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陳東曉 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

中美需重新確認維護世界經濟體系穩定的共同利益與責任

2019-07-17
a.jpg

中美關係已到了一個何去何從的關鍵十字路口。目前左右這種關係發展的驅動系統令人擔憂。比如,過去幾十年里在雙邊關係中發揮“壓艙石”作用的經貿關係,已經成為當前中美之間分歧和緊張的一個最突出的動蕩源。儘管剛剛結束的大阪G20峰會上,中美兩國領導人同意重新啟動貿易磋商,暫時剎住了雙方再次迎頭相撞的勢頭,但經貿領域的摩擦升級只是當前兩國關係緊張的一個方面,更令人擔憂的是中美之間在過去幾年裡日益加深的不信任感甚至敵意。

從美國方面看,過去兩年華盛頓對華政策的主流意見發生了重大變化,中國被美國官方定位為美國主要的“戰略對手”,是美國創立和主導的自由國際秩序的主要“修正主義國家”。許多美國觀察家因此認為,過去幾十年美國對華接觸政策已經失敗,美國對華政策需要改弦易轍。在此背景下,與中國“脫鉤”這種極端主張也在美國流行起來。

從中國方面看,儘管目前北京還沒有公開提出一套全新的對美戰略,而是強調要保持戰略定力,但北京認為必須做好準備,應對美國可能全面阻擾中國和平崛起的戰略。不過,中國方面對究竟怎樣調整對美政策也存在不同意見。一些中國學者認為,這輪美國對華政策變化主要是美國國內經濟、社會矛盾加劇的表現,美國歷來有誇大外部威脅來轉移國內經濟社會矛盾、重新凝聚國內共識的傳統,因此主張中國不必以牙還牙。還有不少中國學者認為,作為霸權的美國必然會對快速崛起的中國實施戰略打壓,這是國際政治中大國興衰的歷史規律,因此中方不應對美國放棄對華遏制政策抱有“幻想”,而是要對美國實施更強有力的戰略反制。

中美關係的確無法回到從前,同時我們還很難確定當前中美兩國的政策及互動究竟會把中美關係帶向何方。儘管我們很難想像未來中美之間可能爆發熱戰的情景,但是雙方的戰略互疑不斷加深,經貿摩擦和科技領域的競爭也已經升級到“貿易戰”、“科技戰”的程度。這些證據似乎都顯示中美至少在科技領域正加速分道揚鑣,不少人也開始討論中美關係是否進入了“新冷戰”。

如果我們討論當下的中美關係仍然僅從霸權爭奪、意識形態衝突等傳統語境出發,甚至用“文明衝突”的宿命論來指導政策,那麼這是對時代特徵的嚴重誤讀。在全球化、信息化和多極化的大背景下,僅就經濟和科技聯繫而言,中美兩國已經深度嵌入一個高度關聯、相互依存、同時日益脆弱的世界經濟體系之中。中美兩國之間經貿和科技聯繫的部分轉移和脫鉤固然可能,但讓這種聯繫全面脫鉤,將使中美兩國長遠利益乃至整個世界經濟體系承受災難性後果。

剛剛結束的G20大阪峰會發出了些積極的信號。世界主要經濟體的領導人表示要繼續加強合作,推動世界經濟良性增長,共同建設自由、公平、非歧視、透明和穩定及可預期的貿易和投資環境,同時表示要加強數字經濟領域的創新合作,實現世界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對中美兩大經濟體而言,至少有三個方面問題急需兩國進一步加強政策協調與合作,同其他利益攸關方一道,共同維護世界經濟體系的穩定,強化應對各種風險和破壞性力量的韌性。

一是如何管理數字經濟創新對國際貨幣金融體系潛在的巨大衝擊。G20大阪峰會宣言指出,要密切關注數字經濟域“加密資產”(如數字加密貨幣)的發展態勢,對其現實及潛在風險保持警惕。特別是隨着Facebook聯手其他數字經濟巨頭髮布數字加密貨幣Libra,國際貨幣和金融體系將面臨多重的巨大衝擊。正如曾是Facebook聯合創始人的克里斯·休斯撰文指出的那樣,一旦Libra發行成功,它有可能根本改變目前主要由各國中央銀行控制貨幣發行的國際金融體系,尤其將對發展中國家,特別是金融小國、弱國的央行控制能力造成根本性破壞,進而衝擊整個國際金融體系的穩定。包括中美兩國在內的主要經濟體切不可等閑視之,各國央行包括IMF等國際金融機構要加快合作步伐,儘早制定相應的監控和管理機制,防止系統性危機爆發。

二是如何平衡國際科技領域合作與國家安全之間的關係。人類科技歷史的發展軌跡表明,人類創造信息的能力是決定人類利用能量的水平,從而推動人類文明進步的最重要動力。近現代以來,人類之所以在不到一個世紀的時間裡創造出的知識總和超過了自文明開始以來的所有時代,就是因為人類掌握和創造信息的能力達到前所未有的程度,包括各國科學技術工作者比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都能更有效地相互交流,並開展跨國合作。根據中國政府的數據,從2000年到2014年,中美兩國在科技領域合作論文的數量從5000篇增加到55000篇。2012年到2015年,中美雙方科研合作項目數量增加了80%以上。今年G20大阪峰會的一個主題是討論如何為“數據的自由而有序流動”設定國際規制,這也是主要經濟體領導就當前數字經濟時代如何保持數據和信息的流動,以及同必要的國家安全等目標保持平衡的一次重要討論。總之,中美作為世界科技進步的兩大主要力量,要與國際社會其他成員一道,在推動國際科技合作和人類知識信息的創造,以及維護國家安全這兩個目標之間找到平衡點,形成國際社會新共識,防止過度割裂信息和思想的有序流動交換阻礙科學發現和科技進步,影響人類福祉。這是中美兩國領導人和有識之士的共同責任。

三是如何管控國際金融和國際貿易武器化風險。當前,一國為了實現其對外政策目的,單方面過度使用經濟制裁、加征關稅、限制貿易等手段,或者利用自身在國際金融體系的強勢地位,用國內法對第三方經濟活動進行長臂管轄的趨勢愈演愈烈。國際社會日益擔心金融、貨幣、貿易工具武器化趨勢將嚴重削弱人們對國際金融和國際貿易體系穩定性和可預期性的信心。如何防止國際金融和國際貿易武器化的上升風險,尤其如何防止其濫用從而減少這種“大規模破壞性武器”對世界經濟體系長久的負面影響,包括中美兩國在內世界主要經濟體需嚴肅對待,加緊制定國際規則來約束這種趨勢。

中美關係已經進入到一個新的歷史關口,需要我們重新審視中美兩國面臨的共同利益和挑戰,重新明確我們維護整個世界經濟體系穩定需承擔的共同責任。只有如此才能超越你輸我贏的競爭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