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簡體繁體
【熱點話題】:中美關係 貿易戰 全球治理 COVID-19 脫鉤 氣候變化
中文英文中英對照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國際經濟研究院傑出研究員
  •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

中國必須為全球創造可共享的財富

2021-03-28
沈聯濤.jpg

經合組織(OECD)預計,2021年的經濟將呈現出後疫情時期不均衡的K型復蘇。能夠在更大範圍投放疫苗的富裕國家,將有能力重新開放和刺激經濟。較貧窮的經濟體則要竭力保護民眾健康,避免發生債務危機。但老話所說的“除非大家都安全,否則沒有人安全”,其重點就在於必須要讓所有人享有健康、財富和自尊。一個日益繁榮的中國能夠並且應該為這一努力發揮核心作用。

雖然世界銀行估計,新冠疫情有可能使全球每天生活在1.9美元貧困線以下的人口增加1.5億,但危機期間各國的億萬富翁卻變得更加富有。瑞銀和普華永道2020年的一份報告顯示,主要由於科技股的高回報,全球億萬富翁人數增加到2189人,其財富總和上升到10.2萬億美元。

與此同時,瑞士信貸集團估計,2020年6月全球家庭財富為400萬億美元,比2000年底的117.9萬億美元增長三倍多。中國家庭財富增長迅速,從2000年佔全球總財富的3.2%上升到2020年年中的佔17.7%。同期,美國的佔比從36.2%下降到29.4%,歐洲從29.3%下降到25.2%,而印度從1.1%上升到3.5%。然而,財富增長帶來的好處並沒有平等地被分享,因為幾乎所有國家的基尼係數(衡量不平等程度的指標)都在惡化。

不過,儘管中國億萬富翁的人數因房地產和科技繁榮而急劇增多,但中美兩國之間財富中位數的差距卻在縮小。瑞士信貸的數據顯示,2000年,中國成年人口的個人財富中位數為2193美元,僅為美國的4.8%。到2019年年中,該數字上漲9.5倍,達到20942美元,相當於美國65904美元個人財富中位數的31.8%。

此外,儘管中國的人均債務20年來有所增加,但在2019年年中僅為財富中位數的21%。相比之下,美國在2019年年中的人均債務相當於財富中位數的95%,高於2000年年中的76%。這種更快的債務增長使美國人的凈財富中位數增長放慢。這些數據也證實了安格斯·迪頓和安妮·凱斯的發現,即美國工薪階層的生活已急劇惡化,不僅與美國最富有的1%人口相比,與中國的工薪階層相比也是如此。

在宏觀經濟層面,據中國社會科學院的數據,中國與美國凈國民財富差距的縮小,甚至比GDP差距的縮小還要快。排除房地產等資產估值的差異,2000年中國的GDP(按市場匯率計算)和凈國民財富都只及美國的12%左右。但到2018年,中國的GDP(13.4萬億美元,人均約1萬美元)已經達到美國的65%,凈國民財富為88.6萬億美元,是美國110萬億美元的80%。2018年,中國凈財富與GDP的比率為6.6,與法國相仿,高於美國的5.3,略低於澳大利亞的6.8。

過去三個“五年規劃”期間,受持續的高儲蓄率和投資率達到GDP的40-50%推動,中國的凈國民財富分別增長了28%、25.3%和11.5%。中國國內資產價格的上漲,得益於政府採取了由市場決定價格、利率和匯率的政策。

引人矚目的是,截至2019年底,中國凈國民財富中的24.6%,即162.8萬億元人民幣(25萬億美元)是為國家所有;家庭部門擁有77.4%,即512.6萬億元人民幣;中國的對外凈債權為凈國民財富的2%。相比之下,截至2019年底,美國家庭部門佔有117.3萬億美元,相當於美國凈國民財富的111.7%,中間的差額為10.6萬億美元凈債務,主要是聯邦政府欠外國債權人的。

中國通過快速改善公共基礎設施,增加了國家在凈國民財富中所佔的份額,這些基礎設施惠及的是普通民眾,而不僅僅是精英階層。國有資產份額居高,使政府得以在新的“十四五”規劃中調整養老金和社保部門的資本結構,有效地將財富轉移給低收入階層。

此外,由於90%的家庭已經擁有住房,近十年實際工資每年增長約3%,中國如今可以依靠消費作為主要的經濟增長引擎。這解釋了為什麼中國的政策制定者並不像美國決策者也許以為的那樣害怕中美經濟脫鉤。而且,中國是從全球化中受益的,因此它並沒有興趣攻擊全球秩序(或美國)。

那些認為總債務水平上升對中國構成威脅的人應當注意,中國(與日本一樣)主要是國內債務,它本身是一個向世界提供凈貸款的國家。與此形成對比的是,美國的對外凈負債佔到其凈財富的11.7%,超過GDP的一半,而且還在上升。只有在沒有資產支持的情況下,高水平負債才是問題。通過果斷行動控制企業債,中國企業的槓桿率已從2017年第一季度的160.4%下降到2019年底的151%。

隨着人口老齡化和財富不斷增長,中國必須應對社會不平等和氣候變化等全球共同的挑戰。共同繁榮即是共享和平,繁榮若不能被充分分享,就不會有哪個國家能享受真正的繁榮。所以,中國完全有理由通過解決自身社會和氣候問題,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全球參與者,而不是把資源用於加大與美國的爭鬥。

財富越多社會責任越大。2019年,中美兩國的凈財富總和達到全球GDP的227%。這兩個超級大國應當停止爭吵,開始合作解決全球性問題。

全文翻譯自報業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原文標題“China Must Create Shared Global Wealth”(2021)