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中國、美國和阿富汗戰爭:遊戲變了?

2017-01-13

今年,中美在阿富汗和中亞的互動可能會發生重大變化。儘管在其他領域關係不斷惡化,對於這些地區,北京和華盛頓總體上仍奉行着和諧政策。與此同時,中國與俄羅斯在中亞的合作比其他任何地區都要緊密。但是。特朗普政府似乎已準備採取行動,削弱北京的有利局面。

S6.jpg

美國、俄羅斯和中國都對近期“伊斯蘭國”向阿富汗和中亞地區蔓延感到擔憂。儘管俄羅斯和中國都害怕阿富汗的動亂“溢出”到中亞鄰國家甚至它們自己國家,但對在阿富汗接替美國領導的西方軍事聯盟,它們並不感興趣。中俄都希望美國及其盟國承擔維持戰爭的經濟和軍事負擔。

中國在中亞的安全存在增加,是因為北京在該地區的利益擴大,以及中國外交政策積極性和安全能力整體上加強。過去20年里,中國與中亞國家建立了緊密的經濟聯繫,這些國家一般都歡迎商業關係多樣化的機會。如今中國還從中亞進口大量能源,這一地區對中國絲綢之路經濟帶計劃也至關重要。

由於相鄰的阿富汗持續動蕩、伊斯蘭極端主義擴張,以及預期北約在該地區軍事收縮,中國對區域安全的擔憂也在增加。2016年8月中國在比什凱克大使館的爆炸事件,就是近期地區恐怖分子在中亞攻擊中國目標的一例。

中國在阿富汗的經濟利益已經增加,但中國的主要問題,是阿富汗潛在的不安全因素會影響北京在中亞更重要的經濟與安全利益。此外,隨着中國在中亞和阿富汗經濟項目的增多,北京對該地區中國同胞的安全也表示關注,因為強調保護海外中國公民的重要性已成為中國外交政策比以往更突出的特點。

上述發展的結果就是,中國擴大了區域安全參與,尤其是在毗鄰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中亞國家。在上合組織框架內外都發生了軍事聯繫,中國定期與中亞鄰國進行特種作戰、輯毒、反恐演習,所有五個中亞國家現在都有中國的軍事援助,雖然不算太多。

根據早些時候的雙邊和多邊倡議,俄羅斯、中國和巴基斯坦近期圍繞阿富汗安全問題尤其是“伊斯蘭國”對它的威脅舉行了會談。對自己被排除在三邊機制外,阿富汗政府一直表示反對。在2016年12月底最新一次第三輪對話中,該機制同意邀請阿富汗和伊朗政府參加未來的會議。

俄羅斯、中國、巴基斯坦和伊朗政府全都尖銳批評美國領導的阿富汗多國軍事行動效果甚微,十餘年來未能抑制住該國的反政府武裝和龐大的販毒網。它們如今擔心,這支國際部隊會讓“伊斯蘭國”在阿富汗得到一個立足點。

S7.jpg

莫斯科和北京最近協調了針對阿富汗塔利班的政策。雙方現在都與塔利班領導人進行公開對話,並呼籲將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從聯合國制裁名單中拿掉。這份制裁名單限制他們的國際旅行和海外金融活動,為的是促使塔利班與喀布爾和談。俄羅斯官員聲稱,他們開始對話的目的,是分享有關更極端的“伊斯蘭國”威脅的情報,推動阿富汗和平進程,保護俄羅斯在阿富汗人質的生命。通過這種介入,俄羅斯可能也想削弱西方在阿富汗的影響,限制塔利班對地區恐怖主義與毒品走私的支持,為將來塔利班可能在戰爭中取勝留後手。

從前,莫斯科將塔利班視為毫無疑問的對手。隨着塔利班近些年實力增強,俄羅斯分析人士考慮在阿富汗北部建立一個緩衝區。與塔利班不同的是,更加極端的“伊斯蘭國”公開宣布了全球野心,其崛起對俄羅斯(和中國)的阿富汗政策形成嚴峻挑戰。為此俄方代表緊隨中國同行,也將塔利班考慮為對抗“伊斯蘭國”的潛在合作夥伴。

甚至在俄羅斯轉變對塔利班的立場之前,中國已經在巴基斯坦、美國和其他國家的直接合作下,與多位塔利班領導人進行了對話。中國很可能利用它的巴基斯坦關係向塔利班施壓,讓它不要支持反北京的恐怖分子,尊重中國的區域經濟利益。中國和美國外交官主導了有關阿富汗問題的多邊倡議,如“伊斯坦布爾進程”,這是一個旨在促進阿富汗穩定的區域合作機制,包括了十幾個中亞、南亞和中東國家。

儘管在其他領域關係不斷惡化,在阿富汗,北京和華盛頓總體上還是奉行着平行政策。然而,美軍反對中俄與塔利班的接觸,聲其削弱了喀布爾的合法性,詆毀了美國領導的針對塔利班與“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阿富汗政府表示,它必須確定哪些塔利班領導人(如果有的話)可以從聯合國制裁名單剔除,並要求塔利班首先同意和平條件。

阿富汗問題給即將上台的特朗普政府帶來一個比敘利亞問題更嚴峻的挑戰。不同於大馬士革,喀布爾現政府是美國的長期盟友。不同於敘利亞,阿富汗戰區駐紮着數千美軍地面部隊(而敘利亞是俄軍士兵)。更何況,中國在敘利亞主要是旁觀者,北京在阿富汗則是莫斯科的積極合作夥伴。

當選總統特朗普也許會嘗試以阿富汗問題為契機,加強美國同印度的關係,或削弱中俄安全合作。如果特朗普新政府成功改善美俄關係,或決定減少美國對阿富汗的軍事承諾,那麼與俄羅斯相比,中國在中亞討價還價的籌碼就會減少。特朗普可能單純讓美國從阿富汗戰爭中抽身,把問題甩給迄今為止遠離美國與北約在阿富汗軍事行動的俄羅斯和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