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周波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特聘研究員

南海不應成為東盟防長擴大會議題

2015-11-25

11月4日,在吉隆坡舉行的第三屆東盟防長擴大會上,站在東盟國家防長及來自亞太地區八個主要國家防長中間的馬來西亞國防部長希沙慕丁·敦·侯賽因聲音抑鬱地告訴媒體,由於“我們無法達成共識”,原計劃發表的聯合宣言不得不取消。

同天,中國國防部發表聲明,對會議未能發表聯合宣言表示遺憾,並表示中方已經與東盟國家達成共識,但一些國家不顧已有共識,試圖塞入不屬於這次會議的內容。

正如之後透露出來的,東盟原本提供的宣言草案並未提到南海和南海行為準則。中國支持東盟的決定,但美國及其盟國反對。一位美國高級代表明確表示,如果不提南海和南海行為準則,美國便不會在聯合宣言上簽字。

通過這一舉動,美國顯然是決心把東盟防長擴大會政治化。而這個平台對政治問題,就算真的有,也一向很少討論。自從2010年首次召開以來,東盟防長擴大會幾乎都謹慎地迴避了領土爭端這類棘手問題,而是把重點放在務實合作上。海上安全聯合演習、反恐、人道主義援助和救災合作方興未艾。如今,東盟防長擴大會被廣泛視為最有活力的區域安全合作平台。

這種實用主義有它的道理。沒有政治問題,18個國家的防務與軍事部門之間的合作就更容易。前兩屆東盟防長擴大會的宣言也沒提到過南海。行為準則談判是留給中國和東盟國家外交人員的,到目前為止已經舉行了十幾輪會談,中國和東盟國家的軍方都有參與。

誠然,南海問題引起全世界的關注,但它只是亞太地區諸多領土爭端中的一個。試想一下,如果潘多拉盒子被打開的話,國防部長們將不得不應付多少其他地區問題:朝鮮半島核問題、克里米亞、中日歷史問題……

美國的拒不讓步違背了它自己的“立場”,也就是美國政府對南海島礁主權不持立場,美國在中國和東盟之間不選邊站隊。問題是,如果中國和東盟都同意不在宣言當中提及南海和南海行為準則,一個外來者美國為什麼要反對這樣的聯合宣言呢?

中國和美國的爭執不下使東盟處境尷尬。包括中美在內的所有“擴大”國都同意東盟在地區安全機制中的中心地位。而只有由10個小國組成的組織東盟,才知道這種夾在大國當中的中心地位會是怎樣的不穩定。但它為了自己的生存和自尊樂於扮演這樣的角色。東盟最大的噩夢是大國尤其是中美之間對抗。用東盟的話說就是,大象打架,綠草遭殃。

美國的舉動,是繼美國海軍拉森號以“航行自由”名義在渚碧礁12 海里以內巡弋後對中國的進一步挑釁。美國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聲稱,美國將繼續在南海飛行、航行和活動。如果確實發生這樣的事,中國就可以指出,就像它已經做的那樣,正是美國,在使南海走向軍事化。中國也許還不得不重新考慮不將其控制下的島礁軍事化的承諾。10月29日,中國國防部發言人警告說,中國人民解放軍“有很多選項”。

說美國決心在南海與中國攤牌未免誇大其詞,但很肯定的是,美國變得更為強硬了。它在東盟防長擴大會上一反常態的舉動,不過反映了挫折越來越多的美國不懂得如何與中國打交道。這一次,它在錯誤的場合採取錯誤的方法對抗中國。這不僅毫無裨益,而且也不會贏得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