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吳正龍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基金會高級研究員

新冠疫情推動全球化低潮

2020-07-02

新冠疫情對全球經濟影響深重,雖不會終結全球化,但將助推全球化低潮。

上世紀80年代開始,全球化飛速發展,到本世紀初達到高潮。2008-10年的世界金融危機標誌着這一輪全球化進程的歷史性轉折。以2010年為界,之前幾十年世界貿易增長高於世界經濟產出,全球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之後這種情況不復存在,世界貿易增長一直步履蹣跚。儘管世界經濟增長相對穩定,但貿易額實際有所下降。

疫情暴發前,已經有許多因素促使全球化進入低潮。特朗普入主白宮後,以“美國優先”為圭臬推行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鼓吹“去全球化”。特朗普政府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以國家安全為由對鋼鋁材料和製品加征進口稅,引發報復措施和貿易壁壘蔓延;發動對華貿易戰,對進口中國商品徵收大量關稅,大大減少了雙邊貿易;對諸多國家發起名目繁多的制裁,打壓貿易增長需求;推行大國競爭政策,導致全球供應鏈收縮或停頓。可見,疫情暴發之前世界已經進入全球化低潮。

新冠疫情進一步助推並強化了這一趨勢。低潮時期的全球化不僅進度緩慢停滯,而且可能發生逆轉倒退。這主要反映在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疫情導致世界貿易下降。為應對疫情,各國經濟短暫停擺,全球供應鏈斷裂,復工復產有先有後,今年世界貿易下滑幾乎已成定局。WTO預測,2020年世界貿易將下降13%至32%,遠高於全球GDP的預期降幅。世界貿易面臨下行壓力短時間內難有改變。

其二,疫情促使人們重新審視全球化。此次公共衛生危機凸顯一味追求降低成本,將零部件生產外包所引發的供應鏈斷裂風險,促使人們反思全球化弊端。法國總統馬克龍表示,新冠疫情“將改變我們過去40年來一直生活在其中的全球化的性質”,並稱“很明顯,這種全球化正走向其周期的盡頭”。針對貿易依賴問題,歐盟貿易專員菲爾·霍根表示,“我們需要考慮如何確保歐盟的戰略自主權”。

其三,調整供應鏈布局成為許多國家疫情後的優先事項。由於具有很大經濟效益,供應鏈不會在疫情後消失。綜合來看,供應鏈布局調整將主要在三方面展開。

一是實現供應鏈多元化,限制產品對外依賴程度,構建一個沒有任何國家成為某種產品單一來源的格局;

二是針對供應鏈過長所帶來的風險,不少國家正在醞釀對主要零部件生產基地重新布局,使其儘可能靠近消費地。這可能會提高產品成本,但為確保需求安全,這是不得不做出的犧牲;

三是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企業,過去由於環保融資等原因外遷他鄉,現在則需要將其留在本國國內。這些調整必須在開放市場與相互依存之間、在“健康主權”與安全之間取得某種平衡,不然很容易滑入保護主義泥淖。即使掌握好這個度,這些調整也會造成全球化一定程度的收縮。

其四,強化外國資本投資本國的審查將遏制資本流動。疫情過後,主要西方國家將步美國後塵,加強對外國資本投資本國核心部門的審查和控制,以防止本國高端技術外流,削弱本國競爭優勢。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中國不斷出台開放措施,取消外資入股比例限制,而美國等發達國家卻轉為內向,抬高市場准入門坎。其結果只能是限制資本自由流動和生產要素市場配置,拖全球化的後腿。

其五,抗疫期間美國出台一系列“去中國化”、“去全球化”措施。為擺脫抗疫不力的困境,特朗普政府“甩鍋”中國,以轉移國內民眾的視線,同時變本加厲展示對華“強硬”,以迎合基本盤訴求,挽回大選頹勢。美國推動在華美資企業迴流,促使中美經濟脫鉤;威脅對華實施新的關稅;指示聯邦退休儲蓄投資署停止對中國投資;宣布升級對華為公司制裁,阻止全球所有芯片製造商向華為提供半導體元件;醞釀並制定在美上市中資企業摘牌法律等等。對遭受疫情打擊的國際貿易和全球供應鏈來說,美國這些新花招無疑是雪上加霜,將進一步阻礙全球化發展。

全球化與其他事物一樣,都不可能是直線發展的,有高潮必然就會有低潮。高潮時期,驅動全球化發展的原始動力資本,憑藉日新月異的新技術助力,高歌猛進,按照比較優勢原則在全球範圍內組織生產、貿易、投資、營銷,開展全球大分工和大協作。而此次低潮,政府看得見的手在諸多方面取代市場看不見的手,通過發佈行政命令,運用制裁、徵稅、斷供、限制等行政手段,阻斷或延緩貿易和資本自由流動,迫使全球化進程換擋減速。

全球化進入低潮並不意味着全球化的結束,而只是一個局部停滯或倒退。面對全球化低潮,根本之策仍是堅持開放,改善營商環境,不斷加強供應鏈效率和穩定,推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促進地區經濟一體化進程,如《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中日韓自由貿易協定》。核心技術是花錢買不來的,立足點要放在自主創新上,要堅持合作共贏,着力解決發展包容性、普惠性、平衡性不足等深層次問題,共同建設一個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世界經濟。

同時也應該看到,要消除全球化低潮時期美國等國推行“去全球化”政策造成的負面影響,從低潮再次走向高潮,可能會是一個漫長艱難的過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