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貿易戰 朝鮮問題 特金會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特朗普亞洲之行會是「撤離亞洲」嗎?

2017-11-03
S3.jpg
特朗普總統登上空軍一號。(紐約時報)

 唐納德·特朗普將踏上繼今夏出訪中東、歐洲後的第二個重要國際之旅。11月2日起,他將對亞洲地區進行近兩周的訪問,會見地區領導人,重申與日本、韓國等國的同盟關係,並呼籲進一步消除朝鮮對地區和全世界的與日俱增的威脅。

然而,儘管白宮公布了一份官方行程,但這次重要的出訪究竟會發生什麼目前還不清楚。對特朗普及其政府而言,此行是重申美國對盟友的歷史承諾,並重新表明自己是該地區常駐力量的一次重要機會。美國大選以來,唐納德·特朗普不僅被證明是最不正統的總統——無論是公開發泄他於公於私的不滿,還是把外交搞上社交媒體——而且也是最不可預測的。特朗普甚至幾次打擊自己的軍隊將領,和他的國務卿雷克斯·蒂勒森。

這些行為,以及諸如暗示日本等盟國要多承擔美國的安保費用、批評中國沒有管好鄰居朝鮮、與平壤的口水仗不斷升級等,都引出一個問題:特朗普政府是否打算瓦解奧巴馬的政治遺產,撤出並脫離亞太地區?

巴拉克•奧巴馬執政期間,美國政府的政策立場是“重返亞洲”。“重返”是指美國欲把它從中東和歐洲撤出的軍事、金融和外交資本重新集中到亞太。某種程度上說,該政策計劃是對亞太地區日益強大的經濟基礎和市場的認可。所以奧巴馬政府搞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這份自由貿易協議囊括該地區十幾個國家,是美國最大的自貿協定,涵蓋美國9050億美元的出口。可是,TPP不單被設計成一個龐大的貿易協議,它同時也是為遏制中國在該地區與日俱增的實力和影響力,譬如中國在南海日益自大妄為,加上習近平主席最近又在黨代會上鞏固了權力。

特朗普上台後讓美國退出TPP,是對奧巴馬在該地區政治遺產的沉重打擊。除此之外,目前還沒有多少證據表明他或他的政府有進一步放棄參與該地區事務的計劃,特別是在對朝鮮緊張關係不斷升級的情況下。不過,這不意味着沒有從該地區撤離的動向。白宮最近宣布特朗普將缺席在菲律賓舉行的東亞峰會,一個有十幾位地區國家領導人出席的重要會議。白宮發言人解釋說:“總統的亞洲之行時間很長,是他迄今為止最長的一次,他11月13日晚回到美國完全是按日程安排行事。”這大概是試圖制止潛在的謠言,即計劃突然改變是出於政治原因,而不是純粹的技術原因。

日前,在談到特朗普決定不參加峰會並縮短行程時,前美國駐緬甸大使德里克·米切爾說,“多邊主義在亞洲往往只是走過場,即便如此,對他來說似乎也很難”。說到底,特朗普決定不出席是緣於無知,而不是出於政策或外交。如果真的撤離亞太,那是因為特朗普不感興趣,是對地緣政治和歷史上美國在該地區扮演的角色缺乏了解,而不是出於理性或一以貫之的政策。

從很大程度上說,只要朝鮮仍是威脅,特朗普就不會撤離亞太,至少在軍事上不會。他的亞洲之行在許多方面還是會有延續性。但在外交和推動如人權等美國價值觀方面,美國的介入會有所減少或停頓。有兩件事已經說明問題。首先,特朗普與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關係比奧巴馬強得多,雖然杜特爾特以通過法外處決的禁毒運動而聞名。這主要是因為,特朗普從不批評杜特爾特的粗暴行徑。其次,特朗普款待過泰國總理,後者2014年靠軍事政變上台,並拒絕恢復國家的民主制度,為此遭到人權組織的抨擊。如果特朗普在亞太地區秉持這種外交風格,或者間或這麼做,那麼他在該地區的政治遺產將與奧巴馬的政治遺產大相徑庭,這種政治遺產有可能破壞美國參與亞太事務和美國在亞太全方位存在的歷史連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