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俞邃 中國當代世界研究中心教授

美中俄三角關係牽動全局

2018-08-31
7.jpg

當今世界局勢正在發生諸多新變化,且無不與美中俄三角關係相牽連。而導致這種變化的首要因素,則是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做法過於離譜。

8月以來,美國政府不斷拋出挑釁中國和遏制俄羅斯的舉措。例如,8月7日宣布完成對價值16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征新關稅的計劃,擬於8月23日起生效;8月8日把“毒氣門”事件抖了出來,加大對俄羅斯的制裁;8月9日白宮宣布計劃到2020年組建一支太空軍,作為第六個作戰軍種,宣稱這是因為中俄展示的能力構成了“前所未有的新危險”;8月13日特朗普簽署2019年度國防授權法案,軍費總額達到7160億美元,比上年增長2.6%,為九年來最大漲幅,等等。

人們不得不思考如此攪局帶來的後果。

先談美國對華關係。美方挑起貿易戰,遠非像美國政府自誇的那樣“成功”。8月4日美國福布斯網站刊載署名文章《美國正打贏對華貿易戰是危險的胡話》,文章稱,天真的美國政府貿易團隊對自己似乎擊中了中國的要害感到有點飄飄然。這個團隊明顯低估了中國人的決心、信念以及耐心。8月7日IMF首席經濟學家奧布斯特費爾德稱,美國試圖通過加征關稅來削減貿易逆差的做法是誤入歧途,美國貿易逆差的根源不在貿易本身而在於宏觀經濟。

美國政府應該明白,中美貿易額佔中國外貿總額約15%,中國對美國之外的國際貿易存在巨大增長潛力,中國經濟本身仍有尚未開發的巨大潛能。中國有信心有能力應對各種風險挑戰。

面對中美關係的嚴峻性,有人說美國對華戰略在發生質變,論據是影響當前美國對華政策最重要的非常規因素(特朗普現象)與最重要的常規因素(兩國實力對比與相互認知)的加速變遷在2017年底出現了匯合,從而在美國政治精英中形成一種自尼克松訪華以來前所未有的對華負面共識,在這種共識的推動下,美國對華政策正在經歷質變。

也有另一種看法,認為中美貿易關係不會走向全面對抗,因為當前中美貿易關係是深度交融、相互依賴的。在全球經濟體制下,通過國際貿易、國際投資、人員交往和人力資本互通這三條重要渠道,中美兩國經濟之間存在着千絲萬縷的聯繫。

筆者深信,中美關係的大框架不會輕易改變。其一,雙方互有長遠的利益需要,且難說誰的需要更多。其二,美國對華歷來採取接觸加遏制的方針,且交替使用。當下美國氣勢洶洶,一旦痛定思痛,又會接觸。嚇唬中國人從來不管用。其三,中國對美國的政策穩定性極強,儘管現在對方煩躁不安,甚至氣急敗壞,但人們看到習近平主席卻不動聲色,穩如泰山。

美方應該懂得一個通俗的道理:中國無意改變美國,也不想取代美國;美國無法左右中國,更不可能阻止中國的發展。中美兩大經濟體加強合作,不僅事關中美兩國,也是國際社會之需,是世界人民所盼。

再談美國對俄關係。微妙的是,特朗普既想與普京親近,卻又不停地制裁俄羅斯。矛盾糾結,章法混亂。

美國應該了解,普京主導下的俄羅斯有幾條原則是不會變的。一是要把俄羅斯打造成世界一流國家;二是要建立適合俄羅斯國情的發展模式;三是奉行全方位外交,反對單極世界。普京雄心勃勃,但前進道路上障礙重重。俄方希望與美國保持“建設性關係”。

特朗普對俄竭力誘惑,試圖“聯俄反中”。對此俄羅斯心知肚明,絕對不會舍本求末。俄羅斯戰略研究所網站7月27日的文章稱,美國領導人試圖離間俄羅斯與中國,但俄羅斯不會被特朗普的阿諛奉承和微笑“融化”。

中俄關係的成熟性和穩定性,讓美國嫉妒、擔憂,其實是多餘的。美國對華對俄“兩個拳頭打人”,結果推動中俄關係更加緊密。

傳統因素、現實因素和特殊因素,使美中俄三角關係牽動着世界全局。美國方面不要認為維繫世界霸權是天經地義的,不要把中國堅持和平發展、和平共處視為軟弱,不要僅從經濟增長速度看低俄羅斯,更不要忽視聯合國的核心地位,得意時凌駕於聯合國之上,失意時置身於聯合國之外。

世界形勢風雲變幻,不確定性固然是常態,但和平發展畢竟是時代主流,合作共贏已成全球共識。世界上的事情紛繁複雜,不是做生意,打打殺殺不是全球治理的辦法。“吃一塹長一智”對特朗普政府應該是適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