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無意間幫助了中國

2020-03-11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是在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打工嗎?他的外交政策讓人覺得是這樣。讓美國幾乎與伊朗開戰,這使中國得到的好處比任何國家都多。

奧巴馬政府曾推出著名的“重返亞洲“政策,後來叫“再平衡”。奧巴馬總統2011年宣布:“21世紀的亞太地區,美利堅合眾國永在。”

然而,除了把幾支海軍陸戰隊轉移到澳大利亞,奧巴馬總統幾乎沒有改變美國在那個地區的政策。事實上,他的歷任國務卿仍把大部分時間花在中東。五角大樓在該地區發動了幾場新熱戰,和一場與俄羅斯的冷衝突。

這位強調不願參戰的總統干預過利比亞內戰,所製造的混亂延續至今;他讓華盛頓捲入與伊斯蘭國的戰爭,使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美軍至今不得脫身;他試圖推翻敘利亞阿薩德政權,卻一敗塗地;他支持的沙特對也門的殘酷侵略,到現在還在肆虐。奧巴馬總統還兩次增兵駐阿富汗美軍,將人數增加了一倍甚至兩倍。

此外,政府把俄羅斯對烏克蘭的進攻視為對美國的進攻,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國的北約東擴和支持俄羅斯周邊政權更迭的激進政策。對烏克蘭的援助妨礙了衝突的解決,華盛頓與莫斯科的關係愈走愈難。俄羅斯甚至加強了與中國的合作。

然而,雖然對前任的政策大加抨擊,特朗普總統卻保持甚至強化了奧巴馬政府的大部分優先事項。他的政府向阿富汗增兵,在也門繼續支持沙特政府,在伊拉克保留駐軍——儘管面臨伊方的反對,在敘利亞重新部署軍隊以攫取其石油。為對抗俄羅斯,他實施了更多制裁併為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

而且,特朗普總統把沙特變成主要防務依賴國,在這個王國部署了大量軍隊。更糟糕的是,他對伊朗的廢除核協議、重施經濟制裁、暗殺高官卡塞姆·蘇萊曼尼等“極限施壓”政策,導致德黑蘭反擊,襲擊了沙特石油設施和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基地。儘管華盛頓和伊朗的衝突似乎降溫,但伊朗有可能進一步報復,從而增加另一場中東戰爭的可能性。這場戰爭會比入侵伊拉克嚴重得多。

特朗普政府在非洲的軍事承諾要溫和得多。他在整個大陸部署了約7000名軍人,其中大部分是幫助當地政府打擊對美國沒什麼威脅的恐怖分子或叛亂分子。然而,就連從那裡撤軍似乎也是不可能的,因為政府的計劃將在國會遭到強烈反對。至少在美國的立法者們看來,地球上處處都要有美國的軍事存在。

所有這些,都讓美國把注意力集中於中國的主張落空。在美國有數萬億美元和平時期赤字的當下,它不可能把所有想像的外敵都列為優先事項。不管總統及其官員說什麼,如果一切都“至關重要”,那也就沒什麼至關重要了。

事實上,如果反華鷹派的分析靠譜,他們就應該堅持讓華盛頓下放其他責任——為什麼二戰結束75年之後,人口眾多經濟繁榮的歐洲不能保衛它自己呢?他們還應該要求美國放棄次優承諾,如在中東石油對美國並不重要的時候保護沙特,以及在非洲無必要地作戰。否則,美國決策者將很難應對中國帶來的挑戰。

華盛頓與北京的關係已經變得更難駕馭,令人擔憂。但美國的政策卻對中國有利。事實上,未來幾年中國將對美國的價值觀和利益構成重大挑戰。然而,真正的威脅和最有效的應對不是軍事。美國是安全的。華盛頓應該制定更好的戰略,去與一個有可能在經濟實力、政治影響力甚至文化影響力方面超越美國的國家競爭,而不是準備打不該打的戰爭。

首先要做的,應該是把軍事承諾限制在真正必需保護美國的地方。把五角大樓變成外國政府的福利機構使美國被削弱,這些浪費掉的金錢應該投入美國經濟。美國的決策者如果把本國經濟秩序整頓好,華盛頓的談判地位會更強大。

特朗普政府及其繼任者還應採取小布殊總統倡導後來又放棄的“謙遜”外交政策。美國試圖通過次級經濟制裁,向盟國和對手發號施令。而對華盛頓傲慢自大的抵制越來越多:歐洲開始構建不受美國控制的支付系統,這一做法得到了中國、俄羅斯和其他國家的支持。

美國決策者要想贏得對華採取更強硬政策的支持,就必須讓世界在不那麼重要的爭執下走自己的路。中國不是古巴或伊朗。儘管美國有獨特的影響力,但即使最好的情況下,其他國家也極其不情願與北京決裂。何況情況很難說是最好,相反,特朗普政府浪費了美國很多信譽和影響力。

其實,華盛頓對中國的抱怨有時像碎嘴嘮叨,因為美國做了這麼多不明智不必要的事情傷害自己。如果採取好的政策,美國經濟會更強勁,美國的影響力也會更大。拒絕行動是愚蠢的,諷刺的是,這讓特朗普政府看起來像是北京事實上的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