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氣候變化 脫鉤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特聘研究員
  • 肖耿 香港中文大學(深圳)金融研究院政策與實踐研究所所長

大國競爭時代的經濟發展

2024-06-04
沈&肖.jpg

隨着美國對中國商品徵收新的進口關稅,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似乎正處於公開經濟戰的邊緣。發展中國家面臨著被捲入其中的危險:如果一個超級大國認為它們在幫助其對手,它們可能面臨制裁或者其他貿易限制。除此之外,中美貿易緊張局勢正在侵蝕這些經濟體的許多比較優勢,例如廉價的勞動力和土地。應對這些挑戰需要嫻熟的經濟方略。

比較優勢和競爭優勢是動態變化的;它們隨着時間的推移形成或者消失。正如哈佛大學的邁克爾·波特在 1990 年所說,“國家繁榮是創造出來的,不是繼承的。它並不像古典經濟學所堅持的那樣,源於一個國家的自然稟賦、勞動力、利率或者貨幣價值”。相反,一個經濟體的競爭力“取決於其產業的創新和升級能力”。

越來越多的政府推行產業政策, 包括關稅等短期保護措施,也包括定向補貼和深層次的結構改革等更具前瞻性的舉措。在此背景下,產業的創新和升級能力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國家與市場協作提升競爭力的能力。這對發達經濟體構成的挑戰不亞於對發展中國家的挑戰。

以歐洲為例。俄羅斯2022 年全面入侵烏克蘭後,歐洲被迫重新考慮其流行的商業模式,即銷售高質量的工程產品。隨着供應鏈中斷、能源成本和通貨膨脹飆升,歐洲對來自其他國家關鍵產品的依賴成為嚴重的經濟累贅。此外,中國在電動汽車領域日益佔據主導地位,導致歐洲對自身未來的競爭力日益焦慮。

可以肯定的是,許多歐洲經濟體仍然具有很強的競爭力。國際管理髮展學院的2023年世界競爭力排名中,歐洲國家在前20位里佔據主導地位,其中丹麥、愛爾蘭和瑞士名列前茅。但是,歐洲大型經濟體的排名一直在下滑。 2022 年至 2023 年,德國的名次下降七位到第 22 位,法國下降五位到第 33 位。

麥肯錫全球研究所的一份報告指出了一個問題:雖然歐洲在可持續性和包容性方面處於領先地位,但其人均GDP(按購買力平價計算)仍然落後,2022 年人均GDP比美國低 27%。其中一大原因是文化習慣,歐洲人一生中的人均工作時間較少。另一主要原因在於生產效率的差異。提高生產效率現在是歐洲政策制定者的核心問題,必須通過發展高科技產業加以解決。

這種方法已經在美國發揮作用。美國將 3.5%的GDP 用於研發,這一比例低於韓國 (4.9%) 和以色列 (5.6%),但明顯高於中國 (2.4%) 和歐盟(2.2%)。這些經濟體都對人工智能、綠色科技和量子計算等戰略領域中的軍民兩用技術研發投入了大量精力。美國的與眾不同之處在於,雖然政府提供資金和激勵措施,尤其是通過了《2022 年通脹削減法案》,但未來十年投入4000億到5000億美元研發資金計劃的背後是私營企業在發揮推動作用。

波士頓諮詢集團的一份報告指出,研發是美國維持技術領先地位所需的“創新良性循環”的條件之一。例如,美國佔據全球半導體設計市場 46% 的份額。得益於其先進的技術,美國半導體行業毛利率高達59%,比競爭對手高出11個百分點。 2020 年,美國半導體收入達到 2080 億美元,是排名第二國家的兩倍。

但是,並非任何人都能效仿美國高科技行業的成功。美國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其龐大且充滿活力的資本市場。 2022年,美國股市總市值是歐洲股市的2.5倍。按佔GDP的比例計算,2022年美國超過158%,低於台灣(195%),但高於其他所有經濟體,包括中國(65.4%)、日本(126%)、德國(45.5%)和印度(103.7%)。

憑藉其深厚的資本市場,美國有能力為高風險研發籌集資金,更重要的是獎勵和留住人才。相比之下,中國、歐盟、日本和大多數發展中國家在這方面沒有競爭力,而且這些國家的銀行體系仍然熱衷於規避風險。

認識到美國在高科技領域的比較優勢後,中國着力提升在工程建設、運營生產和分銷這些中等技術領域的實力,為大規模全面競爭奠定了基礎。 2014年以來,中國的高技術產品出口位居世界第一,佔全球市場份額30%以上。2000年以來,其總附加值所佔比重增加了兩倍。

對於發展中國家來說,這意味着它們不僅在發達經濟體(也越來越多地包括中國)主導的高科技領域,在中等技術產業領域也將很難進行競爭。而且,它們的投融資能力有限,要依賴進入全球或者區域市場來實現規模經濟,所以它們的經濟策略變得更具挑戰性。

有一些重點任務是明確的。為了實現技術升級,各國必須儘可能多地投資於數字基礎設施和教育,以及與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相關的項目。為應對主要經濟體日益抬頭的保護主義,它們很可能加大對國內“領軍企業”的支持,即使此舉可能導致市場碎片化現象的長期存在。

但總體而言,未來幾年我們可能看到更多的發展戰略實驗。發展中國家只希望美國和中國在競爭升級為衝突之前能夠達成某個大交易。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Economic Development in an Age of Great-Power Competition”(2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