器計劃,甚至不惜犧牲中國國家安全利益和地區穩定,來爭取更多的好處。但它也應該認識到,堅持發展核武器將使它的改善經濟(即“並行政策”)變得遙不可及。

朝核問題緊張局勢的螺旋式上升,在很大程度上也要歸咎於華盛頓和首爾對朝鮮政策的反覆無常,這使它們的信譽受損。包括中國和美國在內的重要利益攸關方的戰略合作與協同努力缺位,使平壤有了更多的機會去鑽空子。

這些空子讓朝鮮得以躲避國際壓力,降低了胡蘿卜和大棒的效果和可信度。更重要的是,主要參與方——尤其是北京和華盛頓——之間深深的戰略互疑,使本該用來對付朝鮮核計劃的聯合陣線變得愈加脆弱。

十多年來,北京一直努力嘗試影響朝鮮半島的安全進程,它召開“六方會談”,鼓勵華盛頓與平壤的和解努力,敦促各方最大限度克制,避免緊張局勢升級。

但北京的政策仍有改進的空間和必要,特別是如何發出更強烈、更清晰的信息,表明自己反對平壤的核武器計劃以及其他有違聯合國決議的相關計劃。北京今年決定通過減少與平壤的經貿聯繫給朝鮮施壓,這是讓平壤為其不負責行為付出更多代價的正確一步。

話雖如此,但平壤和華盛頓才是最終解決朝核危機的關鍵。北京絕不會接受美國及其他國家對中國沒有出力解決危機的指責。

北京很可能更加大力奉行“雙軌”政策,同時尋求中止朝鮮的核武進程,鼓勵朝美之間展開建設性對話。

一方面,北京決心向平壤發出更強烈信息,即它的核武器開發將面臨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更強硬、更堅決的反對。北京必須重新考慮給予平壤的准聯盟承諾,除非後者停止核武器計劃,停止其他所有損害中國重大安全利益的單方挑釁行為。朝鮮只有按照聯合國決議凍結並最終結束它的核與相關導彈計劃,才能從國際社會獲得經濟、外交和安全方面的回報。雖然北京將不遺餘力地窮盡外交手段解決朝核危機,但它也在加緊為最壞的情況作準備。

另一方面,鼓勵美朝、韓朝實現和解同樣至關重要。這方面的挑戰,是如何更加步調一致地整合施壓與對話,使與平壤的對話儘可能清晰、有力和具有可信度。作為緩解緊張的第一步,平壤和華盛頓都必須認真考慮“雙暫停”方案,即平壤暫停核與遠程導彈試驗,作為交換,華盛頓及盟國暫停針對平壤的聯合軍演或其他炫耀武力的把戲。同時,北京向華盛頓發出的信息也必須十分明確而堅定:如果美國及其盟友試圖採取任何旨在更迭朝鮮政權的先發制人的軍事行動,中國將進行包括軍事手段在內的干預。

為給扭轉朝鮮半島安全局勢惡化和化解朝核危機注入新動力,包括中、俄、美在內的重要參與方亟需加強合作,協同努力。應當鼓勵創新思路,如北京、莫斯科和華盛頓向平壤提出聯合安全保證,以換取凍結並最終結束核武器的生產。

單方面施壓和零散的刺激都是無濟無事的。鑒於朝鮮半島危機的嚴重性和緊迫性,所有當事方都應該趁着為時未晚加大降低風險努力的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