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新冠肺炎 COVID-19 全球治理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印度洋上的「鋼鐵般友誼」

2016-02-10

以長期友好著稱的中國-巴基斯坦關係,其規模正在進一步擴大。奇怪的是,追溯到冷戰高潮期,也沒有哪兩個國家能有如此多的差異。然而,共同的對手、相互間的經濟利益以及謹慎的態度,將兩國凝聚在一起,形成“鋼鐵般的友誼”。

China-Pakistan.jpg

這種關係中的軍事部分達到了至關重要的戰略維度。目前,巴基斯坦的軍事裝備半數由中國提供,中國還表示願意向巴基斯坦轉移技術。這些項目中最顯眼的,就是JF-17“雷電”攻擊機的聯合開發。

中國對巴基斯坦的持續支持對兩國在印度洋地區的高壓攻勢具有重大戰略意義。不過,兩國海軍合作很大程度上並不廣為人知。

在中國看來,印度、美國與日本關係的不斷發展對其海上通道產生了威脅,尤其是在印度洋的能源要道霍爾木茲和馬六甲,以及中國南海和東海。

中國與印度的“海上教義”格格不入。這種教義反映印度記者、歷史學家、行政官員及外交官K·M·潘尼迦的思想,即“印度洋屬於印度”。在1945年的《印度與印度洋:略論海權對印度歷史的影響》一文中,他意識到越南對控制中國進入南海與印度洋的重要性。這一深謀遠慮也說明為什麼當代印度試圖與越南建立牢固的安全關係。

例如,1973年,印度前總理阿塔爾·比哈里·瓦傑帕伊聲稱:“印度的安全環境範圍是從印度洋的波斯灣到馬六甲海峽……以及東南亞。”他的繼任者曼莫漢·辛格用十分明確的語言重申了這一觀點。

巴基斯坦對印度在印度洋地區壓倒性的存在感到擔心,因此自然會與同印度邊界爭端不斷惡化的中國拉近關係。沒有比這更好的地緣戰略合作夥伴了。

面對共同的對手,中國與巴基斯坦海軍關係的發展比任何國家都好。2003年,中國與巴基斯坦舉行首次海上軍演。2007年,中國首次參加由巴基斯坦海軍主辦的多國海上軍演。作為交換,中國幫助巴基斯坦取得2014年西太平洋海軍論壇觀察員地位。該論壇由約25個太平洋與印度洋國家組成。

中國意識到自己在敵對力量控制能源要衝霍爾木茲和馬六甲時的脆弱性,因此,它對2007年巴基斯坦在有中國和迪拜參與的競標中選中新加坡國際港務集團管理瓜達爾港頗為不滿。

迫於戰略利益,巴基斯坦最終還是在2013年2月作出讓步,將瓜達爾港租借給中國海外港口控股有限公司(COPHC)。目前,該港的運營基本上為民用,但是中國船隻對卡拉奇和瓜達爾的定期到訪,使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能夠熟悉在當地與巴基斯坦海軍合作的環境。這種互操作性與技術同步,將使中國在印度洋地區的控制角力中追趕上來。由於巴基斯坦的自身防禦與中國利益關係密切,其國防部長艾哈邁德·穆赫塔爾在《金融時報》2011年5月的一篇報道中公開透露:“我們已經請求我們的中國兄弟在瓜達爾建立海軍基地。”

在印度洋這盤棋中,如果在瓜達爾港擁有海軍設施,中國就一下子能夠靠自己來保衛橫穿印度洋要道尤其是霍爾木茲的能源供應。一旦進駐瓜達爾,巴基斯坦與中國海軍的合作將全面升級。最近中國在吉布提建立海軍基地的消息,就會令許多人感到不滿。

巴基斯坦的海上擔憂源自1971年的戰爭。當時,印度摧毀多個岸上設施,封鎖卡拉奇,使巴基斯坦失去了通商能力。經濟脆弱政治孤立的巴基斯坦變得十分依賴中國,它將中國地位的加強視為自身地位的加強。最可能出現的情況是,巴基斯坦為尋求與印度那種難以捉摸的平等感,會促成中國在該地區的存在。以瓜達爾為基地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海軍部隊將對印度針對巴基斯坦的任何冒險主義行動形成威懾。

巴基斯坦海軍參謀長穆罕默德·扎考拉承認,中巴兩國海軍已經有數十年合作。他公開證實,兩國關係加強是因為國際環境的變化。

近些年,兩國的艦船互訪、聯合演習以及高層互訪在增加。兩國海軍在亞丁灣和索馬里沿岸打擊海盜和護航的任務中也在繼續積極合作。

印度顯然正密切關注這些發展態勢,尤其是如今巴基斯坦還簽訂協議購買中國潛艇。在印度海軍參謀長羅賓·多萬上將看來,這或許發動了世界上最重要水域內的一場全新大博弈。這筆合同,其八艘潛艇將替換現有的五艘法國“阿戈斯塔”級潛艇(其中兩艘是70年代老古董),是中國最大的單筆軍備出口合同,也是伊斯蘭堡最大一筆軍事採購合同。巴基斯坦還從中國購買巡邏艇、護衛艦和直升機。不過,雖然如此現代化,巴基斯坦會發現自己仍然難以獨自應對印度強大的海軍武庫,這其中包括兩艘航母,以及核動力潛艇。

隨着地緣政治聯盟的改變,共同利益驅使着中國與巴基斯坦越走越近。“鋼鐵般的友誼”在未來幾年內將得到鞏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