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擴大合作,縮小分歧——為首輪中美外交安全對話點贊

2017-06-29
S2.jpg

中美首輪外交安全對話已經在華盛頓順利舉行。這是落實兩國元首海湖莊園會晤共識的重要舉措,它對於其他三個內閣級別的對話,對於7月兩國元首在G20會議期間的會晤,對於特朗普總統今年稍晚對中國的國事訪問都具有重要意義。

對話是一次深入的戰略溝通。雙方都坦率地闡述了各自的戰略意圖,實際上是進行了一次“戰略再保證”。這樣做是很有必要的,因為這是雙方團隊之間第一次深入的對話。中美關係的未來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雙方的意圖來決定的,是由雙方如何看待對方來決定的。正如有的美國學者所說,如果你把對方視為敵人,那它真可能成為“自我實現的預言”。在中國古代寓言中也有把鄰居視為“偷斧子的人”的故事。而一個時期以來,美方常常抱怨“中國的戰略意圖不透明”。所以當雙方團隊建立起新的工作關係時,互相交底就是不可或缺的了。雙方再次確認了兩國元首的共識,即合作是中美關係唯一正確的選擇。中方誠摯地表達了推動中美關係長期健康穩定發展的願望,蒂勒森國務卿則表示,中美之間的對話為雙方提供了機會來考慮兩國在未來40年中如何相處,兩國要擴大合作領域,縮小分歧,解決問題。在對話後的記者招待會上,馬蒂斯防長稱對話是“獨一無二的機會,使兩國能在哲學層面上討論兩國之間的問題,及將來如何相處”。顯然他對這種討論是深有感觸的。雙方對發展兩國關係的態度都是積極的。

雙方都強調了繼續發展兩軍關係的重要性,這一點令人印象深刻。首先,對話較以前的類似對話明顯地提升了級別。以前在兩軍對話中最高級別是美國的副國防部長和中國的副總參謀長。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副防長弗魯奴瓦與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馬曉天多次主持兩國防務對話,但美國的國防部長和中國的總參謀長則沒有正式參加機制性對話。此次對話美方是國防部長馬蒂斯,中方是中央軍委委員、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房峰輝。這就是一個突破。其次,雙方一致贊同推動兩軍關係拓展升級,積極尋求發展建設性的、務實有效的合作關係。近年來,兩軍關係取得了顯著的改善,但與兩國關係的其他方面相比,尤其是與經貿關係相比,它仍然是兩國關係中的“短板”。而要實現兩國“不衝突不對抗”,改善兩軍關係必不可少。對話中雙方都作出了積極表態,馬蒂斯還明確承諾“致力於改善美中防務關係,使之成為中美整體關係中的穩定因素”。這個表態是積極的。期望雙方共同努力,把這個“短板”補起來。

雙方都對各自關心的問題進行了廣泛的討論,美方重申了一個中國的政策,承認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不支持分裂中國的活動。

在朝鮮半島的核和導彈問題上,中美雙方既有共識,又有分歧。雙方都致力於半島的無核化,但中方強調通過對話協商的和平途徑來解決,並提出了“雙軌並行”思路和“雙暫停”的倡議。這是因為朝核問題說到底是美朝之間的矛盾、朝韓之間的矛盾,美方則一味強調對朝鮮的制裁,以為制裁可以迫使朝鮮就範。美國也有人把解決朝核問題的責任一股腦兒地推到中國身上,這是沒有道理的。實際上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和說法也有變化,一個時候說,過去“美國的對朝政策失敗了,戰略忍耐已經結束”,“各種選擇(言外之意是軍事打擊)都在檯面上”;一個時候又表示,要尋求朝核問題的“和平解決”。朝核問題的一個重要當事方韓國總統文在寅即將訪美,韓美之間的溝通值得關注。

南海問題是對話中提起的一個問題,也是當前中美之間存在的一個敏感問題。筆者看來,特朗普的政策與其前任奧巴馬的相關政策沒有太大區別。前不久,美國又派“杜威”號駛入南海島礁附近,繼續所謂“航行自由行動”。美國是要向其盟友和朋友表示,雖然現政府不再實行“亞太再平衡”政策,但美國仍然在這裡,美國仍然要繼續它在亞太地區的軍事存在,盟友和朋友仍然可以指望美國。當前,南海的局勢趨向緩和平靜,尤其是中方與有關各方已經達成《南海各方行為準則》的框架草案,並正在努力爭取於年內達成框架協議。中國與東盟各國的經濟合作也在進一步發展。希望美國謹慎從事,不要給南海局勢幫倒忙。

自然,通過一天的對話不可能解決所有分歧,但坦率的溝通無疑有助於縮小分歧、管控分歧。對話進一步降低了中美關係的不確定性,使人們看到,兩國關係正在一條健康的道路上穩步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