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李崢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助理研究員
  • 孫成昊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中國和美國:面對現實 對話朝鮮

2017-08-10
s3.jpg

7月28日,朝鮮進行了當月第二次導彈試射,一些專家認為,導彈似乎可以打到大片美國地區,包括洛杉磯和芝加哥。毫無疑問,美國對朝鮮遏制恐嚇的總體戰略,包括數輪國際制裁、軍事威懾和網絡干預,都未能阻止這個國家核與導彈能力的發展。

朝鮮正接近其最終目標,即擁有對美進行核威懾的完整能力。這一緊迫威脅引發國際社會一連串疑問:現在是以軍事手段讓朝鮮收手的最後機會嗎?朝鮮成為核國家後會採取什麼戰略?如果中國和美國不能阻止朝鮮成為核國家,有關這一問題的合作對話會否重啟?中國可以為防止事態惡化做些什麼?

可惜,解決這些問題沒有靈丹妙藥。例如軍事行動,誰都不敢排除最壞的情形,包括朝鮮使用核武器進行報復。哪怕報復成功率只有1%,也沒人願意冒險。其他選擇也充滿不確定性。事實上,發展核武器並沒有傷及朝鮮政府的穩定。解決朝鮮問題是一項長期艱巨的任務,由於中美在這方面的分歧小於以往任何時候,雙方都應珍惜這一合作進程。

相當長時間以來,美國對朝政策陷入了困境。基本上就是,美國願與朝鮮達成協議,勸其棄核,但國內因素一直使協議難以達成。例如,1994年美朝商定的框架,本是解決問題的良好起點,但協議的落實困難重重,特別是幫助朝鮮建設兩座輕水反應堆的承諾未能如期兌現。為此,朝鮮認為該協議不過是緩兵之計,而非誠意之舉。

類似情況還有2005年“六方會談”後的9月19日《聯合聲明》。聲明發表不久,美國就對朝鮮實施金融制裁。這些矛盾的舉動發出混亂信號,讓朝鮮覺得只有核力量才是國家唯一安全保障,從此對其他各方提出的建議虛以委蛇。金正恩這位年輕領導人,從未通過“六方會談”或其他雙邊對話與中國或美國打交道,隨着對協議效果的懷疑加深,他會更加一心一意地發展核能力。

美國對朝政策的前後矛盾源於國內政治,因為只有少數政治精英認為朝鮮是可以打交道的理性國家,多數人仍把它當成現實存在的威脅。國內環境更是讓美國行政當局難以採取溫和政策,因為它有可能在國會和媒體批評政府之際產生適得其反的效果,從而一下子把美朝雙方推向更危險的境地。

這種前後不一也影響到其他國家,尤其是中國。中國願意就朝鮮問題與美國合作,但美國政策的搖擺不定使中國對朝鮮的影響力大打折扣。孤立從來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更加孤立的朝鮮會變得愈加不可控,愈發棘手,這樣一來國際社會的選擇更少,解決這一問題的成本更高。

中國古代有句格言,叫物極必反。由於朝鮮核能力發展似乎已達自身極限,我們可以期待朝鮮更加理智自信,並在獲得安全感後重新回到談判桌前。這樣也將減少朝鮮對美國和其他國家的敵意和戒心。

果真如此,首先,美國就應考慮中國的提議,讓中國恢復在這個問題上的信譽。朝鮮依然非常敵視外界,而中國是美國、韓國可以依賴的國家,或許也是唯一可能影響朝鮮的國家。中國提出“雙軌模式”和“雙暫停”,希望各方先退一步,然後開始對話談判。朝鮮曾經放風,表示可以不再進行核武器和導彈試驗,以換取美國和韓國停止聯合軍演。但美國仍堅持過時的軍事威懾政策,這是企圖迫使朝鮮退縮的失敗政策。

如果美國難以接受整個“雙暫停”計劃,它或可考慮一些更巧妙輕微的政策改變。例如,略微調整制裁條款,減少軍演規模及針對朝鮮的威脅,在鼓勵叛逃者方面保持低調,同時要求朝鮮以減少導彈試射頻次、釋放被扣留的美國公民作為回報。這些措施將給朝鮮帶來擺脫孤立和緩解外部威脅的希望,從而防止它採取更多不必要的挑釁行為。

其次,美國應考慮支持與朝鮮進行對話,其他各方則通過不同渠道參與進來。每當朝鮮在核能力上取得突破,它就會釋放一些積極信號,試探其他國家的反應。7月19日,朝鮮用多種語言在國家旅遊局網站發佈“朝鮮之旅”計劃,以吸引外國遊客。這對一個擔心政權被西方用陰謀顛覆的國家來說,是頗不尋常的。

次日,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官方報紙《勞動新聞》發表文章,主張統一的前提條件應該是朝鮮民族的統一。這篇文章還譴責朴槿惠政府應為目前的南北對峙負責,某種程度上說,這也是對韓國建議啟動軍事談判的回應。

美國應該積極看待這些信號,支持南北朝鮮、中朝、俄朝、日朝甚至美朝的官方或非官方雙邊對話,幫助朝鮮體驗與外界的接觸,增強其信心,使該國回歸正確的談判軌道。

最後同樣重要的是,中美兩國應共同推動中、美、朝三方公開或閉門對話,以便為重啟正式談判鋪平道路。看到如此縝密的核能力發展計劃,人們很難把朝鮮視為完全非理性的國家。與“伊斯蘭國”或“基地組織”等恐怖組織從根本上不同的是,儘管有大聲挑釁和充滿威脅性的錄像,但朝鮮從未對美國採取過真正的挑釁行動,反之,像伊朗這樣的國家已經在直接挑戰美國的軍事存在。

中國和美國應充分了解朝鮮獨特的傲慢和實用主義,承認它,會讓它得到一定的安全保障,並有助於通過聯合國或中國安排的其他渠道,來實現三方會談。這種策略將促使朝鮮回到談判桌前,趁為時未晚減少朝鮮問題的不確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